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簿与时间的对酌

在阅读台湾作家宇文正的文集《负剑的少年》时,我总是不经意地想起国学大师王国维的名句:“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修炼幻术的时间,能让一个英姿飒爽的负剑少年,眨眼间变装成笔耕不辍的中年慈母。亘古以来,人类不自量力地向时间下战帖,负隅顽抗,但终究是徒劳无功。也许,我们该放下对抗的心态,借助文学与科技的力量,与霸道的时间握手讲和?宇文正轻巧闲适的面簿体散文就是作者邀时间对酌的一坛醇酒。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