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香港的“洋法官”制度是怎么一回事?

香港终审法院顶层有着正义女神像。(香港终审法院官网)

字体大小:

英国外交部长拉布23日发布《香港半年报告书》,称因应《香港国安法》的“潜在风险”,考虑不再让英国法官担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

经过英殖民统治的香港为何到现在还有“洋法官”,他们在香港司法制度中又扮演什么角色?

据《瞭望东方周刊》报道,外籍法官的规定,源于上世纪80年代中英联合声明谈判的结果。《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规定:除了香港终审法院和高等法院的首席法官以外,对其他法官的国籍均没有限制。

有了这一法源,1997年时任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李国能引入了非常任法官制度。北京青年报社旗下公众号“政知道”引述香港学者称,这一制度是希望通过邀请海外资深法官加入,推进终审法院的判决获国际认同,促使海外法院援引香港案例。

路透社则报道称,海外法官是香港法治的象征,在政权移交后协助填补原英国枢密院的职能。

香港终审法院法官目前由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三名常任法官及香港和海外非常任法官组成。根据《终院条例》的规定,非常任法官的总数目不得超逾30名。

终审法院官网信息显示,非常任法官目前有两组非常任法官,一组是来自香港,另一组则是来自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的“知名法官”。

法院目前有四名香港非常任法官和13名海外非常任法官。在海外法官方面,有八名在英国出生、三名在澳大利亚出生、一名在南非出生、一名在加拿大出生。

五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会审理最终上诉案件,即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三名常任法官及一名非常任法官。如果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不参与上诉聆讯,其中一名常任法官会获委任代替他参与及主持有关聆讯。其余两名常任法官将会与一名海外非常任法官及一名非常任香港法官聆讯案件。

海外非常任法官会以轮流方式每次赴港一个月。有关轮流安排属行政事宜,由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决定。

近年来,香港街头运动一度增多,外籍法官在审理相关司法案件时所做判决引起争议,被部分舆论批评为“警察抓人,法官放人”。

2017年,香港七名警员因涉在2014年“占领中环”期间殴打社工而被判入狱两年,有亲建制团体早前因不满判决而批评主审的外籍法官杜大卫。亲建制的香港媒体也发文指,法官重判七警,却轻判参与示威的暴乱搞手,质问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是否过大,已危害司法公正。

据网媒“众新闻”报道,终审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国能当时批评有人用政治口号攻击外籍法官,纯粹因为判决不合乎他们政见,反问如果判七警赢了,“是否又会赞成各级法院都是外籍法官?”

李国能强调,所有加入法院的外籍人士本身都在香港执业、成为资深大律师,早以香港为家,并认为香港应该委任外籍法官,以巩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香港媒体当时也披露,杜大卫在回归前已经取得香港大律师资格,并获委任裁判官。

三年后,《香港国安法》生效,再让香港“洋法官”成为焦点之一。

《香港国安法》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将指定法官,负责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驻港国安公署也可以就严重案件行使管辖权。

香港和国际法律界担心《香港国安法》会侵蚀香港的自治和自由。英国甚至威胁,正考虑不再让英籍法官担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

澳大利亚人施觉民(James Spigelman)9月辞去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一职,并告诉澳洲广播公司,他的辞职与《香港国安法》内容有关,但没有进一步说明。

中国方面则强调,《中英联合声明》涉及英国的条款均已履行完毕,并批评英国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