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存款产品被禁 中国地方银行正寻求自救

字体大小:

借助流量平台大肆揽储的情况被按下“终止键”,银行负债端面临规范和重塑的压力。据报自中国银保监会和央行1月15日禁止存款产品后,地方银行已经开始寻求各种途径 “自救”,全方位发力自营渠道,比如提升了存款、大额存单的利率,或增加微信渠道的建设。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虽然地方银行作出自救措施,但有业内人士指出,囿于成本压力、自营渠道客户有限等原因,银行即便提升了存款利率,对应的揽客效果也并不显著。

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1月15日发布《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明确指出,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这意味着,包括支付宝、腾讯理财通、度小满金融等在内的“流量巨头”不得再售卖银行存款产品。

近年来,多家商业银行在互联网金融平台推出收益高、门槛低的存款产品,以此拓宽线上获客渠道,加大揽储力度。这已成为部分银行提高存款竞争力、缓解流动性压力的重要手段,甚至对此形成依赖。

某互联网大型平台对接银行网络存款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该板块业务已解散,暂时已不考虑开展,团队人员打散进入公募基金组,拓展其他业务。

对于该《通知》下发对银行负债端的影响有多大,记者从融360大数据研究院获得的一组数据显示,从2020年7月至2020年末,在支付宝、京东金融、度小满、微信理财通平台上,共有53家银行发售过5245款互联网存款产品。其中,城商行占比55.51%,民营银行占比25.42%,国有行占比8.02%,股份行占比3.51%,农商行占比3.45%,直销银行占比2.71%,村镇银行占比1.78%。据媒体此前的测算,互联网存款市场规模约1.06万亿元(人民币,下同,2174.94亿新元)至1.18万亿元。

以记者了解到的一个典型为例,截至2019年底,某城商行储蓄存款余额达到564亿元,较2018年底增长386%,占存款总额的82%;从获客来源划分来看,互联网线上储蓄存款余额达到303亿元,占储蓄存款的54%。

某地方银行管理层坦言:“从短期看,监管层此次的‘一刀切’对部分银行的影响非常大。有些银行成立时间短、缺少网点和客户,近两年,他们正是靠着互联网平台的流量和高息存款揽储。互联网存款产品突然下架,这些银行的日子将十分难熬。”

东吴证券研究所相关研报指出,相较而言,中小银行更有动力与网络平台合作推广互联网存款产品,是因为中小银行本身线下分支机构受区域限制;国有银行及股份行亦在网络平台出售存款产品,不过,主要是将其视为增量渠道以及对数字金融的探索。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通知》下发后,银行机构已经开始对互联网存款业务进行了调整。如北京中关村银行方面透露:“我行已严格按照监管要求下架在网络平台销售的存款产品,同时不断增强银行资产负债管理和流动性管理能力,拓展负债来源,优化负债结构。”

非银行自营网络平台渠道被叫停,银行自建渠道的重要性愈发凸显。部分在第三方网络平台上有过销售存款产品经历的银行,近期开始大力推广大额存单产品。不过,对于民营银行而言,他们不仅缺少传统银行的网点优势,部分民营银行还不具备发行大额存单的资格。因此,短期只能在存款产品的利率方面下功夫。

但是某地方银行管理层人士坦言,由于自营渠道的客户少,缺乏流量,即使提高利率也难以招揽新客户,都是依靠存量客户。“从我们的数据看,现在银行的客户中,也有过去从第三方引流来的客户,但这些客户资源其实也是被多家银行瓜分的,数量很有限。”

某城商行管理层人士亦无奈道,高息揽储对于中小银行而言真是难以为继。“现在所谓的‘高息’其实并没有如过去几年一样提升得比较夸张,都是小幅提升,对客户的吸引力有限,但对银行的成本压力却很高。而且随着客户对‘打破刚兑’的接受程度提升、基金市场火爆等,很多客户也会选择将存款取出,投向基金市场、股票市场、债券市场等。”

上述地方银行管理层人士亦坦言:“目前,我们只能全力做好自营渠道,自己的APP或微信银行渠道等,短期没什么好办法,自营渠道建设需要时间。”

某银行人士告诉记者:“在目前的政策变动下,金融机构应该顺势谋变,高效践行数字化转型,精准提升金融科技能力,以产业金融、普惠金融、绿色金融、科技金融为重点,通过开放银行理念构建以产业为核心、以平台为拓展方式的产融智慧金融生态圈,银行要在平台化、场景化、差异化、资产数据化等领域进行持续创新变革,真正以客户需求为中心,为客户创造价值,构建起政府端(G端)、企业端(B端)、个人端(C端)一体化的智能生态圈。”

该人士进一步指出:“日后,金融边界更加清晰,网络平台将逐步去金融化,回归本源,更加注重科技服务能力。而金融机构将更加注重自身风控水平和流量平台场景建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