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东莞“7000元月薪招不到人”?招工难易与行业差异密切相关

字体大小:

最近广东东莞“7000元月薪招不到人”的话题在微博引起讨论,调查发现,招工难不难与行业差异及企业经营状况密切相关。

据《经济日报》报道,东莞企业广东生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招聘主管陈俊龙说:“我们没遇到招工难。相反,因为工作不好找,很多员工还打消了跳槽的念头。”

对于拥有18万家工业企业的“制造之城”东莞来说,就业用工是年头年尾常讲常新的话题。今年在疫情冲击下,不仅许多企业的订单遭遇了“过山车”式的波动,而且到底是“招工难”还是“找工难”,更叫人分不清楚。

东莞市人力资源服务中心主任刘越峰说:“根据监测,东莞没有发生集中规模性失业和缺工现象。”8月份以来,东莞总体用工数量保持在500万以上,接近去年同期水平,10月底实名制就业登记503.45万人;10月份,定点监测企业求人倍率1.15,从岗位需求人数和应聘人数之比来看,市场供求较为稳定。

供求总体稳定,但结构性用工问题确实存在。东莞市人社局有关负责人说:“企业永远走在市场最前沿,人才培养机制一定会滞后于产业发展需求,所以结构性缺工是世界性难题。”当下出现“招工难”也是好消息,证明订单回暖、经济向好。与此相印证,前三季度东莞经济增长已实现由负转正,9月份进出口增长达到15.8%。

记者调查发现,招工难不难,与行业差异及企业经营状况密切相关。生益科技所在的电子信息业是东莞支柱产业之一,陈俊龙告诉记者:“据我了解,周边同行业企业,自疫情以来招工都不难。虽说疫情导致消费电子产品需求短期下降,但医疗及5G产业的爆发,都要大量用到电子原材料产品,所以我们的订单一直饱和,利润大幅增长。”

但是,陈俊龙也说,生益科技的薪酬在行业内处于较高水平,普工到手年薪约8万元(人民币,下同,1.64万新元),维修岗位更可达15万元,上个月又普涨了10%。“今年能涨工资的企业其实不多。那些本身利润不高的行业、企业,可能更容易遇到招工难的问题。”

同时,随着新业态新模式的蓬勃发展,不仅催生了新的岗位需求,也带来了一些岗位“招工难”。专注于为塑化行业提供产业链配套服务的盟大集团,自疫情以来,一直忙着搭建电商平台、打造直播基地,帮中小企业“集体带货”。盟大集团一位招聘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公司销售岗位一直招不满、留不住,虽然线上线下招聘渠道非常丰富,但找到匹配岗位需求的人才很难。与盟大一样,许多企业反映说,善于开拓市场的销售、直播类人才十分紧缺。

对东莞政府来说,解决结构性缺工,当务之急是补充产业所需的技能人才。东莞市市长肖亚非说,东莞目前正深化“技能人才之都”建设,引入培育更多技术人才,争取在今年完成既定目标,推动100万人提升技能学历素质。接下来,东莞将针对国内国际双循环发展新格局下的订单型、外资型企业及中国国内渠道销售人才,制定专项扶持政策,满足产业所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