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央视前主持人朱军涉性骚扰案开审

当事人弦子对到场为她加油打气的朋友表示感谢。(图片来自网络)
当事人弦子对到场为她加油打气的朋友表示感谢。(图片来自网络)

字体大小:

中国央视著名主持人朱军被曾为该电视台实习生的弦子指控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案事隔两年后,今天下午在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

据当事人弦子透露,虽然自己和朱军都申请了公开审理,但法院未同意公开庭审过程。

据报道,现场聚集了很多自发前来为弦子助阵的女性,有的还举着“性骚扰可耻”、“打破黑箱”等横幅。
 

file7dg8qsuvbpxurcgf7ds_Medium.jpg
法院外聚集了很多自发前来为弦子助阵的女性。(路透社)

弦子到场后收到掌声和“加油”的鼓励,她本人也打开一张写着“必胜”的横幅,并向众人道谢。

对于支持自己的朋友,她感动得掩面而哭,坦言即使结果不好,大家也不要因为她的案例而气馁。
 

file7dg8qby8pepyaodz8a1_Medium.jpg
备受压力的弦子表示,即使结果不好,也不要因此气馁。(路透社)

中国版“METOO”运动

2018年,席卷中国的“MeToo”运动波及了多位知名人士。多名媒体人和公益人士被爆出涉嫌性侵或性骚扰,但朱军是最受舆论关注的一个。

2018年7月,25岁的弦子在朋友圈发布了一篇文章,揭露四年前,大三的她于2014年在老师的推荐下到央视《艺术人生》栏目实习。

这篇文章写道,某天她因需要拍摄一段视频而在节目化妆间见到了朱军。当化妆间仅剩他们两人时,朱军隔着衣服开始试图猥亵,幸得节目嘉宾突然进入后方才停止。

弦子事后在老师的鼓励下去报警,警方当时把她那天穿的衣服拿走了,包括在身体、头发和嘴唇上都提取了指纹,还调走了央视走廊的监控录像,并进行了抽血,但最后却无疾而终。

弦子的文章后来被友人徐超(微博昵称为“麦烧同学”)看见后,转发到了微博上,虽然文章发出数小时内便遭到屏蔽,但还是在中国社交媒体引发轰动。

朱军委托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于当年8月对此回应称,“朱军性骚扰实习生”不实,并发布声明表示将对作者及部分转发者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提起诉讼。

弦子隔月发布微博透露,她和徐超收到了朱军的起诉书。

在起诉书中,朱军以“名誉权遭到严重侵害”和“受到严重精神伤害”为由,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弦子和徐超删除相关微博、赔偿其名誉和精神损失65万余元人民币(13.25万新元),并在网络和报纸上致歉。

后来,朱军的名誉权案的申请被驳回。弦子也拿到四年前报案的卷宗,并向法院提交将本案改为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并于2018年10月正式提告朱军。朱军随后向法庭提出终止审理,但该要求于去年1月被驳回。  

央视名嘴朱军

zhu_jun_Medium.jpg
朱军曾是央视著名主持人(图片来自网络)

现年56岁的朱军从1993年就进入到中国国家电视台-央视工作,从1997年开始主持全国春节联欢晚会,且连续主持了19年,成为家喻户晓的著名主持人。

他于2000年开始主持中央电视台谈话节目《艺术人生》,也获得不俗反响。也正是在该节目录制期间,朱军的行为被弦子控告为“性骚扰”。

作为央视大型晚会主持人,朱军的职业生涯被各大奖项和明星光环围绕。

他曾获得全国金话筒节目主持人银奖第一名、中央电视台十佳主持人称号、“中华慈善人物”杰出贡献奖以及“电视节目主持人30年年度风云人物”称号等。

严格的舆论审查

由于朱军职业的特殊影响,该事件在一开始发酵的极短时间内,便受到严格的言论审查。

弦子两年前报警后曾被公安局人员规劝不要打破朱军的正面影响力,她在重压之下只能放弃立案。

同个时候,有关朱军性骚扰的新闻在微博热搜上迅速蹿红后又在半个小时内被删得一干二净,相关微博、文章也无法转发。

此外,因转发弦子文章而涉入事件的徐超还曾在微博上表示,在北京的房东声称受到压力,要求她删帖,“因为会影响其在国企的工作”。

早报网还发现,百度百科以及其他中国大陆主流媒体对朱军的介绍都避开了“性骚扰”事件,有媒体甚至已经将该事件定性为“谣言”。

不过,对于该案今天下午的首次开庭,中国一些网络媒体仍然低调的进行了报道。

朱军现状

虽然朱军性骚扰案件还未有定论,但因社会影响较大,朱军早前已离开央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