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下午察:艾芬为何要“到处说”自己的医疗纠纷?

艾芬声称在一家民营眼科医院接受白内障手术后视网膜脱离。(艾芬微博)

字体大小:

被称为冠病疫情“发哨人”的武汉医生艾芬,从元旦前夕起“到处说”,声称在一家民营眼科医院接受白内障手术后视网膜脱离。艾芬随后与院方一来一往发声,各持己见。

对于艾芬火力全开分享自己遭遇的医疗事故,有网民指责艾芬施压院方的方式,但也有网民认为,连医生也被坑,恰恰反映了中国的医疗问题。

说到艾芬的名句“老子到处说”,就要从中国冠病疫情暴发说起。

艾芬是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跟已故冠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是同个医院的医生。2019年12月30日,她拿到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并将这份报告拍下来转发到科室医生微信群。她也第一时间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部门报告。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艾芬随后被医院纪检部门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甚至被指控为“专业人士造谣”。

艾芬不接受上述指控,并后悔自己被约谈后没有继续吹响报警的哨子,愧对去世的同事。她去年3月接受《人物》杂志的专访时说,自己不是吹哨人,而是“发哨子的人”,并说:“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中国不少民众当时并不认为艾芬应该有愧,而是赞扬和感谢她及时在医生圈发出的“哨子”,同情她被医院高层打压,视她为“抗疫英雄”之一。

九个月后,艾芬再度进入舆论视野。2020年12月31日,她接受“每日经济新闻”的访问,声称自己5月时觉得视力下降,所以经医生介绍前往武汉爱尔眼科医院,进行白内障和人工晶体植入手术。

半年后,艾芬的右眼孔源性视网膜脱离。艾芬声称,自己头昏脑胀、一直休息,不能上班,工作和生活都受到了很大影响。艾芬更指控爱尔眼科的行为“不止是失误,而是没有医德,我要揭露这种现象。”

爱尔眼科董秘吴士君则强调,手术前检查、手术和手术后复查等各环节均符合医疗规范,患者视力较手术前明显提高,眼底视网膜平复,但艾芬不认同爱尔眼科的这项声明。

艾芬表示,爱尔眼科的医生术前对已经提示有问题的检查视而不见,并且篡改和调换了检查资料,让她的白内障病变看起来很严重。

尽管承认有术后复查病例记录不完整以及主诊医生未能及时报告不良事件等问题,爱尔眼科否认对患者病历和检查资料进行了篡改和调换。

院方并在今天(4日)通过微博发布调查报告,断定视网膜脱离与手术没有直接关联。艾芬随后发文指责院方“避重就轻,混淆视听,管理混乱,推卸责任”。

在深圳挂牌的爱尔眼科医院是中国民营医院的明星,市值3000亿元人民币(611亿新元)。受到这起医疗纠纷的影响,今天开市后直线下滑,闭市时大跌接近9%。

许多中国网民倾向支持艾芬,在留言版上写道:“符合医疗规范怎么会右眼几乎失明”“出了医疗事故就要勇敢面对,做一家有担当的医院这么难?”另有网民认为,艾芬是抗疫英雄,有名人效应,院方不得不就艾芬的指控做出回应,“假如是普通老百姓呢?爱尔会‘认真’调查回复吗”。

不过,也有不少网民不认同艾芬维权的方式:“作为医生应该知道医疗鉴定吧,拿了鉴定再来煽动舆论不是更有理?”“法治社会还是走法律渠道。”

有网民指出:“爱尔的事情,有其不对之处,就是民营医院尤其是上市公司对业绩的要求,太过了。但是网络暴民把爱尔说的一无是处,比做莆田医院,那也是过了。”

有评论认为,艾芬的悲剧,是一个个偶然因素的叠加;当她的个体病况,遭遇爱尔眼科高效、程序化的流水线流程操作时,最终出现了双方都意料不到的风险。

一些资深眼科专家在研究过艾芬的病历和就诊经历后指出,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对错明晰的医疗纠纷。艾芬的眼部病情复杂,集高度近视、白内障、眼外伤史于一体,她视网膜脱落的风险原本就远高于常人。

这意味着,在治疗眼部存在复杂病情的病人中,医生习以为常的常规化操作、固有的经验,反倒容易忽略个体病例的风险。

实际上,艾芬这次“到处说”引起的讨论,固然凸显出部分中国民众对于完善医疗系统、医疗纠纷调解机制的关注,也同时反映了一些舆论对她当初“老子到处说”说法开始发出批判的声音,认为她曾被外媒利用来攻击中国的抗疫,乃至中国的体制。原来的“抗疫英雄”走下神台,甚至披上了“医闹”的色彩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