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智峰:坐牢、流亡是“必要过程”

许智峰在接受“立场新闻”的访问时,介绍了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的照片。(“立场新闻”YouTube视频截图)
许智峰在接受“立场新闻”的访问时,介绍了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的照片。(“立场新闻”YouTube视频截图)

字体大小:

香港前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峰在流亡前一个星期受访时曾提到,抗争者坐牢、流亡是民主运动的“必要过程”,似已暗示自己会流亡。但他相信,即使香港目前不再有民众上街示威,民怨累积到临界点时,就会爆发,总有一日会反扑。

为了抗议港府褫夺四名泛民立法会议员议席而辞职的许智峰,上周一(11月23日)卸下立法会议员职务,并在当天参加告别议会活动前接受香港网媒“立场新闻”的专访。

他说,他对自己有机会在过去四年担任立法会议员感到“感恩”:“虽然很动荡,但我宁愿是这样。”“这四年才是任何代议士最需要道德勇气的一个时代”,代议士跟市民走得最近,他也自称不是“惜身”之人,在“良知感召”之下,觉得应该做什么他便做什么。

许智峰认为,香港反修例事件唤醒了香港市民的政治意识,连“最不关心政治的人都醒了过来”,民意的聚集也迫使港府撤回修订《逃犯条例》。

但随着香港面临一波又一波的冠病疫情,加上《香港国安法》带来的震慑效应,反修例高峰时期的大规模示威场面不再。

许智峰承认,现在的落差很大,所有纪念日都没有人走出来,抗争者被捕的被捕,入狱的入狱,流亡的流亡。

但他说:“可能我个人比较乐观,我觉得这是必要过程,所以事到极致才会反扑。”他指反修例抗争也是突如其来的:“市民是积累下来的怒火,等待爆发……低沉时便养精蓄锐,有机会便爆发。”

他相信,香港人的抗争意志没改变,也比以前更坚强,“总有一日会反扑”。

他承认家人都很担心其处境,自己也感受到“说不出来的”压力。警方过去三个月曾多次上门,使妻子成了惊弓之鸟,有时晚上在家看电视,她在沙发上半梦半醒之间,听到电视里有人按门铃,还会受惊跳起来问:“是不是警察?”

香港众志成员黄之锋本周三(2日)被判入狱13个半月,他事前曾告诉许智峰,许智峰面对的控罪更加严重,提醒他要小心。许智峰在专访中也承认,自己因为街头与议会的抗争行动,下来要面对九项控罪,“好像听说是(控罪)最多的人之一”,他本来觉得那些控罪也不是很重,未必是暴动罪,但那么多宗案加起来,预计一旦罪成也会“入狱数年”。

访问视频以许智峰向立法会议员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别、离开作结,当时虽然还没有人预知他会流亡海外,但从他在专访中的谈话,也已透露了不少关于这个决定背后的信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