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香港“DQ4”是谁啊?

港媒引述消息称,至少有四名泛民议员可能被DQ,包括专业议政的梁继昌(左起)及公民党的郭荣铿、郭家麒、杨岳桥。(梁继昌、郭荣铿、郭家麒、杨岳桥面簿)
港媒引述消息称,至少有四名泛民议员可能被DQ,包括专业议政的梁继昌(左起)及公民党的郭荣铿、郭家麒、杨岳桥。(梁继昌、郭荣铿、郭家麒、杨岳桥面簿)

字体大小:

港府昨天(11日)宣布褫夺四名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议席,他们是公民党的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以及专业议政的梁继昌。

这四人中,有三人被指直接或间接呼吁美国或外国势力对香港实施制裁。除了郭家麒以外, 杨岳桥和郭荣铿曾经拥有外国国籍。有港媒在2016年披露,梁继昌拥有英国国籍,但目前无法确认他是否仍持外国国籍。

香港新一届立法会选举原定于9月初举行,上述四人报名参选后,被选举主任以违反《基本法》及没有忠诚效忠特区政府为由,褫夺参选资格,因此被港媒称为“DQ4”。

DQ4是谁啊?

杨岳桥:

今年39岁的杨岳桥,现任公民党党魁,也是香港立法会议员。

杨岳桥于2011年加入公民党,并在同年当选为香港立法会法律界功能界別议员。

隔年,他伙同资深大律师、现为香港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汤家骅参与香港立法会选举新界东地区,但他未能当选。

2015年,杨岳桥在新界东地区补选中胜出,当选为立法会议员,并在2016年的选举中成功连任。随后,他出任公民党署理党魁一职,并在2018年连任。

2020年立法会换届选举,杨岳桥在泛民阵营举办的初选中胜出,但在报名竞逐新界东地区直选后数天,便与同区出战的民间集会团队发言人刘颕匡,以及前立场新闻记者何桂蓝,同时接收到选举主任的信函,就多项议题的立场提出询问,包括涉及其曾签署反对《香港国安法》的声明、争取外国制裁香港等范畴。

106495266_3115942508499132_6761307617129169668_o.jpg
杨岳桥今年7月初,曾到香港街头为泛民主派选举拉票造势。(杨岳桥面簿)

杨岳桥曾是加拿大人

杨岳桥曾于2014年在港媒“am730”撰文透露,自己在90年代跟随父母移民加拿大多伦多,并在当地求学。

2014年香港爆发“占中”运动,大批学生浩浩荡荡走上了街头,对比香港社会当时的情况,杨岳桥在文章中流露出对加拿大社会与教育制度的高度推崇。

他写道:“加拿大教会了我,教育的本质不只是分数与大学录取信……我庆幸年轻时,只有翘课没有罢课,只有想念邻校女生而不用为家国大事操心,那是先辈们用鲜血及宽容换来我辈自由安定的奢侈。”

有报道称,杨岳桥移居加拿大不久后,即成为加拿大公民,直到2012年参与立法会选举时,才放弃加拿大国籍。

31589805_1720513648042032_3391059890611945472_o_1.jpg
今年39岁的杨岳桥,现任公民党党魁。(杨岳桥面簿)

郭荣铿:

今年42岁的郭荣铿,现任公民党执委,也是香港立法会议员。

他于2006年加入公民党,并在同年以28岁之姿,当选为香港立法会法律界功能界別议员,且一直连任至今。

2016年10月,郭荣铿当选为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副主席,而这项职务也为他之后遇到的连串风波,埋下伏笔。

今年4月,港澳办及香港中联办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主持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选举的郭荣铿“滥权”,原因是郭荣铿以及部分泛民议员以冗长演说拖延议案表决,质疑他们没尽忠职守,违反宣誓誓言,构成了“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15826628_1598459406848589_7014023067439841598_n.jpg
今年4月,港澳办及中联办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主持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选举的郭荣铿“滥权”,原因是郭荣铿以及部份泛民议员以冗长演说拖延议案表决,质疑他们没尽忠职守。(郭荣铿面簿)

郭荣铿也曾拿加拿大护照

郭荣铿1978年在加拿大出生,1981年跟随家人回流香港。据网媒“香港01”报道,郭荣铿曾在2016年透露,自己在2013年已放弃加拿大国籍,并将有关文件交予其秘书处,供外界查阅。

郭荣铿曾与美国副总统彭斯等人会面

2019年3月,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率领郭荣铿等人前往美国访问。期间,他们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高官会面。

据网媒“立场新闻”报道,郭荣铿当时说,与佩洛西会面时曾讨论到《逃犯条例》的修改案。他引述佩洛西说,如果通过了相关修定,美国人的人身安全及在港美国企业的利益必定会受到影响。

据《南华早报》报道,选举官员7月份裁定郭荣铿提名无效,原因是他去年9月联署致函美国参议员,呼吁他们制裁香港。

ing1_5c9b27baaf309-1024x576_1.jpg
陈方安生(右二)与佩洛西(右一)会面时,亲切地互碰脸颊。郭荣铿(中)和另一名泛民议员莫乃光(左一)则站在一旁。(互联网)

郭家麒:

今年59岁的郭家麒,现任公民党支部主席,也是香港立法会议员。

郭家麒曾担任区议会议员,以及香港立法会医学界功能界別议员。2010年7月,他宣布加入公民党,并在两年后代表公民党出征新界西地区。最后,他以高票成功当选,且在2016年又成功连任。

dz_mmbyptdqw-jw5iyzhsly3nhr6vmu9buxwyw1f1sk.jpg
郭家麒曾担任区议会议员,以及香港立法会医学界功能界別议员。(香港01)

惹议的爱国主张

郭家麒2017年12月接受“香港01”专访时说,自己在2016年参与立法会选举时,没有签署确认书声明拥护《基本法》,2017年参选人大选举时,也拒绝签署拥护中国宪法的确认书。

对于外界当时批评他不签确认书就是不爱国,郭家麒回应:“若有人以是否爱国作标准,我认为我绝对符合。”

他还举例自己爱中国的“铁证”:“我读中学的时候,主动研读马列毛(马克思、列宁、毛泽东)思想,我当时并无被洗脑;我第一、二次长程旅行都是到大陆去,经常参与大陆交流团”。

他也说,过去主宰港人命运的中国全国人大释法、人大“8.31”框架等政治操作,都是由人大和人大常委会主导,并认为人大是港人唯一可参与而能够改变中国制度的途径。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郭家麒今年7月被选举官员裁定提名无效,理由是他据称有意呼吁外国势力制裁香港。

郭家麒并未与郭荣铿赴美,也未联署致函美国参议员或是公开表明将阻止港府提出的法案在立法会上通过。但选举官员认为,他与所属党派的关系显示,他打算呼吁外国势力制裁香港。
 

100609253_3045071432197372_6938047203105570816_n.jpg
现任公民党支部主席的郭家麒,曾公开表态反对《香港国安法》。(郭家麒面簿)

梁继昌:

今年58岁的梁继昌,目前为非营利组织公共专业联盟的副主席,也是香港立法会议员。

2012年,梁继昌当选为香港立法会会计界功能界別议员,并在2016年成功连任;同年,他还与郭荣铿等人组成专业议政,以加强立法会各专业界別在议会中的合作;专业议政的成员均是泛民主派的功能界別立法会议员。

香港立法会官网议员资料显示,梁继昌曾于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就读经济学学士,以及法学硕士。

《苹果日报》2012年报道,梁继昌在英国大学毕业后留英工作,1987年至1993年任职英国普华永道会计师行(香港称“罗兵咸永道”)。1995年,他回流香港为一家律师行成立税务部门,并在那工作直到2012年。

70738859_2443250282406917_5352772257301135360_o.jpg
2019年9月,梁继昌曾在香港会展中心为一项有关人工智能与会计的研讨会发表演说。(梁继昌面簿)

梁继昌仍持英国国籍?

“香港01”2016年的报道曾披露,梁继昌当时拥有英国国籍,但他至今是否仍持英国国籍,外界不得而知。

该报道说,梁继昌虽是英国公民,但仍可角逐立法会功能界别。据了解,香港立法会功能组別除被诟病“小圈子选举”,其中12个传统功能界别议员还有另一项“特权”,就是获《立法会条例》豁免国籍限制,拥外国国籍也可参选。参选会计界功能界別的梁继昌,正好可以使用这项“特权”。

法例规定,除了12个指明的功能组別,立法会议员必须是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而且只可拥有中国国籍。

另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梁继昌今年7月被选举官员裁定提名无效,原因跟一次访美之行有关。

这趟行程建制和泛民两派议员都参与,但梁继昌被指在访美期间,间接呼吁美国根据去年11月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制裁香港。报道说,梁继昌虽然没有公开呼吁美国制裁香港,但他被指在行程结束后出席一个新闻发布会,该活动大幅提及美国制裁香港所需采取的行动。

13717229_1047973478601278_397315604697281464_o.jpg
专业议政的梁继昌,目前也是非营利组织公共专业联盟的副主席。(梁继昌面簿)

为什么他们被北京“盯上”?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今明两日在北京召开会议,按照已公开的议程,并无有关香港的议程,不过外传议程将加入取消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资格事项。

网媒“香港01”昨天引述香港建制派人士消息称,收到信息中央可能DQ上述四人;这四人被指多次故意通过冗长发言,点人数等手段阻扰议案通过,导致立法会今年至今三次流会,违反《香港基本法》第104条,即违背就职时需表明“尽忠职守,遵守法律,廉洁奉公”的誓言。

也有分析认为,这四人中,就有三人过去被指直接或间接呼吁美国或外国势力对香港实施制裁。因此,这也可能是北京决定主动“出手”DQ他们的一个重要原因,以维护中国和香港的利益。

对此,泛民主派会议召集人胡志伟周二(10日)称,如果中央政府最终决定DQ议员,19名民主派议员将“义无反顾地总辞”。

zb_1110_cj_doc7d4hx3u4p9e3xhwhs8_09214507_ongzy.jpg
19名民主派议员昨天傍晚在立法会召开记者会,集体向媒体表达共同进退的决心。(法新社)

胡志伟也说,中央政府计划DQ,显示对泛民主派履行监察议会职务“恼羞成怒”。倘若DQ的决定落实,属于违反《基本法》,证明中央政府不尊重香港市民的声音。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认为,泛民主派以总辞作为反应是意料之内,相信北京若有意取消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资格,也会对他们总辞有备而来;在民主派离开立会后,可以预期未来一年立法会能“和政府充分合作”,全力推展社会、民生、经济相关的政策,以“应对香港水深火热的社会状况”。

刘兆佳也向“香港01”说,中国中央政府原本有意宽松处理“DQ4”,让全体泛民主派议员过渡留任,并观察他们是否有改弦易辙的决心;但泛民主派仍在争取激进势力支持,在议会阻挠政府工作,因此决定出手撤销部分议员的资格。

刘兆佳也说,北京认为泛民主派没有走上合作路线,并对他们在立法会复会后的表现失望,“可谓震怒、死心,不想再花时间观察”;并指中央对DQ泛民主派存有高度迫切感,因有大量社会经济民生议题急需在未来一年内解决。

2020-05-08t073026z_390818142_rc27kg99k5qu_rtrmadp_3_hongkong-politics.jpg
今年5月,泛民和建制两派议员曾在立法会大厅内发生争执。(路透社)

针对泛民 港媒:中国人大将定爱国者标准

另据“香港01”报道,中国全国人大会议将针对香港形势订定“爱国者标准”,不符合标准的人,可能被取消立法会议员身份等公职。

“香港01”昨晚引述消息称,全国人大会议将增加讨论一项涉及香港的草案,内容是为香港制定一套宪制框架,包括订定“爱国者标准”;港府日后要依照此草案规定,检视公职人员是否符合“爱国者标准”。如果未能符合,就要褫夺其职位,理由包括其违反宣誓誓言(《基本法》第104条)。

报道称,根据草案中有关“爱国者”的定义,公职人员必须拥护《基本法》以及效忠港府。因此,早前报名参选立法会选举却被选举主任褫夺参选资格的“DQ4”,仍有可能在新框架下遭DQ。

至于香港区议员会否被“爱国者标准”波及,报道引述消息指暂时未有明确信息。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