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港媒传选举制度改革的五种可行方案

字体大小:

身兼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常务副组长的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昨天(22日)于全国港澳研究会的研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为“爱国者治港”原则定调,北京或将在下个月的全国“两会”上大幅度改革香港选举制度。

据香港01报道,目前只能从中央正研究或研究过些方案,从而揣测最终会出现的多个改革方案,包括增设权威机构审核参选者是否符合“爱国者”标准,还会大幅度改动立法会功能界别,包括增加数个新的界别议席,以取代拟取消的区议会(第二)功能界别(俗称超级区议会)五个议席。

不过目前距离“两会”开幕仅剩一周,但尚没有权威渠道,说得出北京如何改革香港选举制度。

香港01引述消息人士指出,中央很可能参照去年订立《港区国安法》的形式,先从下月“两会”中的人大全体会议,就香港落实“爱国者治港”作相关决定并启动程序,聚焦《基本法》附件一、二作解释或“决定”,最后授权逢双月份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定出具体机制和方案。

《基本法》附件一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附件二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换言之,要落实“爱国者治港”,香港选举制度的变革将涉及立法会和选委会,甚至区议会和特首选举。目前政圈内至少流传五个方案,其内容如下:

1. 设立权威机构“评核”参选人是否符“爱国者”标准

消息指,北京很可能在现行选举中多加一道关卡,就是设立权威机构,“评核”参选人是否符合“爱国者”标准,不符者连“入闸”参选的机会也没有,而所涉及范围十分广泛,涵盖各级选举,包括负责选出特首的选委会,及两大直选战场立法会和区议会,甚至特首选举。有传其中一个研究方案,是改组现行的选举管理委员会(选管会),例如加入大量政治委任成员,为各级选举的提名资格把关。至于目前选举主任核实提名的做法是否继续保留,仍属未知之数。

消息指,该方案的特色是具“统一性”,适用于各级选举,且能确保“非爱国者”不能参选,又最容易落实,所以是机会相对较高的方案。

2. 改组选委会减区议会选委增政协议席扩选民结构

另一个研究过的方案为取消部分选委会中的区议会席位。现时选委会第四界别之中,有117席来自“港九各区议会”及“新界各区议会”。由于目前的区议会由民主派主导,选委会界别分组选举则采取全票制,由区议员选出,因此按照当前制度,117席很大机会落入民主派手上。消息指,北京有意减少区议会组别在选委会内的席位,理据是区议会属咨询组织,不应占如此大的议席比重。

此消彼长,政协组别的议席则有机会增加。政协组别现时在选委会占51席,有传可能多增约100席,令由中央任命的政协,在选委会内大增影响力。

另外,部分专业组别的选民结构,有可能扩大,变相改变选民结构,增加民主派继续主导的难度,例如上述的“港九各区议会”及“新界各区议会”,可能“开闸”让更多地区社团符合资格投票,为建制派注入“铁票”。

3. 立法会拆区改双议席单票制?

现时立法会地方选区有五个,采比例代表制,选区大而议席多,激进政团容易以较少的票数“掹车边”(广东话:搭顺风车)当选入局;而民主派在“黄金比例”下总得票又较多,所以回归至今民主派于地区直选,总体当选人数都多于建制派。因此,有意见指人大常委会可指令特区政府变革直选模式,将立法会选区拆小成18区或20区等,以“双议席单票制”方式选举,在此情况,民主派每区最多只能取下一席,即在直选中最多只能夺得一半议席。对历来在五区直选中都能取得过半数议席的泛民来说,变相被压缩议席。

而且,民主派近年呈“碎片化”,难以协调,倘一区内有三、四人参选,摊薄票源,随时在某些区内两个议席都输掉。

不过,有关方案的变动太大,技术性复杂,未必赶得及今年九月落实,而且会牵动建制派内的细党的利益,相信北京会采取审慎态度。

至于有传北京研究将直选五区拆散为八或九个区,每区三至五个议席。有建制派人士抱怀疑态度,指这种改法最多只能阻止激进政团当选,却可能令民主派取得更多议席。因为在民主派和建制派大约“六比四的比例”下,倘一个区有三席或五席,泛民取多数的机会大于建制派。

4. 功能界别“大执位” 削减超区议席

立法会成改革重点对象。对比于改动地区地选,功能界别会改动的机会更大。根据现行制度,立法会区议会(第二)功能界别(俗称超级区议会)五个议席,由在其他功能界别中没有投票权的选民选出,采比例代表制。由于民主派总体得票较多,过去两届立法会选举,民主派都取得其中三席。消息指,北京很大机会取消超区席位,而原有席位可能由全新的功能界别补上,又指该等新界别议席将以变相协商的方式产生,但详情未明。

5. 区议会(一)选民加入大量社区服务人士

现时由区议员互选产生的区议会(第一)界别,亦可能迎来结构性的变化。消息人士指,北京正考虑改变该界别选民组成方式,加入一批“社区服务者”,预料为各地区社团人士。地区社团向以亲建制为主,如此改法可确保议席更大机会落入建制派手上。

值得留意的是,以上方案并不互相排斥,北京最终可能在当中拣其一至两种方案,也可能全部采用多管齐下,令香港选举制度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