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逢国:《十年》涉分离主义

字体大小:

(联合早报网讯)《十年》得到金像奖最佳电影后争议不断。香港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界立法会议员马逢国,接受《星岛日报》专访时以业内人士身份评论事件,他认为《十年》获奖受争议是因牵涉到分离主义,他觉得一个成熟的电影人,对国民身份认同又足够的,根本就不会拍出《十年》,而作为电影人亦有其社会责任,“要有一个国民身份认同,这些在好多地方都是红綫,等于唔可以拍一套戏砌奥巴马,唔基于事实,这是唔应该的,美国都唔接受。”

据星岛日报报道,身兼电影发展局主席的马逢国表示以个人身份评论事件,他指未观赏《十年》,但对该出电影都略知一二;认为有两个原因令《十年》夺奖具争议,第一是内容的问题,其次是金像奖的评审为何选了这部戏。有批评指《十年》散播沮丧的情绪,他认为电影创作是天马行空,这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十年》中某些故事牵涉到分离主义,“这是一个敏感的议题,这不是言论自由,而是社会集体安全或身份认同的问题。”他指,全世界的电影发达的地方,唯独是香港才有这个问题,“例如美国的电影创作,它有好多潜规则,就是根据社会文化、风族、政治环境而定。会唔会拍美国分裂成五十二个国家?他们会认知唔应该做,做了不会有市场,不会有投资,都唔会有人睇;社会状态是这样。”

他觉得一个成熟的电影人,对国民身份认同又足够的,根本就不会拍出《十年》,而作为电影人亦有其社会责任,“要有一个国民身份认同,这些在好多地方都是红綫,等于唔可以拍一套戏砌奥巴马,唔基于事实,这是唔应该的,美国都唔接受。”问他是否觉得《十年》的导演未有担负起其社会责任,马表示香港创作自由不受拘束,但去到一些关乎到国民身份认同的问题,“就唔能够以创作自由去完全开脱,咩都唔使理。”

对于金像奖评审,马逢国表示尊重他们的决定。不过,他亦指有人认为《十年》的代表性不足,马举了一个例子,“学校考试考十几科,科科都有排名,有一个学生无一科是考到五名以内,但最后是全级考第一,点解呢?系人都会问。”他认为颁奖机构要作出解释,释除公众疑虑,否则只会继续有疑问,而这些疑问会对金像奖的公信力或代表性造成坏影响。

问他会否预视有更多政治化电影出现,马逢国说:“阶段性一点都唔出奇,但部部戏都系咁,观众好快就会厌。”他补充指,“《十年》拍多两部,我都怀疑系咪仲有人会睇,或者唔系咁炒作一轮,有几多观众,你问我呢部戏最成功是炒作了一个议题,吸引了观众,如果颁一个最成功的宣传推广奖呢?我谂无人有争议。但最佳电影呢?好多人有争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