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企业债券发行跌至十年来最惨

字体大小:

去年11月永城煤电在境内债券市场意外违约后,境内煤炭企业发行人发债规模开始陷入急冻。

据彭博社报道,汇总数据显示,中国煤炭企业自去年12月以来,累计三个月仅发行了178亿元人民币(36.62亿新元)的债券,同比下降了87%,并跌至10年来同期最低。而今年煤炭企业偿债压力并不轻,全年境内外还将有2476亿元人民币债券到期。

在全球大宗商品牛市来临之际动力煤价格高位运行,煤炭公司盈利预期亦有改善,但永城煤电违约掀起蝴蝶效应,国企为主导的煤炭行业发行人重新受到债券投资人审视,庞大的到期债务压力下,今年煤企的再融资前景仍谨慎。

浙商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经理助理刘俊杰说:“虽然目前煤企的盈利状况尚可,但相对于庞大的到期债务而言,煤炭销售获得的利润仍然相去甚远。”再融资困难问题的可能会持续到2021年年中,并受到“网红”煤企债券兑付压力是否缓解、相关政府及部门的表态和实质性行动、信用债违约事件是否减少等因素影响。

面对一级市场的冷清需求,山煤集团上周在电话会议中就对投资者说,鉴于目前煤企发债情况不太乐观,年内到期债券若不能在合意利率区间续发,将选择偿债。二级市场上煤炭债波动亦不小,以冀中能源集团为例,自去年11月以来一级市场公开债券融资已经暂停,虽然河北省国资委近期召开冀中能源集团和银行恳谈会,希望争取银行更大支持,但公司2021年10月底到期的“18冀中能源MTN003”上周跌至50元,创下近2个月最低。

此外中国还计划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高盛2月26日的一份报告中提到,如果煤炭需求急速下滑,很多煤炭和煤电企业可能会面临资不抵债,其贷款和债券的违约率也会提升,有研究人士认为到2030年煤炭企业违约率可能会超过20%。

刘俊杰说,投资者对政府支持意愿的固有预期受到动摇,而供给侧改革以来不少煤炭企业仍存在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债务负担重、债务结构不合理,“现阶段对于参与煤炭债的一级投标会非常谨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