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中国高净值人群崛起 美国等投资热度下降

字体大小:

中国全国性股份制银行招商银行周一发布报告指出,随着新经济、新行业的快速发展,股权、期权增值带来财富增长的人群显著提升,高净值人群中董监高、职业经理人(非董监高)、专业人士的群体规模持续上升,占全部高净值人群的比重由2019年的36%上升至2021年的43%,规模首次超越创富一代企业家群体。

据路透社报道,该份名为“202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并显示,中国香港、美国、新加坡是提及率最高的三个境外资产中转站;但与往年相比,美国等地的投资目的地热度出现明显下降。

招商银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王晏蓉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最近两年,新富群体在迅速崛起。”

她说,与以前从事传统制造业的企业家慢慢积累不同,前者所在的企业多呈现指数型增长,甚至不需要企业实现盈利就可以上市,企业高管等持有股权、期权的变现可以实现资本的快速积累,这一特征亦于美欧等发达经济体相一致。

调研显示,新兴行业中20%的人群通过股权实现财富快速增长,远高于市场总体水平的14%;同时,年轻群体的创富速率加快,40岁以下高净值人群的比例由2019%年的29%升至2021年的42%。

在投资行为方面,传统经济创富一代更为稳健,重视全球综合配置与平衡投资,以实现稳定保值增值;新经济群体定制化要求高,对根据自身实际,进行境内外金融产品的定制服务需求突出。

在企业需求方面,传统经济创富一代的财富来源更加集中于企业经营收入,对企业融资/贷款方案等企业融资需求较高;新经济群体获取方式则更多样(来自于股权、多类型投资等),他们的企业需求更加多元化,全球多元化投融资、股权解禁后安排规划、企业并购等需求相对更活跃和突出。

境外资产投资方面,报告显示,未来两年中国高净值人群境内外资产配置比例预计保持稳定,并实现资金的双向流动。一方面是中概股的回归,另一方,部分海外股权解禁后寻求回流,部分高净值人士开始尝试把境外可投资资产转回境内。

报告写道:“但由于资金转移回境内存在税收和法律上的复杂性,导致一部分资金继续留在海外,而保留在外的可投资资产会逐渐转向多元资产类型和综合服务。”

同时,新经济群体资产流向与上市目的地紧密相关,常常是公司在哪儿上市,境外资产就会留在哪儿。调研显示,中国香港、美国、新加坡是提及率最高的三个境外资产中转站。

但与往年相比,美加等地的投资目的地热度出现了明显下降,中国香港、美国的提及率均下降25%,分别占46%和22%,新加坡的提及率下降4%,占20%。

报告写道:“随着国家政策的开放,一带一路等国家进入未来的配置区域,提及率增长11%,达到33%,资产配置区域更加多元化。”

报告还显示,2018至2020年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3%,预计到2021年底将达到268万亿元人民币(55.57亿新元);2019至2020年中国高净值人群年均符合增长率为15%,预计到2021年底,该人群数量将达到296万人。

招商银行副行长汪建中在发布会上指出,该行高净值人群数量超过10万户,管理客户总资产规模突破三万亿元,稳居国内商业银行首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