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面对一场硬战的台湾

台湾军人在台北地铁站消毒。(路透社)
台湾军人在台北地铁站消毒。(路透社)

字体大小:

在全球冠病疫情暴发一年半后,一直被视为“防疫模范生”的台湾,最近也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被攻陷了。这不仅引发台湾是否在防疫意识上过于松懈的质疑,还曝出蔡英文政府深陷疫苗短缺的困境。

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今天下午公布新增240起本土确诊病例,是当地连续四天出现三位数的本土确诊病例,其中以新北市最多,有106例,其次为台北市102例。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公布的资料,位于台湾南部的高雄市已有三起确诊病例,位于中部的彰化更有10例。这意味着,从台湾北部暴发的疫情,已逐渐扩散至老龄人口居多的中南部。

指挥中心还宣布,为降低群聚感染的风险,自明天起至下周五(28日),全台各级学校及公私立幼儿园停止到校上课,且儿童课后照顾服务中心、补习班等各类教育机构也同时配合停课。

因应疫情升温,台北市和新北市昨天就已宣布高中以下学校停课两周;这两座城市的防疫警戒级别,上周六(15日)已升至仅次于最高级的三级。

这是台湾首次将防疫警戒提升到第三级。按照规定,市民外出须全程戴口罩;室内五人以上、室外10人以上聚会须停止;除了必要服务,其余营业和公共场域都得关闭。

据台媒报道,华航的货机机师,疑似在境外染疫,回台后在机场附近的防疫酒店隔离检疫时,疑因酒店未严格遵守防疫措施,导致机组人员以及酒店员工交叉感染,随后又传播给家人。(互联网)

华航机师引爆疫情

台湾这波疫情危机始于4月底。据台媒报道,中华航空公司(华航)的货机机师,疑似在境外染疫,回台后在机场附近的防疫酒店诺富特(Novotel)隔离检疫时,疑因酒店未严格遵守防疫措施,导致机组人员以及酒店员工交叉感染,随后又传播给家人。

自此,疫情不断在坊间流传,并发展至今天的局面。

许多分析指出,台湾因为疫情管控得宜较长时间,演唱会及各种经济活动如常,造成民众在防疫上的松懈。

出现确诊病例的诺富特及患者都被认为在防疫上警觉不够。例如,今年2月就有民众向疫情指挥中心检举诺富特有机组人员和民众混住的情形,卫福部发文询问桃园市政府,桃园市政府称诺富特仅申请将二馆作为防疫旅馆,一馆并未申请;桃园市政府再发文交通部民航局,民航局又发文给诺富特询问,就这么来来回回两个多月,事情尚未厘清,诺富特就暴发群聚感染。

此外,许多病患在筛检前都因为出现肺炎相关症状前往诊所就医数次,但许多医师及病患警觉心都不够,未建议病患立即筛检隔离,导致病人隔了许多天之后才去筛检确诊。

据台媒报道,华航的货机机师,疑似在境外染疫,回台后在机场附近的防疫酒店隔离检疫时,疑因酒店未严格遵守防疫措施,导致机组人员以及酒店员工交叉感染,随后又传播给家人。(互联网)

封城不封城?

《联合报》昨天发表评论指出,面对这波来势汹汹的疫情,疫情最严重的台北市以及新北市应马上“封城”,因为软性的三级防疫警戒根本对疫情起不了围堵作用,反而让“双北”的避疫人潮往台湾各地区流动,进一步加剧疫情扩散。

不过,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早前称,台湾没有所谓的封城。他强调,遇上最严重的情况——即连续14天新增病例超过100起——只会进入第四级的人流管制,即民众除了采购食物、医疗、必要工作需求,其余非必要不得外出等。

陈时中也进一步说,社会若是陷入防疫疲乏,反而会造成严重的情况;依照其他国家的经验,民众因疲乏而出现其他行为,政府就会出动军力、警力等更严格的管制办法,结果引发人民更大的反弹,最后就造成与防疫政策的对抗,这样防疫就一定会失败。

简而言之,陈时中认为封城这种高强度的防疫措施,其效果仅事倍功半,甚至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确实,封城这个源自中国大陆的抗疫模式,并不一定适用于世界各地,原因除了没有大陆的执行力外,也牵涉到经济、社会及人权问题。例如,疫情去年在欧美肆虐期间,就有不少城市实施封城,但效果都不尽人意。

英国广播公司引述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的教授丁沃尔称,实施密集隔离、封城,或许能抑止冠病病毒传播,但是“除非制造出有效的疫苗,否则病毒仍存在人群中”。

台湾前疾管局长、国家卫生研究院论坛疫苗组召集人苏益仁接受《天下》杂志采访时更直言:“两三年内只有一个选择,不是打疫苗,就是被感染……不打疫苗也不被感染这个可能性已经愈来愈小。”

目前台湾提供施打的疫苗,仅有来自英国的阿斯利康。(彭博社)

“疫苗慌”“抢打潮”

这又牵出了台湾辩论已久的疫苗问题。

台湾一直以来管控疫情得宜,即使今年1月曾经出现集体感染,公立大型医院桃园医院在个多月内出现21例确诊个案,当局要求逾千名医护人员和5000多名病人或曾经探望病人的家属自我隔离,最后仍成功控制局面。

在这种情况下,台湾民众接种疫苗的意愿本来就不高,加上目前台湾提供施打的疫苗,仅有来自英国的阿斯利康,而世界各地前阵子纷纷传出阿斯利康疫苗造成部分人出现血栓症状,因此自3月22日台湾开放疫苗施打至今,疫苗接种率十分低,不到人口的1%。

不过,受到目前这波本土疫情刺激,台湾民众接种疫苗的意愿突然暴涨。据报道,上周五(14日)有3万2251人接种,再创新高。目前,全台疫苗接种人数已超过18万人,包括3万多名自费新台币500元起(24.8新元起)施打者。资料显示,5月6日全台接种人数仅有6461人。

台媒披露,接下好几周,全台多家医院接种疫苗的预约几乎都已经额满。

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上周六(15日)说,疫情升温后,台湾民众对疫苗的期待较过去迫切,代表处已开始积极与美国药厂联系。她说,台湾向美国商购的疫苗目前有两批,其中莫德纳疫苗预计6月可以开始送交。路透社今天引述消息人士透露,美国政府已在帮忙台湾,协调疫苗制造商加速供货。

台湾卫福部4月时也曾宣布,台湾自行研发的疫苗也有望在7月上市。

《天下》计算过,前后加起来,台湾会获得3000万剂疫苗,一人施打两剂,预计可以让1500万人接种,超过总人口65%,刚好超过“群体免疫”的门槛。然而简单的算术无法解决现在的问题:疫苗的总采购量看起来是够,但来不及供应。以目前的接种速度来说,台湾手上这批十几万剂的疫苗在两周内、也就是5月底,将会打完。若莫德纳疫苗没有在6月初赶上、下一批阿斯利康疫苗又6月中才抵台,台湾将可能有整整两周没疫苗可打的空窗期。

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此前边境及疫情控制得很好,苏益仁说,台湾去年下半年才启动疫苗采购,已经晚了其他买家如美国、以色列及新加坡四个月以上,也自然较晚收到货。

另一方面,则跟复杂的两岸关系有关。由于民进党政府目前和北京相互敌意很深,台湾既不愿意购买中国大陆疫苗,在跟其他一些国际厂商洽购疫苗时,也难免受到相关影响。

兼任民进党主席的台湾总统蔡英文,上个月前往医院探视火车出轨意外的伤者。(路透社)

复杂的两岸关系

例如,也是台湾卫福部部长的陈时中今年2月17日就说,曾与德国BioNTech(简称BNT)公司洽购500万剂辉瑞疫苗,但在最后签约时生变。

当时他被台媒问到,BNT代理商上海复星医药公司是否阻拦台湾采购疫苗时,他回答称,自己不敢这样说,但指一般国际厂商来往很少到最后换约(即只差双方签名生效)时停下,他认为情况不寻常。

陈时中也说,BNT给予台方的理由为“内部有意见”“国际疫苗分配问题”,所以要再等等。双方合约仍保留,等待最后的签订。

据报道,通过支付最高达8500万美元(1.13亿新元)的许可费,并投资5000万美元购买BNT股份,上海复星获得了在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开发、销售BNT疫苗的权利。BNT疫苗在全球其他地区的分发则由美国辉瑞公司负责。但由于台湾不愿意与上海复星打交道,买疫苗终变成一场政治斗争。

陈时中发声后,BNT电邮回复路透社称,该公司计划向台湾提供疫苗:“BNT致力于帮助全球民众结束疫情,我们打算向台湾供应我们的疫苗,这是全球承诺的一部分。讨论正在进行,BNT将提供最新消息。”

但截至今日,此事似乎没有进展,再加上疫情越来越严重,已引起台湾不少人士批评,包括指控蔡英文政府为何不开放大陆研制的疫苗进口等。

台湾卫福部部长陈时中今年2月17日说,曾与德国BioNTech(简称BNT)公司洽购500万剂辉瑞疫苗,但在最后签约时生变。(互联网)

国台办称愿助台抗疫 陆委会:对岸不必假好心

对此,大陆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昨天说,大陆各界心系台湾同胞的生命健康安全,“愿意尽最大努力帮助广大台湾同胞尽快战胜疫情”。

据新华社报道,朱凤莲也说:“当务之急是去除岛内人为的政治障碍,使广大台胞有疫苗可用,让广大台胞的生命健康、利益福祉得到必要保障。”

但台湾陆委会随后回应,“对岸不必假好心”,只要大陆不阻挠,“我们就可以更快速的从国际上取得更多可靠的疫苗”。

台北街头一名戴着口罩的女子,正骑着脚踏车。(路透社)

回头看疫情暴发至今,实事求是地说,台湾疫情之初能得到有效控制,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早前两岸交流的停摆,让大陆疫情没有严重波及台湾。

台湾当前疫苗接种率低是事实,不过,如要将台湾这波疫情升温全然怪罪于疫苗接种率低,也不够全面。因为多数疫苗接种率高的地方疫情仍较台湾严重,这也说明了疫苗接种率并非绝对关键,而是与人们对疫情、防疫的政策理解相辅相成。

总而言之,如今摆在台湾面前的是一场真正的硬战,每场战役都必须谨慎应对,否则“防疫模范生”的帽子就要换人戴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