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港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行政立法关系坠谷底 占中民怨未纾

字体大小:

香港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形容,过去四年行政及立法关系由蜜月期到跌至谷底,转折点并非个别法案,而是“占中”(占领中环)后累积的民怨未被解决。

据《明报》今日(13日)报道,梁君彦接受访问时说,自己任内尝试改善立法会形象与行政立法关系,但良好意愿在大环境下消失;他认为转折点点并非个别法案,而是“占中”后累积的民怨长期聚集,政府没尽力解决;政府推争议法案时也没有做好解说工作。他寄语议员要为民生做事,不要为对立而对立。

香港立法会会期将在本周六(18日)终止,回顾四年立法会,梁君彦形容,这届会期首年是梁振英任特首时,当时情况绷紧。第二年林郑月娥担任特首上场时,令立会出现特别的蜜月期,政府对非建制派及在社福、教育、创科等都下了很多工夫。林郑月娥也接纳建议每月赴立会“短问短答”,令议会与特首沟通增加,民情很快地向特首反映,也获政府迅速回应。

梁君彦认为,行政及立法关系由蜜月期到跌至谷底的转折点比《逃犯条例》修订时更早。他认为转变或始于一地两检、修改议事规则等时候,但并非一两条法案造成,而是社会民愤的长期积聚,民怨“不是占中解决后就烟消云散”,这些民怨两届政府也无尽力解决,日后要小心处理。他还批评说,一地两检、逃犯修例出台后,政府没有带头解说法案,令别有用心者将舆论扭转。

这届香港立法会曾在2018年4月组团到长三角、大湾区考察,但后来泛民派不愿再与中国中央政府沟通,中央亦多次抨击“反对派”的行为。

梁君彦认为,沟通要一步步去做,并直言“遗憾(香港回归后)23年泛民与北京或者中联办的沟通,我们见到是少之又少;但他们与其他使领馆的沟通就比比皆是”。梁君彦认为,议员要为香港做事,也要与中央政府有渠道表达意见,期望日后“这条线可延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