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华尔街公司在中国规模庞大的共同基金市场上面对重重挑战

字体大小:

从贝莱德到Vanguard Group,全球资产管理公司对中国3.4万亿美元共同基金业所承诺的财富感到眼花缭乱。然而,它们现在正了解到本地竞争有多激烈。

据晨星和彭博汇编的数据,由国际公司支持的资金今年前八个月从散户投资者那里募集了4,700亿美元资金,还不到100多家中国竞争对手所募集9670亿美元(约1万3116亿新元)的一半。在今年募集规模最大的十支基金中,只有两支是境外公司支持的基金。

中国市场上的投资者出了名的不安分,不断从一支基金转到另一支基金,寻找下一个带来高回报的对象。在这样一个市场上,境外公司不得不努力应对其规模和全球声誉起不了多大作用的现实。本地竞争对手充分利用了自己的主场优势,在今年上半年产生的近60亿美元管理费收入中占了绝大部分。

本地基金更擅长利用明星选股人,他们会在支付宝这样的平台上直播,分享基金选股并解释基本的投资理念。本地基金也善于利用社交媒体上有影响力的人,这些人可以通过一次背书就提高基金经理的知名度。这正在变成一个可与银行竞争的新兴分销网络。

境外公司支持基金的平均基金规模为17亿元人民币(约3.41亿新元) ,而中国基金的平均规模接近20亿元人民币。

“中国的共同基金行业正在上演激烈的市场争夺战,本地基金正在利用他们的先发优势,”晨星中国的一名分析师表示。“共同基金业务在中国变得越来越竞争激励,不仅是在投资方面竞争,还有在分销能力和留住人才方面的竞争。”

公平地说,作为金融业更广泛开放的一部分,中国直到最近才允许境外公司在当地共同基金业务中持有多数或全部股权。同样,许多境外公司支持的基金也可以由中国同行经营,而国际公司仅持有被动股权。

有超过40家全球公司已经建立了合资企业,有些已经申请获得更大的控制权。贝莱德上个月获准设立全资所有的共同基金管理公司。Vanguard与蚂蚁集团组建了投资顾问合资企业,并表示正在申请共同基金牌照。

中美之间紧张局势升级以及Covid-19疫情加剧了挑战,减缓了境外资产管理公司增持本地合资企业股份或完全控股的步伐。这可能会更难吸引或留住有能力的投资组合经理。

晨星的分析师表示,“稳定是境外合资企业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特别是对于那些有可能进行股份变更的企业而言”。她指出,随着境外基金增加对当地合资企业的控制权,这将导致管理层变动,从而可能会导致一些员工变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