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获准保释之争

被指控违反《香港国安法》等罪名的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在被还押近三周后,在圣诞节前获准保释。(法新社档案照)
被指控违反《香港国安法》等罪名的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在被还押近三周后,在圣诞节前获准保释。(法新社档案照)

字体大小:

被指控违反《香港国安法》等罪名的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在被还押近三周后,在圣诞节前获准保释。针对这一事态发展,香港亲北京阵营与中国官媒密集发声,抨击法官准许“乱港头目”保释,犹如“放虎归山”。中央官媒舆论的指向,暗示香港终审法院如不把黎智英继续还押,驻港国安公署就会直接介入。

综合港媒报道,黎智英12月3日就涉嫌串谋欺诈罪出庭面控时,法庭下令将黎智英还押至明年4月再审讯,不准保释。这是背负多宗社运官司的黎智英第一次申请保释被拒。他随后被加控《香港国安法》下的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

临近圣诞节时,香港高等法院法官李运腾23日准许黎智英保释,但设下多个条件,包括黎智英须支付1000万港元(171万新元)的保释金、不得离开住所、不得在社交媒体发帖、不得发布文章与接受访问、以及每逢周一、三和五前往警署报到。

liyunteng_Small.jpg
香港高等法院法官李运腾23日准许黎智英保释。(互联网)

于是,23日晚上约11时,黎智英在律师的陪同下步出香港高等法院,成为首名被控违反《香港国安法》并获准保释的被告。

香港亲北京群体一片哗然。此前,多位获准保释的香港抗争领袖,包括“本土民主前线”组织创办人黄台仰和前成员李东升,前立法会议员许智峰都已先后弃离港。反对者普遍质疑,财力雄厚且有广泛国际人脉的黎智英很可能成为下一个弃保潜逃者。

而据《文汇报》报道,此前黎智英曾两度申请保释都遭拒,当时香港国安法指定的法官是苏惠德,苏惠德认为黎智英有潜逃风险,因为拒绝保释外出申请。

黎智英这次是在李运腾法官下准保。港府资料显示,李云腾是《香港国安法》指定法官之一,今年54岁,在香港出生,在香港获取法学士学位与律师资格,曾担任检察官,2005年晋升为副首席政府律师,2013年出任区域法院法官,2019年担任高等法院原讼法庭法官。

自从23日以来,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前特首梁振英就连续于面簿表达强烈不满。他在23日质问:“黎智英潜逃的机会极高,因为只有离开香港,他才可以继续在‘国际战线’攻击中国。如果他逃离香港,决定准许保释的法官要负责吗?”

梁振英在24日继续对香港司法系统施压,指保释黎智英,就是承担黎智英潜逃的风险。

在25日的帖文中,梁振英继续强调:“黎智英和他的追随者对香港的司法公正没有信心,更是害怕被送往中国内地审讯,黎在美国和台湾有强大的政治联系和极高的反华价值,同时他本人财力雄厚,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都是他潜逃的动机和能力。”他今天跟进反问,黎智英“是不是西方媒体报道中说的‘民主人士’这么简单?”,并指黎智英要的不是香港的民主化,而是要打倒中国的领导层,推翻中国的政治体制。

继梁振英之后,中共官媒《人民日报》26日也以极为严厉的文字质疑,黎智英“身负重罪,倘若借此逃遁或在保释期间继续祸乱香港,谁来负责?”

文章引述《香港国安法》第42条规定解读,“准予保释是例外,且门槛很高”,并指 “黎智英恶名昭彰,极度危险,却成为香港以违反国安法罪名逮捕的嫌疑人中,首个被保释的人”“如果像黎智英这样的乱港祸首都可以保释,还有谁不能保释?”

文章指,认为保释条件足以防止潜在风险,“完全是小看了黎智英”“黎智英财力雄厚,关系网密布,无论是藏在家中策划乱港行动,还是弃保潜逃,都不是难事”。此外,“黎智英是一些外部势力的重要棋子,反华价值很大,外部势力也有为其逃港提供方便的动机”。

文章也援引《香港国安法》第55条指,“案件涉及外国或者境外势力介入的复杂情况,香港特别行政区管辖确有困难的”,经相关法律程序,由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行使管辖权。《人民日报》指明:“很多香港市民呼吁,驻港国安公署完全可以依法果断出手介入此案,这有充足的法律依据。”

此外,新华社前天也引述受访专家称,黎智英是乱港头目,弃保潜逃风险极高,保释决定形同‘放虎归山’,偏离了法律上的相称性与合理性要求。”

文章引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批评法官作出“极不审慎的保释决定”“可能造成放纵国安犯罪的趋势与后果”。南开大学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也在受访说,法官作出的保释决定“对反中乱港势力和外部势力都释放出某种强烈信号,这是非常危险和负面的”。

同样的,文章也援引《香港国安法》第55条,并引述田飞龙建议港府或驻港国安公署,提请中央人民政府决定由驻港国安公署行使管辖权。

亲北京港媒《大公报》今天在社评中更打出“国安公署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标题,提到由于黎智英获得保释发生在“美国政客连连发出威胁之后,难免令人联想,也令黎智英一案变得复杂化”。

该报社评也提到国安法第55条,强调“在必要时候,维护国家安全的部门完全有能力採取及时果断的行动,不要低估中央维护国安的决心”。立场亲北京的港媒《星岛日报》今天则发文批评,李运腾“错误理解《国安法》42条”。

在建制派与中国官媒连番抨击后,李运腾确定明天下午以书面方式公布黎智英获准保释的理由。

就在多方舆论强力施压的同时,香港律政司已就黎智英获准保释,向终审法院提出上诉,并申请临时命令,要求在等候上诉许可期间将黎智英还押,以及尽快开庭处理有关申请,包括在公众假期开庭。终院将在周四(31日)开庭处理律政司的案件。

外界猜测,即将退休的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可能会处理此案,今年64岁的马道立在担任了10年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后,将于明年1月10日退休。

the_chief_mataoli_Large.jpg
马道立在担任了10年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后,将于明年1月10日退休。(香港终审法院官网)

香港行会成员汤家骅就估计,终审法院在12月31日决定律政司的上诉许可,由于案件紧急,一旦上诉许可获批,终院可能要即时处理这起案件,身为香港法官的马道立仍“可赶得及”处理这宗个案。《星岛日报》预测,黎智英保释上诉案有可能成为马道立的“封山”之作。

黎智英一贯被大陆斥责为“乱港头目”,如果任其有机会潜逃,对北京而言代表着国安法无法取得应有成效,更无异于是在美国的压力下示弱。因此,多数分析人士认为,黎智英最终不但可能会再次被收押,还可能被送至中国大陆审判。

而在当前这个节点,在强大的压力下,即将退休的马道立究竟会决定取消黎智英的保释,还是让他继续准保,并且面对中央驻港国安公署直接介入的后果?2020年的最后一天,将有分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