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政府补贴资金不到位 中国清洁能源行业背负420亿美元债务

字体大小:

靠着慷慨的补贴,中国建成了全球最大的风电和光伏发电网络。但留下了一个问题:补贴没有全额发放。

据彭博社报道,近年来,中国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增长速度远远超出政府兑现承诺发放补贴的速度。结果是420亿美元(约584亿新元)且还在不断增长的债务,一位分析师说,如果政策不调整,可能要到2041年才能还完。

中国不仅正在停止补贴新项目,以前项目的补贴资金不到位,也给项目开发商造成了压力,限制了他们借入更多资金建设新项目的能力。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因为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的数据,过去10年涌入中国新能源行业的投资高达8180亿美元,是第二名国家的两倍多。

“如果不进行结构性调整来解决该问题,整个行业的应收补贴将继续增长,并拖累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和投资能力,”中银国际分析师费云青在7月6日的报告中表示。

中国现在已经多年没有付清全部补贴,而债务也越积越多。政府通过收取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费的方式来筹集资金支付补贴,但过去十年符合补贴条件的风能和太阳能项目数量激增,政府又不愿意增加电费或寻找新的资金来源。

如今,补贴资金不到位已成为中国清洁能源投资者的主要关注点。以该国最大的风电运营商龙源电力为例,去年该公司应收账款飙升至超过180亿元人民币,导致公司股价暴跌。

招银国际分析师萧小川说,由于拖欠越来越多,龙源电力现在市净率已经低于1倍。与之相关,丹麦风电巨头Orsted A/S市净率接近5倍。

萧小川说,龙源和其他中国可再生能源公司的低估值限制了它们发行新股为新项目筹资的能力。由此在港交所掀起一波私有化风潮。

其他民营新能源开发商,例如协鑫新能源,不得不通过出售可再生能源资产来减少债务。彭博新能源财经分析师栾栋说,中国国有新能源开发商更容易获得低成本融资,乐于抢购此类项目。

中国至少从2006年开始提供可再生能源补贴,通常以承诺购买20年发电的形式。采购电价高于燃煤电厂的上网电价,使开发商和银行相信他们在风能和太阳能上的投资将获得回报。

此类早期补贴与德国等市场类似,帮助创造了对太阳能电池板和风力涡轮机的需求,使制造商得以建立规模经济。由于这种良性循环,世界许多地方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现在比化石燃料发电更便宜。

交银国际驻上海的分析师孙胜权说,“如果没有中国的补贴,可再生能源行业无法像现在这样在价格上与煤炭竞争。”

成功来得比任何人预期的都要快。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中国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接近421GW,是2013年的四倍多。

但补贴没跟上。2020年,财政部将再生能源发电补贴预算提高到923.6亿元,同比增长7.5%。但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分析师栾栋的计算,仅今年符合补贴条件的项目就需要补贴2,423亿元。

负责分配补贴的财政部没有回复寻求置评的传真。

栾栋说,中国目前正在寻求将电价保持在较低水平,以帮助疫情后的经济复苏,这意味着加收电费的可能性更低。

对于新项目,中国正强迫可再生能源在价格上与主角的燃煤发电竞争。陆上风电补贴将于今年之后逐步取消,海上风电补贴将从2022年开始收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