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疫情下东南亚对中国的评价与信任度呈反差

字体大小:

编按: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亚细安研究中心连续三年发布东南亚态势报告。今年的报告今早(2月10日)正式推出。这是国际上少有、集中分析东南亚对中美两国观感与信任度的调查,内容涉及多个备受关注的东南亚地缘政治课题。联合早报网把重点汇集如下,供参考。

东南亚普遍被视为中美外交博弈的主战场,在美国总统拜登上台,以及冠病疫情肆虐的背景下,亚细安(中国称东盟)十国对中美的看法有何改变? 

一项针对亚细安十国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受访者普遍认为,中国是疫情中给予本区域最多援助的国家;即便如此,东南亚对中国的不信任度连续三年持续增加,对美国的信任度,则随着拜登上任增长。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下的亚细安研究中心,今天(2月10日)发布了这份名为2021年度“东南亚态势”(The State of Southeast Asia 2021)的调查报告,其中反映了东南亚对中国持续增长的不安,以及对美国重返世界和区域舞台的期待。

这是亚细安研究中心连续第三年发表同一主题的调查报告,也是国际上少有、探讨亚细安国家对中国崛起与中美影响力消长观感的学术调查报告。调查于去年11月18日美国大选后至今年1月10日进行,参与者是超过1000名来自亚细安十国国家政府机构、区域与国际机构、民间组织、学界、商界和媒体界人士。

配合报告的发布,研究中心今早也举办了一场线上论坛暨报告发布会。参与的讲者包括:华盛顿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罗曼(Walter Lohman)、暨南大学21世纪丝绸之路研究院副院长陈定定教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人文、艺术与社会科学院院长廖振扬教授,以及印尼科学院政治研究中心研究教授安瓦尔(Dewi Fortuna Anwar)。

东南亚正面评价RCEP和中国疫情期间的贡献

在冠病疫情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两起2020年的区域大事中,受访者大多对中国给予正面评价。超过四成的受访者认为,中国是在疫情中为区域提供最多援助的亚细安对话伙伴。中国的被认可度远超其他国家,排名第二的日本,在受调查者中的被认可比率不到两成,美国则排名第四,不到一成。

在RCEP方面,有超过六成的受访者认为,RCEP对他们国家的贸易与投资有帮助。

202102_china_southeast-asia-asean-iseas-2_03_Large.jpg

202102_china_southeast-asia-asean-iseas-2_04_Large.jpg

东南亚对中国的担忧持续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东南亚对中国在疫情中的贡献,以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正面评价,并未提升中国在区域的影响力;反之,认为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与战略方面最具影响力的受访者比率小幅下跌。认为中国在本区域最具经济影响力的受访者比率,从去年的79.2%,下降至76.3%;认为中国在本区域最具政治和战略影响力的比率,则从52.2%降至49.1%。

认为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与战略方面最具影响力的受访者中,对中国影响力感到担忧的受访者比率,也有小幅增加趋势。认为中国最具经济影响力的受访者中,有72.3%对此表示担忧,比去年微升0.4个百分点。认为中国最具政治和战略影响力的受访者中,则有88.6%表示担忧,比去年多3.2个百分点。

此外,也有更多受访者认为,中国有意把东南亚纳入影响力范围并且改变现有政治格局,这个比率从去年的38.2%增至今年的46.3%。

202102_china_southeast-asia-asean-iseas-2_02_Large.jpg

202102_china_southeast-asia-asean-iseas-2_05_Large.jpg

对大国信任度的提问中,63%的受访者表示不信任中国,这个比率过去三年来持续呈现增长趋势。反之,东南亚对美国的不信任度过去两年来维持在五成左右,今年却大幅降至31.3%。

印尼科学院政治研究中心研究教授安瓦尔(Dewi Fortuna Anwar)在今早的线上论坛中指出,中国与东南亚国家来往的历史更久远,而这些历史记忆令双方的关系变得更复杂。

她举印尼为例说,印尼作为穆斯林人口最多的东南亚国家,和扎根于共产主义和无神论的中国难以亲近,对中国始终会存有怀疑。此外,东南亚许多国家的国内政治议题也涉及中国,因此难以完全客观地看待中国。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人文、艺术与社会科学院院长廖振扬教授则分析,调查结果凸显出交易与信任之间突出的对比。中国与东南亚多个国家的关系更多是以交易为基础,因此会一方面希望加深与中国的经济接触,另一方面又持续不信任中国。

202102_china_southeast-asia-asean-iseas-2_01_Large.jpg

东南亚对美国的期待飙升

拜登上任后宣示美国将重振盟友体系,东南亚料将成为其外交政策的聚焦点。在此背景下,美国扭转了过去两年来在特朗普执政下东南亚对美国的负面观感,东南亚对拜登政府的期待显著提升。有68.6%的受访者认为,在拜登政府的领导下,美国将加强与东南亚的接触,这比去年的9.9%高出近六倍。认为美国是可靠战略伙伴的受访者比率,也从去年的34.9%,激增至55.4%。

华盛顿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罗曼(Walter Lohman)指出:“如果我是美国官员,我得到的启示是,东南亚对美国的参与有强烈需求。尤其是在南中国海的问题上,东南亚和美国有共同的利益,因此也会支持美国在区域问题上采取更果断、冷静的政策。”

安瓦尔则认为,美国和东南亚之间的距离,降低了其威胁性。“美国越是疏离,东南亚越是怀念,也更希望他回归区域”,但如果美国过度参与,一些东南亚国家预计也不会太高兴。

暨南大学21世纪丝绸之路研究院副院长陈定定教授认为,东南亚对美国的期待,对美国而言是很重的负担。如果美国的东南亚政策持续摇摆,在重返区域舞台后又后退,他们往后在区域的影响力反而会进一步削弱。

202102_china_southeast-asia-asean-iseas-2_06_Large.jpg

担心东南亚分为两派阵营

在针对中美贸易战的系列问题中,受访者普遍认为前景不乐观。56.3%的受访者担心中美“脱钩”的威胁将导致东南亚分裂成以中国和美国各自为首的两个排他阵营,53.6%认为中美会要求他们的国家选边站,这不符合他们自身的国家利益,也有43.1%认为贸易战对东南亚不利。61.2%的受访者预计,中美贸易战下来一年内会趋缓,但中美之间的关系将持续不稳定。202102_china_southeast-asia-asean-iseas-2_07a_Large.jpg

202102_china_southeast-asia-asean-iseas-2_07b_Large.jpg

东南亚得靠自己

面对中美的夹击态势,越来越多受访者认为,亚细安应加强韧性与团结;在关于东南亚“选边站”的问题中,53.8%的受访者选择了这个选项,这比去年多出5.8个百分点。认为亚细安(中国称东盟)应延续“不选边”立场的受访者比率,从去年的31.3%略减至29.9%;认为保持中立不切实际,东南亚得在两个大国间作选择的受访者比率,则从3.1%,小幅增至4%。

若被迫在中美之间作出选择,大多国家今年都进一步往美国倾斜;其中只有老挝、越南和文莱今年稍微往中国倾斜。

202102_china_southeast-asia-asean-iseas-2_09_Large.jpg

202102_china_southeast-asia-asean-iseas-2_08.jp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