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新年献词:极左祸国殃民

字体大小:

因在武汉封城期间写下《武汉日记》饱受批评的中国作家方方,在跨年夜批评极左势力,表示如果放任极左感染社会,中国没有未来。

方方在2020年跨年夜(12月31日)于微博写道,2020年风雨兼程,她不想多说,录下两段文字,作为一年的备注和小结。

其中一段文字中,她引述自己在《武汉日记》里的话重申:“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是改革开放最大的阻力。”方方强调:“如果听由这股极左势力横行,放纵这种病毒感染全社会,改革必定失败,中国没有未来。”

另一段文字引述“常凯的绝命书”。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常凯去年2月感染冠病后,全家包括自己因求医无门先后去世,他在临终前的遗书曾在网络广泛流传,被称为“常凯的绝命书”。

方方此次发声招致部分左派的批评。社会评论家司马南跟帖说,方方“绷着脸,斜着眼,撅着嘴,气哼哼地寄语2021”。他在和网友互动时说,方方把极左的定义权紧抓在手里,“标准由她定,帽子由她做,飞向谁也由她来决定。”方方目前屏蔽了微博评论,司马南的帖子下,多是批评方方的网友留言。

方方本名汪芳,生于江苏省南京市,成长于湖北省武汉市,曾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省文学创作系列高评委会主任。冠病爆发后,方方从2020年1月25日起在微博每天撰写“方方日记”,共持续60天,直至3月25日停止创作。 2020年4月8日,方方日记的英文与德文版上架亚马逊。

以下为方方在跨年夜发表的微博原文:

现在是2020年的最后半小时。 这一年风雨兼程,我不想多说。录下两段文字,作为一年的备注和小结,又或是重点记录。

一、常凯的绝命书: 除夕之夜,遵从政令,撤单豪华酒店年夜宴。自己勉为其难将就掌勺,双亲高堂及内人欢聚一堂,其乐融触。 殊不知,噩梦降临,大年初一,老爷子发烧咳嗽,呼吸困难,送至多家医院就治,均告无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还是一床难求。 失望之及,回家自救,床前尽孝,寥寥数日,回天乏术,老父含恨撒手人寰,多重打击之下,慈母身心疲惫,免疫力尽失,亦遭烈性感染,随老父而去。 床前服侍双亲数日,无情冠状病毒也吞噬了爱妻和我的躯体。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错失医治良机,奄奄气息之中,广告亲朋好友及远在英伦吾儿: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 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二、我在《武汉日记》最后一篇写下的文字: 我要一次又一次地说: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是改革开放最大的阻力!如果听由这股极左势力横行,放纵这种病毒感染全社会,改革必定失败,中国没有未来。

历史会记住2020年的常凯们,也会记住我们有过的艰难与坚忍。 对即来的2021年我仍然充满期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