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伊朗悄然向中国出口创纪录原油

字体大小:

消息人士和金融市场数据和基础设施供应商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显示,近几个月伊朗已悄然向最大客户中国输送创纪录高位的原油,同时印度的国有炼厂也已经将伊朗石油加入他们的年度进口计划中,预期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很快将取消。

据路透社报道,消息人士透露,自从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IOC)已广泛接洽亚洲客户,评估他们对伊朗原油的潜在需求。由于事属敏感,消息人士不愿具名。

印度一家炼厂的消息人士说:“他们和我们接洽。他们表示,‘希望很快恢复石油供应’,我们说‘Inshallah’。”Inshallah是阿拉伯语,意思是凭真主的意愿,表达说话者希望事情发生。另一位贸易行业消息人士说:“虽然制裁似乎不会很快解除,但伊朗已经重新露面。”

美国总统拜登已寻求与伊朗重启核协议谈判,不过严厉的经济制裁措施仍未解除。伊朗坚持要美国先解除制裁,才会重新加入谈判。

制裁行动导致伊朗对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的出口自2018年底起急剧下跌。制裁以及其他OPEC+产油国的减产行动,已导致中东含硫原油对亚洲的供应吃紧。亚洲是全球最大石油市场,超过半数的原油都进口自中东。

印度是全球第三大原油进口国,伊朗恢复向印度供油,可能导致后者现货船货需求减少;在伊拉克减少供应及科威特缩减部分合约的期限之后,最近现货船货需求攀升。一名印度政府官员说,预期伊朗的供应将在三至四个月内回到市场;近期全球原油价格持续回升,令印度受到打击。

另一家印度炼油业者说,NIOC的高层告诉他们,伊朗6月选举过后,将签署一份正式的原油供应协议。NIOC也已同其他亚洲客户接触。一家东亚炼油厂的交易员说:“最近NIOC打电话给我们,询问需求状况,看来伊朗已经准备好回到市场。”

另一名炼油业消息人士说,相关协商还在“非常初步”阶段,NIOC想要知道该公司是否会恢复伊朗石油的采购。因事涉敏感,消息人士不愿具名。

有别于印度的是,中国从未完全停止进口伊朗的石油。根据路孚特Oil Research,过去14个月伊朗运送了约1780万吨(30.6万桶每日)原油进入中国,1月和2月都创出了纪录水平。但其中约75%是以来自阿曼、阿联酋或马来西亚石油的名义“间接”进口的,这些石油主要经由山东省的港口或辽宁营口港进入中国。中国多数独立炼厂都在山东。

路孚特说,其余25%则是标明为中国战略石油储备的官方采购,尽管伊朗遭受美国制裁,中国仍维持小量采购。路孚特原油流动分析师Emma Li说:“进口量从2020年第四季度开始飙升,山东省的接收量最大,这表明独立炼厂是主要的客户。”

装载伊朗石油的油轮通常在装货时关闭应答器以避免被发现,但之后可以通过阿曼、阿联酋和伊拉克港口附近的卫星追踪到。Emma Li说,有些油轮在新加坡或马来西亚附近将部分石油转移到其他船只上,然后再驶往中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未就石油交易直接发表评论,表示伊朗是中国的友好国家,两国一直保持着正常的交流与合作;中伊在国际法框架下的合作合情合理,值得尊重和保护。

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IOC)未予置评。伊朗石油部的一名官员表示,“当美国不公正的制裁解除后,伊朗将能够向任何国家出售石油,我可以向你保证,将有许多合同签署。”

总部位于日内瓦的油轮追踪公司Petro至Logistics数据显示,今年1月伊朗石油装载量自2019年5月以来首次超过60万桶每日。这表明特朗普任期结束或许改变了买家的做法。根据路孚特和中国海关的数据,2月间接发货抵达数量,包括等待从中国港口卸货的货物,达到了近85万桶每日,打破了2019年4月创下的79万桶每日的日纪录。

中国海关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至2月原油进口同比增长4%。中国海关将在本月公布从按来源国分类的详细数据。

一位熟悉交易情况的中国独立贸易商称:“来自伊朗的石油从2019年底就开始进入山东了...首先是提供给那些资金紧张的炼油企业,这些企业通常先炼油再付款。”该贸易商称,上述交易大多以人民币或欧元结算,以规避美国的审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