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专家谈港版国安法:港府自治能力不足 倒逼中央出手

字体大小:

中国大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认为,香港高度自治权的前提是中国中央政府的高度信任,如果香港没有能力立国安法,这信任就被动摇。

据香港01报道, 田飞龙认为,中国中央政府并没有以法定程序收回对香港立法的授权,而是以直接立法方式先行规制,继续给香港留下本地立法的空间,可以看做再次保留了对香港本地立法一定程度的信任和善意。

港府和香港社会应该准确理解中央留下的本地立法空间,在国家安全制度建设上及时跟进,避免逼迫中央再次启动“国安立法”的扩展程序。

他说,目前来看,无论是香港自治能力,还是香港社会理解与支持国家安全制度建设的意愿与共识程度,其实都在逼迫着中央重新评估在国家安全事务上应该如何作为、如何推进。这种倒逼式的国家安全立法其实折射出香港高度自治能力的不足,折射出香港社会对国家安全的理解与共识程度的不足。

在问及中央该如何最大限度最好解释工作,以免立法本身被利用,引发更大的反弹和民意海啸时,田飞龙说,港版国安法确实是一个非常具有冲击力的中央主动管治作为,它可能不仅对香港社会,可能对“台独”和美国都会带来很大冲击,美国今后或会有制裁性反应。

他认为中央应该更好地通过若干机制与程序,解释清楚这部法律针对谁,这部法律规制什么,这部法律要保护什么,讲清楚法律的来龙去脉与利害得失,这样反而有利于香港社会理解中央的目标与尺度在哪里,逐步消解掉香港社会的疑虑与担忧。

至于港版国安法是否能重燃民主运动战火,田飞龙认为可能性不大,因为无论是2003年的23条立法,还是2019年的《逃犯条例》修订,都是由特区政府来主推,这一次则是中央政府,而且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中国人大直接出手,具有权威性,具有国家意志的完整性。

那么反对派遇到的是前所未有的政治形势,他们也没有那么强的力量再来一次反修例运动。从中美关系的角度看,随着美国加快同中国大陆脱钩的步伐,美国对中国大陆的制裁和政策影响力也在快速下降。

他还认为,香港社会的市民理性、家庭谈判的反转效应以及沉默大多数的理性归队,可以正在发生之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