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下午察:离婚仅获“五万家务补偿”,中国女性还会想结婚生子吗?

北京一名全职太太离婚仅获五万人民币家务补偿被吐槽不如保姆。(互联网)

字体大小:

北京房山区人民法院近日审结的一起“全职太太离婚获五万元(人民币,下同,约一万新元)家务补偿”案件引发网友热议,甚至还上了热搜。

许多人认为,五年五万元的“家务补偿”实在是太少,相当于平均一天27元薪资,还不如保姆酬劳。不过,也有人认为,在离婚诉讼中提到了“家务补偿”已经是一种进步。

事实上,该案件引起关注更多的是反映一种现实焦虑,即家庭贡献一直不被社会认可,这就使得在家庭里付出更多的那一方在权益保护中处于弱势地位,而这个付出更多的角色往往是由女性扮演。

为何全职太太五年家务补偿仅五万?

全职太太一般是指没有工作或辞去工作,只在家里照顾一家人衣食起居的女人,即意味着没有独立的经济来源。

北京房山法院一审判决在准予双方离婚并平分共同财产的基础上,考虑到女方在照顾孩子、料理家务等方面负担了较多义务,判决男方给女方家务补偿款五万元。

pan_jue__Medium.jpg
北京房山法院一审判决在准予双方离婚并平分共同财产的基础上,判决男方给女方家务补偿款五万元人民币。(互联网)

案件主审法官、副庭长冯淼受访时说,婚后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的分割,主要是对现存的有形财产的价值进行分割。而家务劳动它可能形成的是无形的财产价值 ,比如说配偶一方个人能力的提高,个人学历的增长,这些在有形财产当中都是无法体现出来的。

对于备受争议的“五万元家务补偿”,冯淼解释说,每个家庭都不一样,难有统一标准。在《民法典》大框架下,这个定量主要是由法官合情合法地行使自由裁量权。无论是《民法典》还是婚姻法司法解释,均没有明确补偿标准。

冯淼说,他从双方婚后共同生活的时间、女方在家务劳动中具体付出的情况、男方个人的经济收入以及当地一般的生活水平四个因素考量作出了上述判决。

不过,冯淼也表示,在《民法典》将适用条件放宽之后,相关案件肯定会有所增加, 在实践当中,如何确定案件的补偿数额,也需要不断地积累经验。

首提“家务补偿”是一种进步吗?

这个适用今年1月1日新颁发的《民法典》首次审结的离婚案件,也是第一次用到了“家务补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全职太太的贡献得到了认可。
 
一名全职太太在接受中国媒体访问时就表示,虽然五万元不能衡量一名全职太太对家庭的付出,但是以前的离婚判决中似乎没有家务补偿这么一说,所以大方向是好的。

luo_zi_jun__Medium.jpg
有全职太太表示,首次提出“家务补偿”,大方向是好的。(视频截图)

但其他人却不这么看,他们认为,作为北京的一名全职太太,虽然已经平均分割财产,但是五年只获得五万元的家务补偿实在太少,平均一天27元的薪资,这个水平在当地连一般的保姆都找不到。

一名去年年底刚告别全职妈妈身份重返职场的职业女性也说,五万元无法弥补她这么多年对家庭的付出,更别说还有情感的付出。

另一名离职在家带孩子10年的北京全职妈妈直言,“五万元补偿”让人愤怒。她认为不应该以“家务补偿”来定义全职妈妈的角色,“这太羞辱人了”。

针对“五万元赔偿是否过少”的质疑,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杨晓林受访时表示,这种质疑的观点相对片面。

他说,对于案件的判决要从实际情况出发,“在双方无多少共同财产且双方均属于较低收入水平的前提下,法官自由裁量所设定的五万元补偿数额并不低,否则对方也没有实际履行能力,判再高也会使判决落空。”

至于许多网民吐槽“五万补偿还赶不上保姆”,广东敬思律师事务所家事案件部门负责人鲜雨佳则解释说,配偶与保姆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角色,照顾小孩过程中,付出的爱与精力系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本就不能与保姆费相提并论,况且“作为父/母亲,抚育孩子成长也系其义务和责任。”

zhi_ye__Medium.jpg
有律师指出,配偶与保姆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角色,不能相提并论。(互联网)

她认为,总的来说这个案件是有积极意义,“很大程度上能够让家务劳动提供的一方有一定的安全感和自我认可。”

女性如何在职业与家庭中选择?

伴随着对全职太太贡献的关注,全职太太重返职场甚至女性在中国职场面临诸多困难,同样也在网络引起热议。

中国知名招聘网站智联招聘联合宝宝树发布的《2020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显示,生育是女性职业发展的主要瓶颈。有63.98% 的职场女性认为“生育是女性摆脱不掉的负担”,其次是“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

由于婚育被女性视为实现职业发展的最大牵绊,部分职场女性正尝试放弃婚育。报告显示,认为结婚和生育是人生必选项的女性均远低于男性,分别占比41.75%和42.08%,整体不足一半。而男性对此却非常热衷,认为结婚和生育是人生必选项的占比分别为70.72%和67.54%,整体接近七成。

zhi_lian_t_1_Medium.jpg
 调查显示,不到一半的女性受访者认为结婚和生育是人生必选项。(智联招聘)

即使是已经婚育的职场女性,尽管育儿、工作两头忙,也会选择兼顾,不想因婚育而失去自我价值。调查显示,有61.87%的职场妈妈认为在生育期女性应该“身体条件允许下尽量保持工作量和学习力以求晋升发展”。

与之相对应的是,职场爸爸中却有46.46%的受访者认为,女性在生育期应该“清闲一点,方便安心怀孕和照顾孩子”,显示男性想当然的认为女性应该为养娃做出事业上的牺牲。

zong_yi__Medium.jpg
中国许多男性认为女性应该承担更多家庭责任。(视频截图)

此外,企业对女性员工提供的福利和政策不足,甚至是对女性的不友好氛围也是造成职业女性困境的一大因素。

调查发现,有30.31%的受访者所在企业没有任何针对女性员工的政策和福利。哪怕是刚需的产假和哺乳假也仅六成企业满足;缓解哺乳期妈妈困难的母婴室设施更是寥寥无几。

个人选择与国家政策背道而驰

毫无疑问,当家庭和职场变成一道二选一的选择题,而选择家庭很可能得不到应有的回报和认可时,越来越多的女性会放弃婚育而专注职场。

中国最新发布的《中国婚姻报告2021》显示,结婚对数和结婚率自2013年开始下滑;“晚婚”现象突出;离婚对数和离婚率长期持续攀升。这从上述调查提及的女性逃离婚育的现象也可得到佐证。

然而,面对人口红利缩减和老龄化趋势,中国政府又不得不加大力度“催婚”、“催生”。

有分析指出,想要从根本上激发女性的生育意愿,应该从根本上改善男女不平等的社会文化,以及出台更多有实践性的生育保障性政策。

这些政策既应包括对女性在家庭中付出的认可,也应消除对女性在就业环境中的歧视。

诚然,职场还是家庭都是个人选择,但两种选择在一个健康的社会中不应“非此即彼”,更不应是被环境逼迫的无奈之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