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中国发达的互联网和“三低”网民

今天出炉的报告显示,中国网民规模达9.89亿。(互联网)
今天出炉的报告显示,中国网民规模达9.89亿。(互联网)

字体大小: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今天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截止去年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9.89亿,较同年3月再增多8540万人。

不过,在这近10亿的网民中,月收入超过5000元(人民币,下同,约1000新元)的仅占不到三成;而2000元至5000元收入的网民占比为32.7%;有收入但月收入在千元以下的占15.3%。

file7ebgi2yaxtt5pchh7en.jpg_lu_tou__Medium.jpg
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集团及其创始人马云长期占据福布斯排行榜。(路透社)

对比常年在福布斯榜单上游走的中国互联网大亨们,中国网民们比想象中还要“穷”。

file7e1gxecjfv5124xe4et.jpg_lu_tou__Medium.jpg
中国互联网另一巨头腾讯及其创始人马化腾也是富豪排行榜常客。(路透社)

实际上,不只是穷,近十年来,中国互联网虽然得到了高速发展,但使用互联网的主要群体和此前相比并无二致,仍然是以“三低”为主,即“低收入、低学历和低龄”。

重合的“三低”群体

媒体平台上经常出现的一线城市精英白领或品位高雅的文青等社交账号,并不能真实反映绝大多数网民的情况。

screenshot_2_Medium.jpg
三四线城市和农村才是中国互联网的“新大陆”(互联网)

事实上,人口比重占总人口八成以上的三四线城市和农村,才是互联网的“新大陆”,这些小镇青年占了网民的更大比例,而他们每人平均一周要上网33小时以上,也就是说,“凡是醒着的时间几乎都抱着手机”。

从学历的构成来看也是如此,最新数据显示,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网民拥有大学学历。初中、高中(中专/技校)学历的占比则分别高达40.3%和20.6%;小学及以下学历的网民约20%。

从年龄划分来看,39岁以下网民超过半数,其中10至19岁、20至29岁网民分别占13.5%和17.8%。

不难发现,收入、学历和年龄三个特征在网民中有着高度的重合,而学生是其中一个相当庞大的群体,作为月收入1000元以下的主力军,他们同时又符合“低龄”和“低学历”的特征。

“三低”是网络生态混乱的原因?

有人对上述报告进行解读,认为“三低”人员是造成互联网言论素质不高的主要原因。有人直言,这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何网络喷子、键盘侠横行,为何网络舆论场低智、浮躁暴戾”。

screenshot_1_Medium.jpg
有人认为中国网民“低收入、低学历、低龄”是造成网络生态混乱的原因。(互联网)

这种直接把学历、收入和素质挂钩的做法也引来不少批评和不满,有网民指出,一些“有趣的灵魂”提出的观点也不比高学历的差。

中国地方媒体也曾反驳,认为网民并不是一个个个体的简单叠加,而是在网络场景下,基于特定的文化、氛围、情绪,所催生和重构的新群体,这是一个化学反应的过程。

但不可否认的是,“穷”确实是中国主要网民群体的一大属性。专注下沉市场的“拼多多”一个砍价链接就能激活平时一片死寂的微信群,也能反映出网民们的这一属性。

即使生活在大城市的网民,也会热衷分享“北京挑战每月生活只花3000元钱,有兴趣的朋友扫码进群”。

中国网民其实一直都穷,只是随着网络越发普及,更多三四线小镇以及农村网民浮出互联网,“穷”这一特征变得越来越明显。

“穷”网民追捧的“炫富”和“卖惨”

“穷”虽然是中国网民的普遍特征,但这并不妨碍“炫富”视频在平台上大受欢迎。

0d5b15775b7c4b4aa72454e4525292fd_Medium.jpeg
前几年火爆朋友圈的“炫富摔”迎合了中国广大网民“慕富”心理。(互联网)

前几年网络上的“炫富摔”火爆了朋友圈,各路网红大咖都加入其中,一个摔跤动作,摔出的都是名牌包包奢侈品,甚至还有飞机、超级跑车和大游艇。

中国热门短视频平台抖音上那些感叹“30岁,身家过亿,往后余生如何过”的博主往往也是网民追捧的对象。

与“炫富”相对的是“卖惨”。近年的热门视频另辟蹊径,走向“炫富”的另一个极端:“卖惨”

“卖惨”通常是透过团队打造可怜人设和凄惨情节,通过诱导性提问、特意摆拍等非正常视频制作方式突出、放大个别案例以吸引流量,加火升温,炮制热点。

或许是能让广大穷网民们得到精神上的慰藉,这类视频也在网络上获得了很高的关注。

有视频博主拍摄自己和孤寡老人、留守儿童聊天的画面,多用“爷爷下跪那一刻,我把自己看哭了”“自己的衣服都穿不成了,他的愿望却是给妈妈买一套新衣服”等煽情、猎奇的话语吸引眼球,事实到底如何则无从判断。

在一段视频中,一名老人对着镜头说,自家房子被洪水冲垮,自己带着“脑子有问题”的儿子在破旧棚屋住。当老人展示自己的食物时,视频博主惊呼饭菜已经“长毛”。还有视频将贫困老人对着镜头下跪、大哭等镜头配上悲情音乐,以渲染情绪。

但据当地扶贫干部反映,这些博主以扶贫之名,将村民带到已经不住或者只在从事农业生产时居住的老村落、老房子中拍摄此类视频。

键盘侠:线上线下的转换

上文提到的“键盘侠”通常是形容在虚拟的网络世界夸夸其谈、肆意进行人身攻击甚至进行道德绑架的网民,他们躲在电脑或手机屏幕后,利用互联网的隐蔽性扮演着“网络侠客”,发表偏激言论,制造舆论效应。

file7dizcz15ogjeig4kvd_Medium.jpg
“键盘侠”是形容在虚拟的网络世界夸夸其谈、肆意进行人身攻击甚至进行道德绑架的网民。(法新社)

作为中国网民的主要群体,心智不够成熟的学生最易受到舆论鼓动成为“键盘侠”的一员。

有文章分析指出,学生们常常缺乏理性的分析和独立的思考,他们的善良也极易被利用而走向初心的反面,从而变成别人的帮凶。

文章还说,“键盘侠”的一种转化行为是“人肉搜索”,当网络上的搜索转变为线下追踪的时候,网络暴力便开始向现实生活转化,甚至会被别有用心的人策划推动而演化为社会群体性事件。

中国官媒新华社曾刊文引用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勒庞在《乌合之众》一书中的分析批评“键盘侠”道:“谁向他们提供幻觉,谁就可以轻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呼吁加强网络信息监管和执法力度,严厉查处一些“心怀不轨的人”。

可见官方早已意识到“键盘侠”对社会稳定的危害。

然而,“键盘侠”只是网络生态的一种具体表现形式,根源还在于网民的构成和背景,这不禁让人想问,经过十多年迅猛发展的中国互联网产业已日渐成熟,但何时才能改变中国网民“三低”的情况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