留白

印象中也曾匆匆路过,却忘了是哪个地铁站,还是哪条过街隧道了。只记得最近那次,适逢非繁忙时段,隧道里的行人寥寥无几,少了兵慌马乱的催促,脚步自然就悠哉起来。

寂静的地下走道并不宽敞,倒还笔直。素颜落寞的街头艺人,靠墙侧立,成了水平视线上一个兀突孤单的灰点;吹出的萨克斯风曲调也因此格外地蓝得乏力,余音在两壁回荡,幽幽地让空穴来风轻托着,涡旋在行人的耳鬓厮磨。之前咋不曾留意到? 两侧的墙上,贴的尽是打印成大幅招贴的儿童画作; 无忌的想象,无谐的色彩,无艺的笔触。犹如戴上一副能瞬时间返老还童的回龄镜,逐一观赏。20来幅画作,题材内容乾坤不一,笔法用色各有千秋;奇的是,每一幅画都填得满满的,没有一隙富裕的留白。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