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23岁女孩坠车身亡 货拉拉的整改路有多长

一辆货拉拉旗下货车正在进行搬家业务。(互联网)
一辆货拉拉旗下货车正在进行搬家业务。(互联网)

字体大小:

2021年2月6日晚,23岁的湖南长沙女孩车莎莎通过互联网货运服务平台“货拉拉”下单叫车搬家,在跟车途中跳车身亡。花样年华为何轻生?跳车为何后脑勺着地?司机为何多次偏航?这起非正常死亡事件疑点重重,引起网民对真实情况的诸多猜测。此前消费者对于货拉拉的投诉不胜枚举,此次“流血”事件终于把公众视野拉回“如何确保安全”的话题上,暴露出货拉拉这个百亿美元(132亿新元)估值企业的严重监管漏洞。

据澎湃新闻报道,车莎莎事发当晚在跟车途中从货车上坠落,因头部受伤抢救无效死亡。涉事司机称,女孩是自己从车窗跳下“自杀”的。但记者发现,在仅有约10公里的搬家路程中,该货车司机至少偏航三次,先后三次拐向了没有路灯照明的漆黑路段。

28fc-kkmphps1329574_Medium.jpg
坠车的23岁湖南长沙女孩车莎莎。(车莎莎弟弟微博)

事发时的一些细节更令家属不解,怀疑女孩是被司机“推下去”的。首先,女孩出事六分钟前,还在公司的微信群中发文说笑,看不出任何轻生迹象。第二,现场勘查的警方说,女孩跳车的地方到停车的路面,没有急刹的痕迹,意味着司机没有采取紧急救险。第三,正常情况下,成年人跳车会选择面向窗外,女孩却是后脑勺着地。由于货车上缺乏录音录像设备,女孩坠车前的六分钟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得而知。

车莎莎因伤势恶化在2月10日离世。家属得知,由于证据不足,涉事司机事发三天后即获释。货拉拉21日晚发表声明称,11日与家属首次见面沟通善后事宜,但未能达成一致。死者家属则指出,莎莎住院期间司机和货拉拉从未探望过,“货拉拉的回应避实就虚,且协商不成功的原因在其拒不承担任何责任的态度”。

或许是迫于公众舆论压力,货拉拉终于在今日向死者家属道歉,表示“对事件的发生,平台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承诺了七项整改措施。警方对此事的态度也愈发谨慎,记者在事发17天后获悉,涉事司机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刑拘。

其实,中国各地消费者对货拉拉的投诉不胜枚举,只是一直以来没有大面积曝光。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货拉拉平台上发生过多起司机与用户之间的摩擦。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货拉拉”共计有4294条结果,大量的投诉指向货拉拉司机丢失货物、私自加价等问题,比如曾使用过货拉拉的用户透露,货拉拉平台管理粗放,其网上所订的车型与真实服务的车型不匹配,导致服务无法进行。货拉拉客服服务草率也受到用户投诉。

2018年8月,浙江杭州一女子在货拉拉上预约司机搬家,结果不光搬家不顺利,最后连家都不敢住。该女子在网络发帖称,搬家后司机多次发微信骚扰,还说要找她“约炮”(相约发生性关系),甚至称“已到楼下”。该女子最终因为害怕在宾馆住了20多天,她和家人多次向货拉拉投诉无果。事件曝光后,引发网民集体控诉,货拉拉才发布通报称已将司机进行永久封号处理,此后将进一步加强对司机的教育管控,持续提升服务质量。

但从这次车莎莎的事件看来,货拉拉恐怕并未正视管理缺位的问题。

货拉拉创立于2013年,创建者周胜馥曾是一名专业赌徒,其经历颇具几分传奇色彩。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周胜馥3岁时随父母移居香港,在香港中学会考中成为新界区的“状元”,后来就读于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后进入贝恩咨询公司,年薪百万。在贝恩工作三年后,周胜馥接触到德州扑克,随后心无旁骛,沉迷其中长达七年。

20170723052228711_Medium.jpg
货拉拉创建者周胜馥档案照。(互联网)

他瞒着父母亲辞职,混迹赌场,最初的三年里没赚什么钱,但努力提高技术后,赢钱速度迅速增加,高峰时期一个月就能从牌桌上赢得上百万港元(逾17万新元)。赌钱赚到手软后,周胜馥认为打牌本质上是一种零和游戏,对社会和人生没有任何价值,遂决定创业。

他曾做过一些房地产投资,还开办了一家医学美容公司,之后相中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2013年,他从打牌赢的钱中拿出1000万港元,在香港创办了线上货运平台EasyVan(啦啦快送),2014年底进入中国大陆后更名为货拉拉。

周胜馥的创业思路清晰,比如进入大陆时选择广东作为桥头堡,因为广东和香港在文化、语言等方面都很类似。货拉拉也有很多接地气的创新,比如在整个市场基本都是按单收费的情况下,货拉拉在行业里首创会员费模式,避免了强行按单收费下,司机的“跳单”(交易双方临时跳过中介而私下进行交易的行为)问题。

货拉拉近年来经历多轮融资,最新估值已有望达到100亿美元,股东包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高瓴资本领投等著名投资公司。其成为资本市场的明星独角兽,与快速铺开的业务有关。截至2020年11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52个大陆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

但是,由于把注意力放在扩张上,货拉拉在安全监管和司机审核上埋下隐患。对于一个货运平台而言,司机是业务拓展的重要棋子,因此争取更多数量的司机加入成为业务拓展的前提。目前在货拉拉平台上,司机注册的流程是下载App、完善个人基本信息及车辆信息、参加培训并审核通过后,便可接单。所谓的培训,据司机反映与媒体调查报道,时间其实不到一个小时,内容主要是平台的操作流程、接单技巧、怎么去抢单等。至于司机准入门槛,货拉拉官网页面虽然提到“经过严格培训和考核的认证司机”,但是培训和考核具体细则如何,页面没有更多介绍。

19042410474173724158_Medium.jpeg
货拉拉近年来经历多轮融资,最新估值已有望达到100亿美元,股东包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等著名投资公司。(互联网)

有人士透露,通过内部注册,仅交1000块钱(人民币,205新元)押金,再加半个小时培训,就能成为一名货拉拉司机。

司机群体日益扩大的同时,货拉拉在交易过程中却始终保持较低的介入程度,这导致平台对司机、车辆缺乏实质管控能力,事故发生时难以有效解决问题。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货拉拉平台上会屡屡出现用户投诉,甚至会有司机临时加价、货物损坏等严重损害品牌口碑的事件出现。

针对此次事件,货拉拉发表的声明说:“此次事件如同当头一棒,让我们深刻警醒,作为一家货运平台,仅针对货物安全作出的产品流程是远远不够的,部分跟车订单涉及人身安全问题,我们必须高度重视。”

中国的互联网平台企业高速扩张,却没有完善的管理系统,最后甚至上升到“流血”事件,这样的企业发展方式要如何持续下去?中国政府不久前出台了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但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之余,中国互联网平台企业的监管问题接下来恐怕逃不了更加严格的检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