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抵制北京冬奥号角吹响了?

北京街头一幅宣传2022冬季奥运会的看板前,有一架闭路电视。(路透社)
北京街头一幅宣传2022冬季奥运会的看板前,有一架闭路电视。(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中国继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即将迎来又一次奥运会。这次是明年2月4日开幕的北京冬季奥运会。距离开幕式还有344天,不到一年的时间。

作为史上第一个先后主办夏季和冬季奥运会的城市,北京期望能够在时隔14年之后再次成功办一场举世瞩目的奥林匹克体育盛会,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和影响力。

不过,由于香港在2019年爆发一系列反修例风波,以及国际媒体过去一年不断报道,指北京在新疆大规模拘禁维吾尔族穆斯林等侵犯人权行为,抵制冬奥会的呼声越来越多。

这个抵制声音,在这个月迎来了高峰。

file7edca2k7yghywallae4.jpg
2月4日,在北京奥林匹克公园,北京2022年冬奥会倒计时牌上显示距北京2022年冬奥开幕还有365天。(中新社)

2月2日,七名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提呈一项决议,希望国际奥委会能重新选择2022年冬奥会的主办国。

带头提案的佛罗里达州参议员思科德(Rick Scott)在声明中称:“中国共产党正在对新疆的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限制香港人的人权,并威胁台湾。我们不应该允许中国共产党在举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同时,又在新疆经营集中营,侵犯人权,并系统性地压迫香港人民。”

2月3日,一个由180个人权团体组成的联盟针对北京冬奥发表公开信,呼吁世界各国领导人以中国人权记录为由,抵制北京冬奥会。他们声称,这样才能“确保奥运不会被用来壮大中国政府骇人(appalling)的人权侵犯及对异议分子的镇压”。

不过,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国家宣布抵制北京冬奥。

file7en5mp7scsh1gvwz4jkt.jpg
佛罗里达州参议员思科德(Rick Scott),早前曾带头提呈一项决议,希望国际奥委会能重新选择2022年冬奥会的主办国。(路透社)

美国白宫发言人普萨基本月3日在记者会上暗示,目前没有考虑抵制的问题。她说:“就北京冬奥会而言,目前还没有改变我们的态度或计划的讨论。”

一向视美国为“老大哥”的加拿大,其总理特鲁多2月16日委婉表示,国际奥委会与加拿大奥委会将密切观察在中国发生的违反人权事件。这意味着,加拿大也没有要加入抵制计划。

2月24日,英国首相约翰逊也拒绝了英国议员就维吾尔族人课题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呼吁,但强调英国在联合国领导国际社会采取行动。

同样的,国际奥委会也拒绝响应抵制号召。

据新华社报道,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1月25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时强调,国际奥委会致力于维护奥林匹克精神,反对将体育运动政治化,“愿同中方继续加强长期战略合作”。

file7e9a7z1002g1g7p5t9t2.jpg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1月25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时强调,国际奥委会致力于维护奥林匹克精神,反对将体育运动政治化。(路透社)

另据《纽约时报》分析指出,在国际奥委会和奥运会大型赞助商的眼里,仅就经济实力而言,中国的影响力已超出以往。报道说,从中国对澳大利亚祭出一系列针对煤炭、葡萄酒和其他出口商品的惩罚性措施可看出,中国有意将贸易作为地缘政治胁迫工具。

当然这也包括体育比赛,而这样的例子多不胜数。2019年10月8日,在休斯敦火箭队总经理莫雷发布推特支持香港反修例抗争者,以及NBA总裁肖华随后表示支持其自由表达权利后,拥有NBA中国独家转播权的中国央视就暂停了NBA比赛转播。

同年12月,效力英超球队“炮兵”阿申纳(Arsenal)的德国足球名将厄齐尔(Ozil)为中国维吾尔穆斯林发声后,央视也采取了同样的做法。

file7ekkoyfnbiq13mq3ham7.jpg
美国NBA赛事在中国非常受欢迎,据报每个赛季吸引的观众超过千万人。(法新社)

政治无处不在,但不少分析人士极力反对将北京冬奥与政治挂钩,并强调虽然抵制有损中国形象,最终受害最深的恐怕是运动员的参赛权益。

英国广播公司(BBC)引述国际奥委会年资最长的委员、加拿大人庞德(Dick Pound)说,禁止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将是“一种我们知道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影响力的姿态”。

“这场运动不是中国运动会,它是国际奥委会的运动会。” 也是国际奥委会副主席的庞德说,“我们的看法是,无论不同国家之间的观点是多么复杂并存在诸多矛盾,我们都在试图开出一条中间道路,以体育作为一种交流的方式,哪怕是在最坏的时代里。”

庞德表示,他接受一些国家可能会考虑进行外交上的抵制,但他坚持这不应该强加在运动员身上。

file7e4ksjttflgls19g6id.jpg
1月1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位于北京市延庆区的国家高山滑雪中心考察调研时,同运动员、教练员等交流。(新华社)

美国约翰霍普斯金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中国研究所名誉所长兰普顿(David M. Lampton),2月16日在《新闻周刊》同样撰文反对抵制冬奥运。

也是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前会长的兰普顿认为,抵制效果不彰。美国曾联合60多个国家于1980年集体抵制当年的莫斯科奥运,但无法迫使当时的苏联撤离阿富汗或停止此一入侵行径。资料显示,这是奥运史上最大一次的抵制行动。

兰普顿认为,相较于缺席奥运,积极留在2022北京冬奥的场上,反而让民间或人权团体可以找到机会发声或抗议。

file7edrocv4j3a5jtp5neq.jpg
位于北京延庆区的中国国家高山滑雪中心,一名测试人员正在雪坡上滑雪。该中心是北京冬奥的其中一个赛馆。(路透社)

奥运历史上,曾出现过多次因为政治原因而抵制参赛的争议。

除了如上述所提到的1980年莫斯科奥运,早在1976年,22个非洲国家因抗议新西兰曾率领橄榄球队访问处于种族隔离的南非,联合抵制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办的奥运会;1984年,苏联为报复美国,联合多个共产主义国家抵制洛杉矶奥运会。

不过,1988年以后的冬季或夏季奥运会,都没有再出现大规模的公开抵制事件。

2008年,北京奥运会进入倒计时阶段时,中国同样面临各种人权问题的指控。批评者当时称,中国审查无处不在,且长期以高压手段治理西藏——北京奥运前,拉萨发生反北京的抗议骚乱,随后在欧美一些城市的奥运火炬传递活动受到海外藏人的抗议和干扰。

file7ecoq87c3soxu55s64j.jpg
两名路人正路过鸟巢体育馆。鸟巢体育馆将举办北京冬奥的开幕式和闭幕式。(法新社)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本月初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分析,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进入倒数计时的时间点上,西方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关注持续高涨,这与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的趋势相似。

王义桅认为,相较于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此次的冬奥还面对中美脱钩、中美国际竞争等新挑战,人权问题只是这些因素的表象。他预计,新疆问题下来一年将持续成为中国和西方之间的热点课题,随着冬奥的脚步逼近,也可能越炒越热。

可以预见,中国未来举办任何的国际大型运动会或者奥运会,相关的人权批评和抵制呼声会继续存在。这究竟是出于关心人权的角度,还是刻意借人权议题打压中国,有待进一步观察。

但无可否认的是,北京冬奥会若成功举行,肯定能鼓舞全球各地民众,因为这也意味着距离摆脱冠病病毒的日子不远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