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黄之锋:体内被指疑似藏毒无法用牢房马桶如厕

黄之锋今天(12月1日)通过小编在面簿发布据称是他在监狱中的亲笔信。(黄之锋面簿)

字体大小:

目前被还押候审的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声称,惩教人员怀疑他体内藏毒,将他隔离囚禁,他因此无法使用牢房内的马桶如厕。

黄之锋今天(12月1日)通过小编在面簿发布据称是他在监狱中的亲笔信。黄之锋在信中提到,自己与毒品“完全沾不上边”,但惩教人员为他照X光,怀疑他的肚子内藏有异物,例如毒品、戒指或金银器,所以他需要接受为期数天的隔离囚禁。

黄之锋声称,还柙侯判者在白天一般会在30至40人的活动室打发时间,晚上则回到五人囚室休息,但他被隔离囚禁期间,除了探访和洗澡以外,基本上是半步都不能踏出70多尺的囚室,不能“放风”(散步或上厕所),“连一小时户外活动的时间也不被允许”。

由于整个隔离囚禁的原意是希望体内藏有毒品人士将毒品排出体外,所以黄之锋说,他不能使用囚室的马桶,水龙头也不会有水,以杜绝在囚人士将毒品冲走的可能性,他得改用“塑胶便盘”,但因便盘“更换次数不足”,他只能在洗手盆如厕小解。

在囚人士排泄于便盘后,黄之锋提到,他们需知会惩教署保安组前来囚室,仔细检查排泄物有否藏有药丸或毒品之类的异物。当检查程序完毕后,职员便会要求在囚人士在一张“单独观察”的纸张上签名作实。

黄之锋说:“我仍然历历在目每次签署时看到纸张清楚列明‘怀疑在囚人士体内藏有毒品’一栏,感觉实在很不好受。”

黄之锋也提到,单独囚禁期间无法关灯,要用口罩当眼罩,与其他囚禁方式相比,他能离开牢房的机会很少。即便已有三次坐监的经验,黄之锋认为,他要花了不少的时间与精神,才能平伏下来整理思绪。

黄之锋连同前众志另外两位成员林朗彦及周庭,在庭上就包围警察总部案件认罪后,被还押至明天(12月2日),等待法官判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