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或停止怒江大坝工程

资料图:冰川在山脚下融化,成为怒江的一个支流。萨普冰川,地处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东部的比如县境内。
资料图:冰川在山脚下融化,成为怒江的一个支流。萨普冰川,地处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东部的比如县境内。

字体大小:

(联合早报网讯)在中国西南边陲的中缅边境附近,险峻的怒江大峡谷逐渐变窄,成为泡沫飞溅的激流,强大的水流形成一个个漩涡,一座简陋的吊桥横跨两岸,在上锁的生锈大门上挂着一块“止步,施工”的牌子。

据参考消息网援引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的报道称,这座废弃的吊桥是暗示这里曾进行过一场长期环保战的唯一迹象,这场战争可能已接近尾声。十多年来,环保积极分子与一家国有水电公司作斗争,反对在怒江这条中国最后的天然河流上修建巨型水坝的计划。反对筑坝者称,他们闻到了胜利的气息。

他们列举了几个理由:中国经济减速正在降低电力需求。地质学家警告说,待选坝址附近有发生地震的危险,这让相关部门惊恐。还有,中国最高领导层可能改变了主意,正在发出尊重环境的新信号。

报道称,水电公司早就觊觎怒江的能源潜力。但在2004年,在种种压力之下,包括公众抗议,政府搁置了在怒江上修建一连串13座水坝的最初计划。然而在2013年,北京悄悄允许华电着手规划5座水坝,包括在西藏的松塔水坝。此后,中国最高规划机构国家发改委搁置了有关修建松塔水坝的预可行性研究。

近来,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宣布,禁止在怒江支流修建小型水电项目,还宣布云南省政府推动怒江大峡谷申报国家公园的计划,此举将使旅游业、而非水电成为驱动经济的力量,这让环保人士燃起了新希望。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上月援引李纪恒的话说:“未来5到10年,怒江大峡谷将成为世界级旅游目的地。它甚至将超过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

国际河流组织中国区总监斯蒂芬妮·延森-科米尔说:“这是个好迹象。”她还说:“这更有可能使政府停止大型水电项目。”国际河流组织是一个倡导大坝修建中的社会和环保责任的压力集团。

电力需求的增长正随着经济而降温,政府的长期规划,即从以工业为基础转向更多以服务业为导向,也将带来下行压力;工业用电占中国发电量的80%。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说:“中国电力市场供大于求,因此电企对加大投资的前景并不看好。”

他说,眼下来自市场的压力要大于来自非政府组织的压力,市场有可能扼杀怒江大坝工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