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为防“灰犀牛”风险 或需预留更多中美利差空间

字体大小:

美债收益率今年以来的快速上行,引发了国际资本或流出新兴市场的担忧。随着未来1至2年间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概率攀升,这恐将成为导致全球金融市场动荡最大的“灰犀牛”。中国债市虽短期内不足为惧,但监管层或须提前在政策层面预留空间。

据彭博社报道,上周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逾一年来首次升破1.7%,周一在亚洲时段稍有回落,但较去年末仍大幅走升约80个基点。中美利差受此影响同步收窄:目前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仅155个基点,较去年11月的历史高点缩窄近100个基点。

招商证券分析师尹睿哲最新发布的报告指出,全球资产价格处于历史最高位,一旦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将导致资产估值下跌和金融市场动荡,而“当前中国已经提前实施货币正常化,为了防范‘灰犀牛’风险,或需要预留更多的中美利差空间,以便在未来拥有更多的货币政策空间”。

报告表示,绝大多数情况下,中国债市无法在美债利率上行过程中“独善其身”。历史上典型的“特例”仅发生过两次:

第一次是2005到2006年为了“防升值”,中国央行收紧货币落后于美联储,这是在人民币汇率“单边升值”背景下,中国央行有必要将人民币利率压制在显著低于美元利率的水平上,以放缓套汇热钱的流入,减少人民币升值压力。

第二次是2018年为了“防风险”,中国央行放松货币提前于美联储,这是在贸易摩擦升级和金融市场波动两大风险“一触即发”之际做出的决策,最终导致2018年内中美利差从130个基点压缩至30个基点,人民币中间价从6.3贬值至7.0。

尹睿哲等在报告中称,“也就是说,只有足够厚的利差空间,才能为国内相对独立的货币政策提供可能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