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发展中国家文科生多与经济发展不好未必有因果关系

林毅夫认为,发展中国家文科生很多,同时经济发展普遍不好,两者有一定的相关性,但不见得有因果关系。(中新社档案图)
林毅夫认为,发展中国家文科生很多,同时经济发展普遍不好,两者有一定的相关性,但不见得有因果关系。(中新社档案图)

字体大小:

中国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认为,发展中国家文科生很多,同时经济发展普遍不好,两者有一定的相关性,但不见得有因果关系。

据中国界面新闻报道,林毅夫昨天(18日)在出席“上海之巅读书会”活动时,就中国人民银行上周发表工作论文称,应当“重视理工科教育,东南亚国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原因之一是文科生太多”,做出上述回应。

林毅夫分析,发展中国家文科生多的原因在于文科教育的成本相对较低。“这些年人力资本理论非常盛行,尤其世界银行、国际发展机构等都让发展中国家大量发展教育,但是理工科的发展教育成本非常高。所以要快速发展教育,就要大量设置文科科系,因为成本低,进而文科生多。”

上述文章也指中国面临的主要矛盾已由人口膨胀,转变为人口红利即将消失和渐行渐近的老龄化和少子化危机。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人口转型更快,过渡期更短,老龄化和少子化更严重。老龄化严重的国家通常面临低增长、低利率、低通胀和高负债的状况。

林毅夫对此不以为然,并认为中外老龄化存在结构差异,而中国仍然可以用“后来者优势”,把劳动力从低附加值产业向高附加产业转移。

报道称,林毅夫长期以来一直强调“后来者优势”,并相信“后来者优势”是中国经济在过去40多年里保持高增长的最重要的因素,简单说就是中国充分利用了世界上的先进技术,作为自身技术创新产业升级的来源。

林毅夫说:“其他老龄化国家都是高收入国家,它们的劳动生产率在世界上已是最高水平,经济要发展必须自己发展继续,新产业。但我国还是经济追赶阶段的国家,即使有老龄化,即使人口不增长,劳动力不增长,我们可以把劳动力从低附加值产业配置到高附加值,有点像把低收入的农业人口转化为高收入的制造业人口,这是属于我们的后来者优势。”

他认为,老龄化最大的问题在于劳动力数量的减少,而除了中国政府已经提出的延迟退休设想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注重劳动力质量的提高,也就是提高教育水平。在两者兼有的情况下,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和可实现的实际增长会比其他老龄化国家高很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