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实领15万台币薪水 “口译哥”解释引更多批评

曾在台湾总统蔡英文2016年就职典礼中,以流利英文与独特嗓音爆红的“口译哥”赵怡翔,因日前被派驻美代表处政治组长后挨批“空降”。尽管赵怡翔出面解释,他实际得到的薪水约15万元(新台币,下同,约6600新元),但他的讲解却引发更多批评声浪。

在《苹果日报》报道,赵怡翔今天(12日)凌晨打破沉默,在面簿回应称自己的薪水扣完应扣的各项保险、税额,加上考量当地环境后,实领约15万元,未如外界揣测的24万。

对此,国民党立委李彦秀在面簿发文抨击,质疑赵怡翔这样的危机处理,“对得起高薪”。她指责赵怡翔这样的解释,恐怕会让台湾境内低薪青年更加气愤。李彦秀说,即使扣掉固定开销,赵怡翔的薪水仍是行政院宣称的三倍以上。赵怡翔如此扣掉实质开销的说法,李彦秀认为,这让台湾人的相对剥夺感更深,才会引来这么多批评。

李彦秀也批评赵怡翔的危机处理能力不足,质疑他“如何担任好这份政治组长的工作”。

此外,驻新西兰前代表介文汲表示,“口译哥”所称的补贴当地房租的正确名称叫“房租津贴”,是在上述薪俸单之外的津贴,采实报实销,也就是“口译哥”在华府租的房子是政府帮他付租金的。

以下是赵怡翔的面簿全文:

大家好,对于这几天各界对我关心,很抱歉我没有第一刻回应。我相信任何人担任公职都一样,不希望让个人事务,影响到政府团队的运作。台湾这么多挑战要面对,不需要制造彼此之间的对立与怀疑。因此,在很多公共议题上,我也不认为适合我发言。

但这两天来,我也正视到,我很难不回应这些新闻从记者每天在美处大厅等,到有些媒体不实,也没有凭据的报导;到最重要的,就是每天起床看到我老婆在充气床上哭(我们不敢买家具因为怕最后必须回台北),说着我们不是放火杀人,为何要被这样的对待。

虽然我不习惯个人的薪水,工作状况,跟家庭关系被广泛拿来讨论,但是这是一份领纳税人薪水的工作,因此在成熟的民主国家里,我接受这些是属公共领域,值得被外界拿来讨论。但现在正被讨论的议题当中,实在有很多不实的谣言,我尽量一一回复。

第一,有没有资格担任这份工作?

这是我很难自我评鉴的问题。任何人在职场上都知道,长官,同事可能都对于自己的工作表现有不同的看法。但我要说的是这样,今天我加入了民主进步党这个体系,我什么都没有。我没有家庭背景,我没有任何财力,我更没有任何关系。

我大学毕业后回台湾,到了高雄第一件事,就是去民进党高雄市党部申请当义工。还被刷掉。后来我靠着自己英文的能力,加入了英文台北时报担任英文记者,也申请转跑民进党的线,才有机会接触到这个政党。

我当完兵,去英国读完硕士后,我其实申请了许多不同的工作。因为读的是法律系,所以获得一些在外商服务的机会,但是终究我选择了跟随我的梦想,在家人的强烈反对之下,加入了小英基金会,投入我热爱的政治领域。

我从小英基金会(一开始我是研究猪粪及台湾发展沼气发电的可能,后来才转到涉外事务),到后来民进党的国际部。一踏入政治,六年很快就过了。当中我很庆幸我遇到一些很好的长官,也跟同事作了很多值得做的事。

因为这是我热爱的工作,所以我也全心投入。从撰写谈话参考及文稿,执行出访任务,向驻台使节说明我们的政策,安排国际媒体专访,及进行商会及国际企业的联系等,到出差去我们的邦交国,参与国际会议,与理念相近国家高层进行会晤,这几年过得很充实,我也对愿意培养我的长官,充满感谢。

其中在总统当选那晚,能被选为当晚的口译人员,而后来在媒体上有所曝光,我也认为是一个很独特的经验。这一切我都非常珍惜。

我想说的是,对我来说,这都是得来不易的。我不能说我做的事或决定都是对的,或完美的,但我向来尽最大努力,以对得起国家还有这个团队。但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辛苦,因为我清楚知道,我从一位热爱台湾的年轻人,能到今天这份工作,为台湾的国际事务做出贡献,是一个极大的荣幸。

所以在大家评论我是否有资格担任美处这份工作前,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我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第二,薪水真的有这么高吗?

当然没有。媒体已开始从我薪水20万,现在已经慢慢爬到30万了。

事实是这样,过去曾有多元的管道让非经国家考试人员外派到各外馆去。但是这些机制已在现在政府上任前,逐渐被废除掉。因此,虽然我年初已经达简任11职等,但今天在符合各项规定下,必须以一等咨议(相当于荐任9职等)资格外派。所以很多媒体可能误认为我是领简任11-12职等的薪水。

在同时,驻外的薪水虽然比在国内政府机关高,但是相对的,当地生活水准也会比较高,配偶也时常必须辞掉自己的工作。这一些,都是驻外人员叙薪时政府有设想到的。

目前我的薪资,在扣除美国必要的医疗保险,汽车保险,房屋保险,所得税,还有贴补当地房租(外交部发的租金仅够贴补部分)及其他外派衍生出的花费后,大概实领是15万左右。但是来到美国,在没有美国信用评比申请银行贷款的状况下,只能用现金购买二手车辆跟家具,因此我们跟家人及亲朋好友贷款72万,一个月摊还6万。

所以综合之下,我们的实际收入并没有比我们当时在台湾双薪家庭的收入多,也绝对没有媒体炒得这么夸张。这不是说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小的金额,我认为真的已经足够,我也知道这已经比很多人更幸运了,我也绝对会透过自己表现,让我们国家的纳税人认为这份薪水,是值得的。

第三,这份工作,会不会造成文官跟政务官的对立。

今天很多出来关切我的前辈,自己也是这个体制出身,甚至曾以多元管道方式派驻不同单位。我很感谢他们为国家的服务,我相信他们也最能理解政治任命跟常务文官,两者之间角色的差异。

我在外交部最好的朋友都是国家考试出来的常务文官,我从来不会认为,自己在这个体制的熟悉度及专业度,会比他们高。但是我盼自己能带来来自外界比较不一样的思维。透过新的作为,融合外交体制的专业培训,让我们外交工作能做得更好。

而在外交部作事的同仁都知道,在部内政治任命跟常务文官的对立,根本是不存在的。外交部是一个团队,而这个团队的目标跟所有台湾人民一样,就是为台湾塑造一个更友善的国际环境。这个工作不会因为大家是来自什么体系,而有所差异。

我很希望外界,不会因为我的年纪,或属于一个特定政党,就说我是被酬庸,或是不适任。无论是国民党,民进党或时代力量的年轻人,谁被这样对待,我都觉得是​​不公平的。

我希望我透过这个声明能回应很多朋友的疑问。如果还有什么问题,也欢迎在下面留言,我会尽量回复。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会继续努力。我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口译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