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政府拟缩小马云商业帝国

中国可能试图缩小马云(图)的科技和金融帝国。(法新社档案图)
中国可能试图缩小马云(图)的科技和金融帝国。(法新社档案图)

字体大小:

《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的中国官员和政府顾问透露,北京正试图缩小马云的科技和金融帝国,并可能在他旗下的企业中持有更多股份,且加强监管影响力日增的科技领域。

根据中国金融监管机关本周公布的重组路线图,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将回归其作为类似PayPal线上支付业者的本质,而其盈利能力更强的投资和贷款业务将受到限缩。

以中国央行为首的监管机构也责令蚂蚁成立一家独立的金融控股公司,公司须遵守适用于银行的资本规定。报道引述知情官员和顾问说,这可能会为大型国营银行或其他形式的政府控股实体入股蚂蚁打开大门,以协助增强资本基础。

中国社保基金、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最大的国有投资银行中金公司,都已经是蚂蚁的股东。

《华尔街日报》形容,马云创办的蚂蚁及其电商关联公司阿里巴巴协助定义了中国的新经济。这两家公司的业务涵盖支付服务、线上零售、云端运算、财富管理和贷款。

此外,阿里巴巴正面临反垄断调查,这可能导致其业务全面改革和资产剥离。

但锁定马云让中国领导人面临两难,因为既要确保约束住像他一样的企业家,同时又不能伤害为中国技术和经济崛起提供助力的创新精神。

中国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的一位顾问说,约束马云无疑是目的所在,“这就像给马套上缰绳”。

报道指出,高调直言的马云长期以来一直与监管者存在观念分歧,特别是供职于中国央行的监管者,这些人担心马云麾下庞大的商业帝国正横冲直撞,已经对这个帝国产生警惕并试图加以限制。

在10月份的一次演讲中,马云对中国金融监管体制的批评,令这种紧张关系雪上加霜。马云当时指出,当前中国金融面临的“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而是仍缺乏健康金融系统的风险”。

报道引述一位了解相关监管流程的人士透露,在马云发表此番讲话之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很少关注蚂蚁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这位知情人士称,是马云自己让习近平开始注意到蚂蚁的IPO。

随后,习近平据报亲自叫停了蚂蚁的IPO,并要求监管机构调查马云帝国造成的风险。蚂蚁IPO原本会是有史以来最大的IPO,若顺利上市,该集团估值将超3000亿美元。

从那时起,中国的市场与金融监管机构纷纷采取行动。官员们尤其关注的是,蚂蚁如何使用旗下支付应用支付宝掌握的数据,来促使银行与其合作发放消费贷款和小微企业贷款。蚂蚁只为其中一小部分贷款提供资金,贷款的大部分资金都来自银行,由银行承担信用风险。

不过,中国政府要整顿马云帝国,在一定程度上也面临着诸多掣肘。

《华尔街日报》指出,其中一个主要顾忌是,在目前民营企业被认为正在输给国有企业的时候,要避免对创业精神造成重大打击。此外,中国领导层担心整顿阿里巴巴的举措会引发国际投资者的强烈反应,而在当前阶段,中国政府正希望打消外界对于其承诺推进市场改革的越来越多的质疑,并想培育出更多像阿里巴巴这样能够与美国同行竞争的中国本土企业。

报道引述有关官员说,为了消除人们对国家过度干预的担忧,当局选择了在亲市场方面有良好声誉的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本周公开的答记者问会议上详细阐述了约谈蚂蚁的行动。

潘功胜敦促蚂蚁依据市场和法律原则对业务进行整改,包括回归支付本源、依法持牌、设立金融控股公司、完善公司治理以及依法合规开展证券基金业务。

根据中国央行发布的讲话内容,潘功胜在发言中还强调,蚂蚁作为有重大影响力的企业,必须将企业发展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中。

蚂蚁集团于周日(27日)发布公告称,会在金融管理部门的指导下,整成立改工作组,全面落实约谈要求,规范金融业务的经营和发展。马云11月在与监管机构的谈话中曾表示,蚂蚁的这些平台,只要国家有需要都可以拿走。《华尔街日报》认为,这一表态明显是要挽救他与中国政府间的关系。

新加坡国立大学客座教授、原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学院院长白士泮早前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分析,从此前公布的一系列互联网金融监管新规来看,蚂蚁小额贷款业务的超高杠杆,以及滥用消费者信息展开的“掠夺性放贷”,相信都是监管层接下来要严抓的“违规监管套利行为”。

白士泮指出,中国不少互联网业者都像蚂蚁这样从支付等单一业务起家,逐渐覆盖借贷、理财和证券等多项业务,为以机构为单位的传统监管带来挑战。要求蚂蚁设立金融控股公司,就是要求在控股公司名下设立负责不同业务的子公司,通过精准分割业务部门,便于当局更有效地监管。

“对蚂蚁的整改要求,也适用于腾讯和京东等金融科技巨头。当局从规模最大的蚂蚁下手,是向其他业者发出明确的信号,让他们知道整改方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