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溯源很重要 但可能永远找不到

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昨天指出,病毒溯源的过程或许漫长,也或许永远没有答案。(互联网)

字体大小: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昨天受访时指出,病毒溯源的过程或许漫长,也或许永远没有答案。需要持续不断寻找,才能达到想要的目的。

根据《新京报》报道,石正丽昨天在中关村论坛平行论坛之一,全球科学与生命健康论坛发表了题为“新冠肺炎病原学鉴定和可能的起源”主旨演讲。她在随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团队正在溯源冠病病毒的自然源头,不过病毒借由哪种中间宿主、如何从自然界传播到人类,这个问题仍然没有答案。

谈及舆论对科学研究、科学家的不理解,石正丽说,科学家做的很多事不被公众理解,大家看起来这些都是没有用的。实际上人类的知识是一点一点积累的,没有前人的知识积累,我们现在不可能知道那么多。正是因为很多人这么多年一代一代积累,才扩展了人类对自然界的认知边界。

石正丽回顾当初获得样本的过程时说:“我们和武汉金银潭医院有合作,2019年12月30日晚上,我们接到金银潭医院送来的7个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的肺泡灌洗液样本,希望我们检测样本中是否有冠状病毒感染。因为我们实验室长期做冠状病毒研究,所以他们希望我来帮他们确认一下。”

石正丽说,后来运用实验室储备的针对所有冠状病毒以及所有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核酸检测方法,很快在样本中检测出冠状病毒阳性。但要进一步确定是哪一种冠状病毒要做高通量测序,通过进一步测序,我们发现这是一个新型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也就是现在命名的新冠病毒(也称冠病病毒)。

石正丽也说,病毒溯源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因为冠病病毒是一个新型冠状病毒,所以它的来源、它如何传播到人类社会中来,变得非常的重要。但要想弄清楚病毒溯源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依赖于流行病学以及分子进化的研究。

在获得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后,石正丽的团队比较了公开的数据以及他们尚未发表的一些数据,后来在数据库中发现一条序列——这条序列是他们2013年云南的一个矿洞里发现的,它的基因组序列和冠病病毒的基因组序列相似度高达96%,所以我们推测冠病病毒有可能最初的进化来源是蝙蝠。

尽管后续其他研究团队在穿山甲等体内也检测到了与冠病病毒有亲缘关系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但这些基因组的序列都显示他们的进化关系与冠病病毒还是有一定的距离。

石正丽强调,“我们知道溯源很重要,但有可能永远找不到。当年SARS暴发时,科学家第一时间就锁定了市场上交易的果子狸是病毒的直接来源,但我们花了八年时间才在云南的一个矿洞里找到SARS最原始的来源。需要持续不断地寻找,才能达到想要的目的。”

石正丽还说,自然疫源性疾病的长期监测非常重要,应该做到早检测、早预警、早干预,把传染病遏制在萌芽阶段。这不是能不能做的问题,是我们愿不愿长期持久做的问题。

对于来自社会的质疑声音,石正丽说,科学家做的很多事不被公众理解,大家看起来这些都是没有用的。实际上人类的知识是一点一点积累的,没有前人的知识积累,我们现在为什么知道那么多?是因为很多人这么多年一代一代积累,扩展人类对自然界的认知边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