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慢跑

脚伤了一段时间,于是停止了慢跑的习惯。脚板传来的阵阵刺痛,提醒着它已经使用了超过40年,是时候抗议了,但它陪我安稳走过地球的无数角落,也算是对我仁至义尽。我原以为这痛,正如童年夜里那个最可怕的梦,将会一直伴随着我,然而这痛来得突然,去得也悄然无息,好几个月后,也就消失得让人怀疑它是否曾经存在过。或许它只是伺机躲在某个角落,等待再次袭击的机会而已,但我也没想那么多,又开始跑步了。人生由无数大大小小的痛苦和磨难点缀而成,时间能稀释掉一切, 我要这样相信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