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美打击中国在美“猎狐行动” 五人被捕

美国司法部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助理部长德默斯(彭博社)

字体大小:

美国司法部起诉了八名人士,指他们涉及中国追捕身在海外逃犯的“猎狐行动”,并在中国官员指示下,监控、骚扰与胁迫中国公民返回中国。其中五人已经遭到逮捕。

这是美国首次对参与“猎狐行动”的人员提出起诉。

综合路透社、美国之音等报道,美国司法部周三(28日)召开记者会宣布这项起诉行动。其中,五人分別在新泽西州、纽约与加州被捕,另外三人仍在逃,相信目前身处在中国。他们被控作为中国非法代理人在美国行动,将面临最高五年刑期,其中六人还面临共谋跨州和国际跟踪相关指控。

美国司法部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助理部长德默斯说:“通过(上述)指控,我们把中国的猎狐行动反转了过来,猎手成了猎物,追逐者成了被追者......我们的信息是明确的:不要入境。你们的行为在这里不受欢迎。”

德默斯也说,中国将猎狐行动描述为一场国际反腐运动,但这并不是事情的全部,而且在很多情况下,被追踪的对象往往是中国异议人士以及批评者等。他指出,不管被猎的对象是真正的罪犯还是异议人士,这个行动都明显违反了法治和国际准则。

中国公安部负责执行的2014猎狐行动,目的在追捕逃亡到境外的中国贪官,但外界质疑中国政府此举真正目的在打击异议人士,美国政府要求中国官员在美执法前必须先知会。

德默斯直言,中国没有像负责任的国家那样与美国当局合作,以协助处理公认的刑事案件,而是诉诸于法外手段和未经授权的、通常隐秘的执法活动。

“在不与我国政府协调的情况下,中国的遣返小组进入美国,监视和定位被控在逃人员,并采取恐吓等手段迫使他们返回中国,在非法审判后将面临监禁或更严重的后果。遵守法治的国家有许多既有方式来进行国际执法活动。这种做法当然不是其中之一。”

对于美国逮捕参与中国“猎狐行动”的人员,《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今天凌晨在微博贴文批评,并形容“华盛顿太坏了”。

他写道:“美方宣称中方想要带回国的腐败分子其实是‘异见人士’,而非经济犯罪者。他们用这种西方人熟悉的标签来给中国专门追捕外逃经济犯罪者的‘猎狐行动’抹黑,骗取西方公众对他们抓捕在美‘猎狐’人员的支持。”

胡锡进强调,中国人员在外“猎狐”非常重视遵守当地法律,而且为不出现与当地法律抵触的情况,都表现出巨大的耐心。因此,“猎狐行动”在北美和欧洲国家的进展缓慢,“每一次成功都很费劲”。

他直言,美国此举就是成心找茬,而且是在美国大选就要举行的时候,搞出一次抓五名“猎狐者”的大动作。“‘猎狐’是充满正义的行动,华盛顿打击‘猎狐’实为给经济犯罪者提供庇护,这是要与仇恨贪污腐败的广大中国公众为敌。”

在五名被捕者中,朱勇(Zhu Yong,音译)、金鸿如(Hongru Jin,音译)和麦克马洪(Michael McMahon)周三早上被捕,并定在当天下午在法院过堂。

其余两名被捕嫌犯荣京(Rong Jing,音译)和郑从英(Zheng Congying,音译)在加州洛杉矶被捕,并定在当天晚些时候过堂。

综合《纽约邮报》和《纽约时报》报道,金鸿如(30岁)是入籍美国的纽约皇后区居民,朱勇(64岁)是住在皇后区的中国公民,荣京(34岁)是住在加州的中国公民,郑从英(24岁)是住在纽约布鲁克林区的中国公民。

麦克马洪(53岁)曾是一名纽约警员,后来改行当私家侦探。起诉状指有人在2016年10月聘用麦克马洪,要求他调查和监视居住在新泽西州的一名前中国市政府官员。

法庭文件披露,麦克马洪后来涉嫌参与跟踪目标人物的行动,作为胁迫和恐吓行动的一部分,其中包括将目标人物的年迈父亲带到美国,并在大门贴上有恐吓字句的纸条。

麦克马洪也曾在2017年4月11日向朱峰发简讯,提议将车停泊在目标人物的住家外进行骚扰,“让他知道我们在那里”,但被指控执导麦克马洪犯案的另一名嫌犯朱峰不认同这种做法。

法庭文件也提到,朱峰隔天在纽瓦克机场受到当局盘问,当局也搜查他的行李,发现了夜视镜和配件,朱峰随后登机前往中国。

朱峰后来向金鸿如发简讯,据称指示他,删除两人之间的所有聊天记录,并说会有人在美国找他。

美国司法部官员并未披露目标人物的身份,并说这些人物需要受到保护,避免中国特工接触到这些人物。报道称,这些人物相信是前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在离职前可能从政府职务中获得可观的利益。

另外三名被起诉的嫌疑朱峰(Zhu Feng,音译,33岁)、胡吉(Hu Ji,音译,45岁)和李敏君(Li Minjun,音译,64岁)仍在潜逃,其中珠峰是中国公民,曾居住在皇后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