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马斯克背后的中国男人——香港新首富曾毓群

中国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的董事局主席曾毓群以身家345亿美元(460.51亿新元)超过李嘉诚跻身香港首富。(互联网)
中国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的董事局主席曾毓群以身家345亿美元(460.51亿新元)超过李嘉诚跻身香港首富。(互联网)

字体大小:

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显示,中国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的董事局主席曾毓群以身家345亿美元(460.51亿新元)超过李嘉诚跻身香港首富。

这已是年仅53岁的曾毓群二度上榜香港首富。今年1月初,曾毓群以353亿美元的身家首次成为香港首富。不过,外号“超人”的李嘉诚靠着旗下长实集团在视频平台Zoom上的投资战绩,随后又重回首富宝座。

年仅53岁的曾毓群二度上榜香港首富。(互联网)

但随着中国内外市场对电动汽车的需求升温,宁德时代的股价在过去一年飙升了逾150%,这不仅令曾毓群打败李超人,公司共有九名高管登上福布斯全球富豪榜,超过了谷歌、面簿等美国科技巨头!

“马斯克背后的中国男人”

宁德时代生产的电池是特斯拉电动汽车不可或缺的核心部件,曾毓群因此被称为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背后的中国男人”。但事实上,二人并非一拍即合的合作伙伴,他们的合作经历了漫长的博弈。

两人首次见面是在2018年7月。当时马斯克飞到上海,签署特斯拉上海工厂落地协议。

宁德时代生产的电池是特斯拉电动汽车不可或缺的核心部件,曾毓群因此被称为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背后的中国男人”。(路透社)

但此次会面成果并不理想,双方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对此讳莫如深。业内分析,那次会见并没有达成实质性的协议。

2019年8月,马斯克飞抵上海参加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期间再度与曾毓群见面。彼时的马斯克已经与长期合作的动力电池供应商松下撕破了脸皮,也导致他在上海已经开设一年的特斯拉工厂迟迟没有正式开工。

据报道,由于形势所迫,马斯克在这次会谈中表现主动,只用了40多分钟,双方基本敲定了合作意向。

然而,在随后的几个月里,双方都没有在公开场合谈起这桩合作。直到去年1月底,特斯拉在发布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时,才简短地提到“已经跟中国最大的动力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达成了合作”。这意味着,宁德时代将成为特斯拉继松下和LG化学之后,第三位合作伙伴。

这一消息引发股民狂欢,也让宁德时代市值一度高达7500亿元(人民币,下同,1547亿新元),成为中国创业板史上首只市值突破7000亿元的公司,而掌门人曾毓群也在彼时顺理成章跃升为福建首富。

但曾毓群似乎并不买账因为合作消息而带来的好处,宁德时代一则冷冰冰的公告直接挑明双方只是达成合作意向,并没有明确的采购协议。

公告说,特斯拉没有责任和义务必须购买公司产品,对产品采购量不做保证,特斯拉将根据后续具体订单提出采购需求。

业内不少人士分析,特斯拉与宁德的合作瓶颈可能与松下是一样的问题,即价格。

曾毓群在采访中也说:“马斯克天天将成本问题挂在嘴边。我对他说会解决电池的成本问题,让他不要担心。”

马斯克与曾毓群二人并非一拍即合,双方的合作经历了漫长的博弈。(法新社)

不过,电池直接影响到特斯拉车辆的成本与续航里程,宁德时代的电池技术仍然是吸引特斯拉的主要武器。双方的合作到了去年5月似乎峰回路转。

宁德时代副总经理兼董秘蒋理在公司举办的2019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表示对特斯拉的供货将不限于磷酸铁锂或者三元锂电池,采购期限是从2020年7月1日到2022年6月30日,具体采购情况,由特斯拉根据在自身需求以订单方式确定。

报道认为,这一消息表明,特斯拉与宁德时代的合作不局限于中国国内,还暗示特斯拉在柏林的工厂也可能用上宁德时代的电池。

曾毓群在群访中还透露,他与马斯克已经在进行合作交流时谈到了电池结构和电池所应用的化学材料创新的问题。他说:“马斯克告诉我,特斯拉希望自己做电池。据我了解,他们的技术路线对我们不会有冲击,双方在共同探讨如何把电池做得更好。”

曾毓群还评价马斯克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并说“我们两个人的关系还不错”。

曾毓群的”豪赌“创业史

同为福建人的美团创始人王兴曾在自己创立的饭否网上回忆:一个早年投资了宁德时代的朋友说,第一次走进曾毓群狭小的办公室就被墙上的大字震撼了——“赌性坚强”!朋友当时调侃曾毓群,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呢,曾毓群却正色道:“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曾毓群办公室墙上“赌性坚强”四个字十分醒目。(互联网)

那么,这个出生在福建宁德普通农民家庭的曾毓群是如何实践他的“赌性坚强”,一步步成为“马斯克背后的男人”的呢?

出身普通但天资过人的曾毓群当年是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中国名校上海交通大学攻读船舶工程,并在毕业后进入当地一家国企。

不过,这个“铁饭碗”显然无法让曾毓群的才华得到充分施展,三个月后他辞掉国企工作,进入一家隶属于日本新材料巨头东京电气化学工业株式会社(TDK)的全资子公司——新科实业有限公司(SAE),并从技术员一路做起,31岁便成为了TDK公司唯一的中国大陆籍总监。

1999年,新科实业CEO梁少康邀请曾毓群和陈棠华一起创业,在香港成立了一家叫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的公司,简称ATL,ATL第一个工厂设在东莞,即东莞新能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团队一开始花费了大半创业基金从美国买聚合物锂电池专利,却发现存在反复充电后鼓胀问题。但依靠强大的技术团队,ATL最后解决了这个难题,并成为全球唯一一家将该项技术成功量产的公司。

2004年,ATL为一家美国消费电子企业解决了当时锂电池循环寿命过短的问题,并第一次为该企业某款MP3供货,一口气完成了1800多万个订单。这家企业就是大名鼎鼎的苹果。

随后ATL客户名单越来越长,包括三星、华为、VIVO、大疆等。2012年至2016年,ATL连续五年聚合物电芯出货量全球第一。

2011年,随着合作伙伴的离世和离场,曾毓群决定将ATL的汽车动力部门打包剥离出来,成立一家纯中资公司(注:ATL有日本资金),并用家乡的名字——宁德命名。

他看准了中国政府为新能源车提供大量补贴,车载动力电池的需求逐年扩大的趋势,将目光锁定在能量密度高且成本低廉的三元锂电池研发上。

宁德时代成立后,曾毓群继续担任ATL总裁兼CEO、董事及下属子公司的高管。

曾毓群2011年将ATL的汽车动力部门打包剥离出来,成立一家纯中资公司——宁德时代。(互联网)

宁德起飞时刻

2012年,华晨宝马为开发首款电动车“之诺1E”,在中国遴选电池供应商。得益于ATL与苹果的合作经历,宁德时代开始与宝马接触。

华晨宝马向宁德时代提交了800多页的德文动力电池系统需求规格书,宁德时代作为一家成立不久的电池企业,接受这项挑战并且成功完成开发。

与华晨宝马合作之后,中国国内车企纷至沓来。同时,宁德时代也走完了动力电池研发、设计、开发、认证、测试的全流程,成为当时唯一一家进入跨国汽车企业动力电池供应链的中国企业,这为他后续的发展积累了经验和品牌背书。

201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迎来第一轮大爆发,汽车产量在一年内增长四倍达到33万辆,宁德时代趁势实现了飞跃,其电池产量由2014年的0.27GWh一跃至2.19GWh,增长超八倍。

宁德的高光时刻还得益于当时其竞争对手比亚迪“电池暂不会对外出售”的技术封锁策略。

比亚迪电池技术封锁政策却给了宁德极好的机会开拓市场。(路透社)

技术尚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的比亚迪电池2016年宣称“肥水不流外人田”。这种做法却给了宁德极好的机会开拓市场。

中国国家工信部同年发布了动力电池企业“白名单”,将日韩企业挡在补贴门外,宁德时代成为补贴政策的最大受益者。

居安思危的曾毓群

尽管从市场占有率来看,宁德时代前途一片大好,但曾毓群却嗅到危险的气味。

曾毓群曾在2017年给旗下员工群发了一封题为《猪真的会飞吗?当台风走了,猪的下场是什么?》的邮件,警告员工要居安思危。

他在邮件中写道:“因为国家希望电动汽车上能有颗中国芯,因为中国政府提供了丰厚的补贴政策,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所以我们才是行业的佼佼者。当我们躺在政策的温床上睡大觉的时候,竞争对手正在面临生死关头玩命的干,一进一退期间的差距可想而知。我们有无想过,如果外国企业下半年就回来,我们还可以蒙着眼睛睡大觉吗?国家会保护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吗?答案不言自明。”

资料显示,就在2019年6月,工信部废止了《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针对宁德时代等一批国内动力电池企业设立的“白名单”正式取消。

曾毓群深知,想要长久守住自己的地位,单纯依赖短期的市场占比远远不够。2018年,宁德时代投入研发金额超过20亿元,研发人员超过4000人。

据报道,中国锂电行业拥有博士学位的研究者,有近一半被他收入麾下。截至目前,宁德时代主导和参与制定了超过40项标准,拥有907项境内专利及17项境外专利,正在申请的境内和境外专利合计达1440项。

随着补贴完全退坡,国际电池巨头已将目光投向了中国市场,动力电池产业已然进入洗牌期。图为今年上海车展上的一款奥迪新能源汽车。(新华社)

尽管宁德正计划投资13亿美元打造一个电动汽车的电池工厂,其产量足可超越美国的特斯拉,并且远远抛离通用、日产和奥迪电动车电池的供应量,但宁德目前无论是外部环境还是自身问题也面临不小挑战。

随着补贴完全退出,国际电池巨头已将目光投向了中国市场,动力电池产业已然进入洗牌期。具备较强竞争优势的日韩电池企业产品必将竭尽所能分走市场一杯羹。

同时宁德时代自身也有产能不足、产业结构单一等问题。宁德时代曾在招股书书中直言,“产能不足是公司的竞争劣势之一”。

不同于比亚迪拥有整车、储能、信息电子、云轨等多种业务,宁德时代仅有电池和储能两项业务支撑业绩。

从业绩来看,在2020年一季报中,宁德时代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若未来市场竞争加剧或国家政策调整等因素使得公司产品售价及原材料采购价格发生不利变化,公司毛利率存在下降的风险。

过去10年战绩傲人的曾毓群,或许得再次将“赌性坚强”发扬光大,在接下来的电池市场厮杀中杀出一条血路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