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港中大与学生会割席能保不再引火上身?

“朔月”的竞选海报(朔月面簿专页)
“朔月”的竞选海报(朔月面簿专页)

字体大小: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周年大选前天(24日)落幕,唯一候选内阁、曾批评校方向政权低头的“朔夜”团队以3983票当选,并将于下周一(3月1日)履新。港中大昨晚发表声明,指“朔夜”的政纲内容与受访时发表的言论有损大学声誉、涉嫌违法,校方决定采取五大行动,包括要求学生会注册为独立社团或公司,自行承担法律责任,誓与学生会“割席”。

作为2019年反修例运动的“主战场”之一,港中大依山傍海的校园这两年毫不宁静。虽然《香港国安法》去年年中实施后,学生抗争活动骤减,但或许也预示着积怨已久的暗流某天会决堤。港中大校方即时与学生会决裂,看来也是希望早早斩断任何”引火上身“的导火线。

152931329_114034014027579_3442873164834734824_n_Large.jpg
“朔夜”在其面薄粉丝专页发海报感谢投票的同学。海报中的12人均为“朔夜”成员,他们组成的新一届学生会内阁下周一履新。(“朔夜”面簿)

“朔夜”有什么主张?

“朔夜”的面簿粉丝专页如此解释该团队的名称:“‘朔’取自‘朔月’一词,即天体运行至日月相连、黯淡无光之际,象征香港正值最为黑暗的处境。纵使如此,我们依然在朔月无光的未知中前行,经历着共同的苦难,连结并塑造出香港共同体。”

“朔夜”面簿专页显示,该团队自今年1月底就开始为港中大学生会周年大选宣传,不时有政治色彩浓烈的言论,如“政权打压”“政权独裁”“强推恶法”等。1月27日发布的一篇类似宣言的短文称:“《香港国安法》下,教育界成为政权箭靶。从删除历史科试题到肆意解雇大学教授,学术自主及言论自由已成为绝唱。而当初因抗共而生的中文大学,今日也向政权低头,甚至主动献媚,报警拘捕本校学生。面对校内外种种压逼,我等绝不退缩,定必守护仅余的学生民主自治与校园抗争空间。”

文章称,在未来一年,“朔月”一行12人望“以公仆身份,与各位携手改善山城生活、捍卫中大价值”。并于文末宣称:“朔月固然黯淡无光,夜空尚有繁星映照。在黎明来到之前,就让我们继续毋忘初衷,逆境中并肩同行、朔夜里合力追寻。”

152322019_113986084032372_186391092750888614_n_Large.jpg
“朔月”称,香港正值最为黑暗的处境。但依然在朔月无光的未知中前行,经历着共同的苦难,连结并塑造出香港共同体。(“朔月”面簿)

粉丝专页本月18日上传的一段宣传视频显示,该团体在农历新年初四(15日)到沙田一带发传单,一名女成员用扩音器对着街上行人表达政治诉求,痛批“政权”的防疫措施与教育改革,并宣称“面对暴政,我们绝不麻木。即使未来的空间只会会越来越少,但只要心中还有我们一套公义和正义,我们必定可以在香港,这个属于我们的地方继续走下去”。

在本周二(23日)发布的另一段宣传视频中,“朔夜”成员自称是热爱港中大的人,声称虽然“政权和校方都当我们是眼中钉,威胁要剥夺学生会职务,但我们绝对不后退”。

校方如何回应?

针对“朔夜”上述言论,港中大校方2月3日曾发表声明称,“朔夜”早前的参选宣言和媒体访问涉及对大学的失实指控及有可能违法的言论,并对此表示强烈反对,甚至指出要作出严厉处分,“包括终止有关员生或组织的职务”。

“朔夜”在对此声明的回应中称,对校方的“恐吓”极度遗憾,但坚称:“纵然打压无处不在,我等绝不能因而退缩。还望各位学子继续秉持山城人之风骨,誓守中大之民主精神。”

“朔夜”前天(24日)当选学生会内阁后,校方昨晚再次发表声明,指其仍未澄清涉嫌违法及失实的言论,因此决定采取五项措施,包括暂停干事会代表在校内不同委员会的职务、暂停提供行政与大学场地支援、暂停代收学生会会费,同时要求学生会注册为独立社团或公司,自行承担法律责任,并不排除有需要时采取进一步措施。

据悉,校方的措施原则上即时生效,但学生会内阁未正式上任、注册社团需要时间,因此校方不会即时采取行动。学生会附属组织向大学领取津贴及其他财政支援安排,以及学生会干事会外的校园媒体,即中大学生报及校园电台,均不受影响。

2021-02-26t040559z_464349415_rc240m99s3m2_rtrmadp_3_hongkong-security_Large.jpg
“朔夜”12名内阁成员今天凌晨在校内文化广场会见媒体,表示校方剥削内阁服务学生的权利,是赤裸裸的打压。(路透社)

“朔夜”12名内阁成员今天凌晨在校内文化广场会见记者时,两度鞠躬向投票支持他们的中大学生致歉。会长林睿晞说:“校方剥削内阁服务学生的权利,是赤裸裸的打压,我们感到很委屈。”他指出,日后未必能如政纲所列的那样为同学提供服务,但仍将尽力履行承诺,团队在探讨没有财政来源后将会如何运作。

“朔夜”也在面簿发文称:“中大校方选择背弃学生,我等表示极度遗憾与痛心。就创校五十多年来的风骨、基石,毁于今日,感到无比可惜。”

反修例的港中大

香港中文大学是香港著名的高等学府,1949年后,中国大陆大批学者来到香港,纷纷重新创建学校。国学大师钱穆等人率先成立新亚书院,以复兴中华文化为宗旨;崇基书院和联合书院则源于清末以来在大陆创立的教会大学,创校宗旨是学贯中西、博爱与自由风气。上述三个书院在1963年正式合并成香港中文大学,以传扬中华文化为使命,更是香港反殖民“中文运动”滥觞,开放校风成为进步思想摇篮,也坚守民主自由价值。

中大早年提倡勇于表达的校风,中大前校长、200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光纤之父”高锟更有一句名言:“什么都反对才像学生!”中大学生会从不缺席社运,经常与校方唱反调、批判学校改革方向等“反叛”作风,因此其来有自。

到了2019年的反修例运动,中大更一度成为焦点。

file77xyneflq3nbns34ro_Large.jpg
2019年11月12日,一名示威者手握汽油弹,走在硝烟四起的港中大校园内。(法新社)

2019年11月,在周梓乐堕楼事件与西湾河示威者被近距离实弹射伤后,港中大校园内外爆发严重警民冲突。从当月11日至15日,示威者在二号桥(港中大其中一个出入口)以及校园内外与警察对抗。警方当时共发射逾2000枚催泪弹及橡胶子弹,以及出动水炮车等武器攻击示威者,示威者则用汽油弹、砖石、投石机及弓箭等武器还击,冲突期间多名示威者被捕。

冲突发生后,校方于2019年11月20日开始实施出入管理措施,车辆只可经由大埔道大学正门入口进出校园。而二号桥一直围封至去年4月28日才重开,并收窄为单线行车。

港中大学生去年11月还在校园举行过示威活动纪念“中大保卫战”,大批警员后来前往港中大校园搜集证据。不过,像反修例运动期间那样规模的示威再没有发生。

实际上,《香港国安法》在港实施后,当地的公开抗争活动已经平息下来,但就如一些分析所说的,国安法解决不了香港社会与经济的深层次问题,社会仍然暗潮汹涌。“朔夜”的言论其实就让外界看到那股暗流。

香港高校学生会知多少?

香港高校内的学生会,与中国大陆的性质、权利等都有很大的不同。

一些有在香港求学经历的中国大陆学生就曾在知乎网站上分享了这些差别。用户Stella Ding指出,最大的分别,香港的学生会是个独立于大学的政府注册团体(注:中大学生会是例外),有自己的政治立场,与大学平起平坐;而大陆的学生会只是团委领导下的社团,没有独立地位。另一名匿名用户甚至形容:“我们(大陆)的是学生管理委员会,人家(香港)的是学生自治委员会”。

另一名用户“longjf126”称,香港的高校学生会大多数是独立法人,校方很难干预学生会的行动,基本上学生会的行动应该由警方介入或者向法院提起诉讼,才能处理。“时至今日,香港高校的学生会已经完全成为披着学生会外衣的政治组织或者暴力政治组织,而非为高校学生维权的自治组织。”

152331565_112796444151336_5472334672264288315_n_Large.jpg
香港高等学府的学生会独立于学校运行。本月19日,“朔月”就分别针对港中大保安涉嫌违反私隐条例之问题及资讯安全问题,向校方管理层递交公开信要求跟进。(“朔月”面簿)

由此可见,香港高校内的学生会有一定的权利与话语权,甚至不完全受到学校的管控,因此时有与校方“对着干”的例子。不仅在港中大,香港大学近日也出现学生会与校方唱反调的事。

香港大学学生会本月初宣布在学校要放映以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梁天琦为主题的纪录片《地厚天高》,作为旺角骚乱事件五周年纪念活动。但港大校方警告活动“有可能违法”而介入,可能会出动保安人员阻止同学参与放映会。但港大学生会随即发声明回击,批评校方打压学生言论自由及学术自由,并坚持讲如期举办放映会。

校方真能割席自保吗?

由于反修例运动,香港教育界目前成为北京和港府整治的目标。

除了加强监控教师教学、教材内容,校方也被赋予遏制防范“港独”等违法行为的责任。香港教育局本月4日就向学校发出通告,称学校应加强防范和制止在校内进行违反《基本法》《香港国安法》和香港法律的教学与活动,预防并处理政治或其他违法活动入侵校园,若出现违规行为要尽快跟进。

这意味着,港府已经将学生的行为与校方的管控紧紧拴在一起。倘若真有学生在校园内(甚至校园外)违法,校方难逃被问责的窘境。

file77xytui7afktroim578_Large.jpg
2019年反修例运动期间,港中大校园满目疮痍,警方释发射多枚催泪弹驱散示威者。目前,港府已经将学生的行为与校方的管控紧紧拴在一起。倘若真有学生在校园内(甚至校园外)违法,校方难逃被问责的窘境。(法新社)

据《明报》报道,香港八所大学里仅中大及教大学生会没根据《社团条例》向警方注册。消息人士说,中大学生会一直属大学以下组织,而学生会有些言论可能违法,在现架构下校方也有法律责任,需厘清相关言论法律责任;而学生会的立场也与大学不一致,校方与学生会割席,让其自行注册并独立于校方,是让学生会自行为言论负责。

但无论如何,港青反政府,香港高校学生会更多是在校生用以表达政治诉求的一个平台与手段。希望香港长治久安,还需要解决更深层的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