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梁振英又要参选香港特首了?

梁振英现为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据报有意再次参选香港特首。(彭博社)
梁振英现为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据报有意再次参选香港特首。(彭博社)

字体大小:

消息人士向香港网媒“香港01”透露,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前特首梁振英已向北京表达希望参选下一届特首的意愿,但北京没有明确表态,既没有表明支持,也没有反对。

有资深建制人士分析,北京的没有表态“也是一种表态”,在北京未发出清晰信号的情况下,梁营正“复制”当年参加2012年香港特首选举的策略,靠主打房屋等民生问题累积民望,争取在来届特首选举开放竞争,但北京最终会否向梁正式参选“开绿灯”,仍是未知之数。

有人质疑,梁振英现在已贵为中国“国家领导人”,返回头来竞选香港特首,似乎有“降格”之嫌。

一名曾与梁营接触的建制派高层则指出,梁振英参选特首的问题,关键并非其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身份,而是北京五年前曾在梁振英不顾民望低落、一心要竞选连任时“劝退”他,如果现在又让他重新参选,似乎有点难以自圆其说。

要参选特首选举谁说了算?

香港立法会昨天(27日)通过《2021年完善选举制度(综合修订)条例草案》,大大提高了北京对香港各项选举的掌控能力。但就是在这次改革选举制度之前,种种迹象显示,历来的香港特首选举,建制阵营的成员不是想参选就能参选;任何雄心万丈的潜在特首人选,如果没有得到北京的背书,都只能乖乖退下。当然,也曾经有非建制阵营人物或未获得北京首肯者成功入闸参选,但这些候选人向来只被视为陪跑者,并没有真正胜选的机会。

梁振英当选的2012年特首选举是比较特殊的一届。当时一度盛传前政务司司长唐英年是北京属意人选,但坚持要参选的梁振英不放弃,除了继续在幕后争取北京支持,也不断落区走访、写文章、提政纲,逐渐累积民望,加上唐英年连番卷入负面新闻,北京终于决定开放给梁、唐两人参选竞争,结果选情白热化,是历来特首选举最多黑材料曝光的一次。

梁振英最终获得北京的“祝福”,但由于有大批商界与专业界选委拒绝投票给梁振英,北京方面还得派人为他拉票,经过两轮投票,梁振英才以689票(1200名选委)低空过关。

梁振英曾被爆料说是地下共产党员,虽然他对此加以否认,其政治立场强硬却是不争的事实,甚至被民主派人士批评为奉行政治斗争路线。担任特首五年,他虽然尝试推出一些惠及中下阶层的政策,并尽力管控港人针对大陆日益对立的情绪,仍他有不少言行引起争议,执政期间更爆发占中运动、旺角骚乱等事件,民望跌跌不休。

尽管如此,他在任期后期,直至选前几个月,仍在坚称要在2017年争取连任,岂料在选委会选举前夕,他突然以照顾家庭、女儿健康为由宣布不竞逐。外界均相信,他是被北京劝退,让贤给副手林郑月娥。

没人料到的是,换了个特首后,香港的政经困局不但未解,2019年更暴发了震惊世界、对香港来说更加伤筋动骨的反修例运动;到了2020年,还有一场席卷全球的冠病疫情。

香港需要怎样的特首?

香港近期不断有评论提出,社会当下应思考需要怎样的特首,才可解决香港的深层次矛盾。

“英文虎报”则说得更直白:特首选举的战场就在房屋政策上。

负责选出香港特首的选举委员会今年9月就将举行选举,有意问鼎特首宝座的各路人马近日也纷纷开始热身。

梁振英上周六(22日)出席电台节目时,被问到会否再次参选特首时,就毫不含糊地表示“非常乐意”在任何位置为国家、香港服务,他还提出担任特首的条件,包括认清香港在中国大陆、两岸及国际的大形势下,如何“趋吉避凶”。

此前,他也曾多次批评林郑月娥政府施政,如未在香港教育领域切实落实《香港国安法》,又重提在郊野公园边陲地带兴建居屋、设立文化局等,参选之势呼之欲出。

他本月13日重提开发郊野公园边陲的课题尤其引起注意,他在面簿发文说,香港特区政府换届之后,就中止了他在特首任内曾邀请房协就使用郊野公园边陲地带进行的生态及技术研究,“两年过去了,香港的房屋问题持续恶化”。有分析说,这颇有向林郑“挑战”的意味。

专家认为,梁振英一系列动作是在尝试塑造自己强势、进取的领袖形象。但如果进行民调,他现在的得分恐怕仍然比当年担任特首时好不了多少。

不过,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说,和上一届特首选举时比较起来,北京现在更关切的是特首的政策执行力、能否跟中央合作无间等。

“北京明白,如果要继续对香港实行强硬的政策,特首就不可能一夕之间大受欢迎。”

刘兆佳说,梁振英2012年参选特首时,在争取商界和专业界选委的选票时遭遇困难,但香港选制现在经过改革后,以大集团为主的商界选委影响力大为削弱,梁振英如果再次参选,应该不会面对相同的问题。

香港理工大学专上学院讲师陈伟强也相信,北京希望有一个更强硬的人来领导香港并执行中央政府的政策:“在当前的政治局势下,也许北京会认为梁振英比林郑月娥更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