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中澳交战第N回合

自堪培拉要求对冠病病毒来源进行调查后,中澳关系急剧恶化,双方在人权问题和贸易出口上交战数个回合,对峙形势毫无缓和反而愈演愈烈。(法新社)
自堪培拉要求对冠病病毒来源进行调查后,中澳关系急剧恶化,双方在人权问题和贸易出口上交战数个回合,对峙形势毫无缓和反而愈演愈烈。(法新社)

字体大小: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发改委)今天宣布,即日起,无限期暂停发改委与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相关部门共同牵头的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一切活动。

此举被认为是对澳大利亚上月21日决定废除“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协定,以及考虑撤销将达尔文港租给中国公司的交易所作出的直接反应。

2017年开始就渐生龃龉的中澳关系,自堪培拉要求对冠病病毒来源进行调查后更是急剧恶化,双方在人权问题和贸易出口上交战数个回合,对峙形势毫无缓和反而愈演愈烈。

“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是什么?

这个被堪培拉此前形容为中澳首要双边经济接触平台之一的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始于2014年6月。

时任澳洲联邦财政部长霍基、贸易和投资部长罗布在访华期间,和时任中国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举行了首次对话。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同年11月访澳,与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共同宣布实质性结束中澳自贸协定谈判,该协定于次年正式生效。

中澳贸易关系彼时互动良好,但到了2017年情况发生变化。

澳洲安全情报组织当年(ASIO)发出警告,指北京越来越频繁地试图影响堪培拉决策。隔年澳洲再以国家安全为由封杀中国通信巨头华为,成为首个公开禁止华为参与其5G网络建设的国家。而上一次中澳战略经济对话也停在了2017年9月。

随后双方敌意日渐高涨,中国对澳大利亚实施了一个接一个的贸易制裁,范围包括大麦、原木、煤炭、龙虾和葡萄酒等。

根据澳洲广播公司(ABC)报道,澳大利亚农业部长曾证实向中方部长级官员提出对话,但没有得到回应。联邦贸易部长特汉亦于今年年初表示,澳方已致信中国商务部长王文涛,希望重启两国间的对话,并呼吁中方停止对澳大利亚的贸易惩罚性行动。

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史鹤凌说,中国发改委的最新决定是对联邦政府近期的两项措施进行报复。

珀斯美国亚洲中心的贸易专家威尔逊(Jeffrey Wilson)在接受一家澳洲媒体访问时也说,就外交信号而言,这绝对是对过去几周事件的报复。

澳洲取消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协议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上月21日宣布,联邦政府取消了维多利亚州2018年10月与中国国家发改委签署的“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以及双方一年后签署的框架协议。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上月21日宣布取消维多利亚州2018年10月与中国国家发改委签署的“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以及双方一年后签署的框架协议。(路透社)

澳大利亚国会去年12月通过新法律,授权外交部长制止别国政府与澳大利亚八个州和领地以及地方当局和大学等机构之间新增和先前签署的协议。而此次取消正是澳联邦政府首次动用上述新立法授予的权力。

联邦政府去年出台这项立法时,澳洲总理莫里森还否认这类法律主要是针对维州与中国签订的“一带一路”协议。

除了和中国“一带一路”相关的两项协议被取消外,另外两项协议也被取消,它们分别是维州教育与培训部与伊朗政府机构之间签订的协议,以及1999年与叙利亚高等教育部签订的《谅解备忘录》,但这两项协议的分量和影响都远远不及“一带一路”。

佩恩说:“我认为这四项安排不符合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或不利于我们的外交关系”,她还说,不认为中国会通过贸易制裁等措施进行报复。

佩恩在接受一档节目采访时说,“我认为澳大利亚是在为自己的国家利益行事”,“这是为了确保我们各级政府的外交政策一致统一”,并强调“这不是针对任何国家,当然更不是为了损害澳大利亚与任何国家的关系。”

根据ABC报道称,澳大利亚越来越担心被利用,成为巩固中国政府在全球广大地区影响力和商业利益的工具。

尽管维多利亚州的“一带一路”协议并没有要求维州政府对具体项目做出承诺,也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这仍然让联邦政府不满,称这类协议让中国政府分化澳大利亚国内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共识,并警告称,这种协议还可能会削弱澳大利亚敦促本地区其他国家在签署"一带一路"投资协议前谨慎行事的努力。

考虑撤销的达尔文港租约

澳洲《悉尼先驱晨报》和路透社周一(3日)报道,澳洲国防官员正在对一家中国公司以99年租约形式租下达尔文港口进行审查,将决定是否以国家安全为由,迫使该公司放弃港口拥有权。

澳洲或考虑撤销一家中国公司有关达尔文港的租约。(路透社)

澳洲国防部长达顿随后也证实,澳洲国家安全委员会已要求国防部,就租约课题提供一些建议。

关于这个达尔文港租约要从2012年或甚至更早说起。

澳洲北领地历届政府都认为,达尔文港是开启北领地经济牢笼的一把钥匙,如果能够得到扩展和维护,这一港口肯定会成为北领地经济复苏的秘密武器,并作为澳大利亚的“亚洲门户”将经济红利扩散到全澳其他地区,于是一直游说联邦政府投资数百万澳元开发达尔文港。

可是在联邦政府看来并非如此,政府不认为该港具有这样的潜力,或至少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搞投资建设。

根据澳洲媒体报道,2012年,北领地在野11年的乡村自由党重新掌权,在没有兼顾公众意见的情况下,决定所有公共资产都可以公开拍卖,而第一个拍卖对象就是达尔文港。

根据北领地政府的说法,在2015年7月至10月期间,在几番筛选后,入围者名单提交给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和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委员会(ACCC),最终与一个叫岚桥的集团签订了“具有约束力的合同”。

签订合同的这个岚桥是山东岚桥集团的子公司,该集团在中国涉足港口物流、石油化工、木材和房地产开发生意,并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等中国国有企业合作。

租下达尔文港的中国岚桥集团的老板、亿万富翁叶成。(互联网)

岚桥集团的老板、亿万富翁叶成于2013年被中国政府评为十大“关心国防发展的个人”之一,该公司之后被指与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有着广泛的联系。

叶成在2016年于北京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投资达尔文港符合公司扩大航运和能源兴趣的战略,也符合中国“一带一路”的外交政策目标。

这份北领地政府签订的合同令前澳洲总理特恩布尔领导的联邦政府及时任财政部长的莫里森都措手不及。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也因未及时收到相关通知而向特恩布尔表达不满。

报道指,美国人每年都将位于美太平洋南侧的达尔文作为其成千上万海军陆战队员的战略枢纽地,他们曾公开表示,担心中国特工有可能监视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海军舰只。

莫里森在上周对达尔文的访问中被问及此事还说:“如果国防部或我们的安全机构提出建议,对任何关键基础设施在国家安全方面的影响改变看法,我们现在有针对关键基础设施的法律。”
 
就在一个多月前,联邦政府中对华鹰派的代表之一达顿(Peter Dutton)被任命为国防部长。他一上任就立即批准对达尔文港展开审查。

达顿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提到取消“一带一路 ”协议时所用的联邦新法,称这一法案可能也会对达尔文港产生影响。

澳洲政府中对华鹰派的代表之一达顿(Peter Dutton)被任命为国防部长。他一上任就立即批准对达尔文港展开审查。(法新社)

中国对澳洲还有招吗?

针对中国发改委此次无限期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活动的决定,威尔逊认为,中国此举是象征性抗议,因为找不到可制裁的出口商品了。

他说:“基本上,这表明中国已经耗尽了弹药。中国去年在贸易上对澳洲围剿,现在再也没有实质性的方法来惩罚澳大利亚了,不得不四处寻找纯粹象征性的、没有影响的行动。”

尽管中国对澳洲相继祭出多项经济贸易制裁,但到目前为止,并未对澳大利亚整体经济或澳元造成损害,因为其最大的出口收入来源铁矿石的销售和价格依然强劲。

据路透社报道,自2018年1月以来,由于中国对澳大利亚炼钢关键原料铁矿石的巨大需求,澳大利亚对中国这个最大贸易伙伴一直保持贸易顺差,整体贸易也是顺差。

有分析师曾表示,除非中国停止购买铁矿石,澳大利亚经济才会受到冲击。但考虑到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巨额投入,刺激了铁矿石需求,这种情况极不可能发生。

分析指出,到目前为止,中国的经济制裁并未对澳大利亚整体经济或澳元造成损害,因为其最大的出口收入来源铁矿石的销售和价格依然强劲。图为西澳的铁矿石场。(路透社)

另据BBC网站报道,过去一年的中澳贸易数字显示,尽管双边贸易量减少,许多澳洲出口商都成功找到替代市场,确保出口量仍能保持平稳。

澳大利亚知名评论家、拉特罗布大学副校长研究员、传播学院兼职教授沃克(Tony Walker)则认为,澳中两国经济具有互补性,对彼此都很重要,但“中国对我们(澳大利亚)来说更重要。”

不过,他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分析称,中国在针对澳洲的报复行动中付出了代价,例如中国限制澳洲煤炭进口,改从别的地方进口,价格就会更贵。他说:“从长远的角度来说,我认为这种做法是不符合逻辑的”。

如此看来,中国对澳洲的贸易制裁令双方都付出了代价,中国是否还有更致命的大招未放出来不得而知。 但就目前总体上仍控制在贸易措施来表达不满的做法来看,中国或还是给两国关系发展留有一定的回旋余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