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货拉拉等网约货运平台走到十字口

字体大小:

中国官媒《经济日报》今天针对“23岁女生在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事件”发评论指出,在资本的推动下,网约货运平台实现了快速发展,但如今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

文章指出,网约货运行业近几年可谓是乱象频出,司机端较低的准入门槛、混乱的收费标准、缺失的安全保障措施。可以说,在资本的推动下,网约货运平台实现了快速发展,但如今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

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6年同城货运市场规模将整体呈上升趋势,市场长期处于万亿元规模。在行业日益壮大的过程中,跑出了货拉拉、滴滴货运、满帮、快狗打车等头部企业,也“跑丢了”咕咕速运、蓝犀牛等一系列玩家。

巨头们前期的服务占比集中在ToB领域的物流智能运力竞争上,最近几年已经将触角伸向了C端。 但在争夺C端业务的“蛋糕”中,货拉拉、快狗打车等集体“踩线”。

2019年,货拉拉在全国众多区域陆续调低运费,此举引发货拉拉司机群体性不满。众多司机到货拉拉公司表达对调价的抗议。

网约货运平台价格战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中国交通运输部去年4月发布了一封核实处理函,函中指出,货拉拉、快狗打车、满帮等平台企业存在垄断货运信息,恶意压低运价、随意上涨会员费等严重侵害货车司机利益的问题。这是上述平台首次受到垄断预警。

文章指出,如果说服务B端是供应链逻辑,那C端的逻辑就和打车差不多。但从ToB到ToC的拓展,不仅仅是需求的简单转移,而是需求被放大了上百倍。

不过,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网约货运市场机制仍有效,行政不必过分干预。该人士称,平台向司机端或货主收取费用问题,虽然会给司机造成运营压力,但好处在于,过去司机交给信息部、其他第三方的灰色费用省去了,还实现了明朗化、公开化,受法律法规和公众监督的约束,司机权益更受保障。其次,运力平台定价,其实是想做价格标准化,并非攫取司机收益。初衷是好的,不过标准化是个难题,需要时间和成本。

在货拉拉此次安全事件发生后,公司相关人士在回复媒体查询时称:“目前我们(同城货运)业务还在试运行阶段,公司主要还是以货物运输为主。”

快狗打车相关人士则回应称,现在已经做到了价格标准化、流程标准化、售后有保障这几个环节,但是行业存在的问题其实应该是几方一起来解决的。

上述人员还说,第一就是内部监管,对于一个平台而言,监管需要紧跟市场变化、让流程更加完善,从而适应行业的不断变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