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马云的湖畔大学被“除名” 为何叫好声一片?

网上流传的照片显示,在刻有“湖畔大学”四个大字的巨石前,工人使用电动磨盘将“大学”二字抹去。(微博)
网上流传的照片显示,在刻有“湖畔大学”四个大字的巨石前,工人使用电动磨盘将“大学”二字抹去。(微博)

字体大小:

由马云牵头创立的湖畔大学证实更名。其位于杭州西湖的石刻金字也被抹掉,预示着湖畔大学最终可能落寞收场。曾经“眼看他起朱楼”的中国网友们议论纷纷,其中多数是拍手叫好的。不少人直言不讳地说,湖畔大学当不起“大学”两个字,是“资本家的拉帮结派”,是马云自己的“东林书院”。

这所民办大学的命运和马云本身的际遇息息相关,其落寞没有收获网友的同情,可能和湖畔大学的办学模式有关,也显示出自称“乡村教师”的马云在教育成就方面,没有获得多数网民的认可。

湖畔大学建设于2015年3月,创始人都是星光闪闪的明星企业家和学者。除了马云外,创办人还有联想创始人柳传志、万通地产董事长冯仑、复星董事长郭广昌、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银泰创始人沈国军、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阿里副总裁邵晓锋。

湖畔大学校区主体建筑。(互联网)

湖畔大学要求学员有非常的经济实力,必须是创业三年以上的企业决策者,企业年度营收超过3000万元(人民币,下同,622.4万新元),公司规模超过30人。要入学,还要有三位知名的推荐人。其收录的学员,多是已经成名的企业家。学员包括:优米创始人王利芬、俏江南曾经的总裁汪小菲、霍英东集团副总裁霍启文、饿了么CEO张旭豪、快手创始人宿华等。

湖畔大学苛刻的招生标准,将普通百姓拒之门外,欢迎的只是企业家或者名流。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不少中国网民不认可湖畔大学是一所“大学”。很多人开玩笑说,湖畔大学应该更名为“湖畔千亿会所”、“湖畔总裁私享会”、“高端人士聚集地”,更有网友戏称,可以改名为“湖畔996福报研究与推广中心”、“资本割韭研究中心”。

其实,虽然曾被冠以大学的称号,但湖畔大学确实不是大学。它没有主管单位,属性是“民办培训机构”。湖畔大学今日承认更名,并且在声明中澄清,湖畔自创立之初,即是在中国民政部门注册的民办非企业单位,不属于学历教育序列,为了避免造成误解,更名为“浙江湖畔创业研学中心”,简称“湖畔创研中心”。

马云在湖畔大学创立之初也明确,办学目的是要培养企业家。他当时说,企业家是需要天赋的,一旦发现要花时间去训练、打磨。湖畔大学就是要去发现、训练和培养企业家,让企业活得更长久。

马云在湖畔大学创立之初明确,目的是要培养企业家。图为马云2019年5月15日出席位于法国巴黎的“科技向善”(Tech for Good)峰会。(路透社)

曾经马云雄心壮志,想要建立阿里巴巴体系,他在第二届开学典礼致辞说:“未来20年、30年,中国经济十大人物中,必须有几位是跟我们这里有关系的,未来中国的500强中,至少200强的CEO跟我们湖畔学院有过关系。”他并表示,湖畔大学的愿景就是做300年。

如今仅仅过去六年,湖畔大学就更改名称,更有报道说招生也被叫停。金融时报4月引述消息来源报道,湖畔大学已经停止招收新生。入校注册被叫停,未知新生注册何时恢复。

如今,马云的办学目的,也受到网友的讨论甚至怀疑。“想建立自己的王国。”“就是结党私营,与国争利,与民争利。”“以大学之名,行资本之实!终于被国家看明白了!”“无非就是拉帮结派,抱团搞事情,应该叫湖畔富商俱乐部。”微博评论区还多见网友使用“东林党”来形容湖畔大学。

“东林党”的说法始于东林书院。明朝万历32年(1604年),以顾宪成与高攀龙为首的学者组建东林书院,定期邀请学者与会。东林书院逐渐成为江南官僚政治集团谈论国事的舆论中心,在此谈论国事的人自称东林党人。东林党之后触动当时的专权阉党的魏忠贤,党人被杀害或被迫自尽,在崇祯帝时期得到平反。

以“东林党”作形容的中国网友,更多的是认为马云想形成以自己为中心的“帮派”,无关乎“东林党”本身的历史评价。“东林党”是政治团体,部分人可能也倾向于认为,马云想利用自身的人脉和商业影响力去影响政治和政策的制定。“想当东林党的,他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以后必然还有,资本忍不住要把持政治的冲动,这是它们的基因决定的。”

马云是否有政治野心不得而知,不过作为企业家,他无法脱离资本的“原罪”。搞企业就要追求利润,他为压低成本高喊“996”,受益于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宽容却公开叫板监管体系是不争的事实,也确实拉低了部分网友的好感。对马云和湖畔大学持批评态度的网友评论中,资本垄断、蚂蚁金服和“996”等是高频词。“就知道蚂蚁金服圈钱2万亿。”“我是从996福报转黑粉的。”“马云除了让人怎么花钱。好像没有做过别的。”

作为推动互联网经济的领头人,马云曾经饱受赞誉,被网友称为“马爸爸”。中国政府决定收紧监管措施后,公众形象经历巨大转变,有人为其唏嘘。“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以前吹捧马老板,一切都是好的,现在风头不对,开始了。”“这个神奇的土地屡屡上演屁股决定脑袋、连坐、墙到众人推的事。更欣喜的是从者甚多,不见减少。”

开办湖畔大学时,马云曾说,阿里巴巴要活102岁,湖畔大学要办300年,言犹在耳,转眼间已如浮云般飘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