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吴亦凡背后的资本暗流

网友挖出吴亦凡五年前出演的电影《夏有乔木雅望天堂》,里面的入狱画面被调侃为“神预测”。(互联网)
网友挖出吴亦凡五年前出演的电影《夏有乔木雅望天堂》,里面的入狱画面被调侃为“神预测”。(互联网)

字体大小:

北京市朝阳公安的一纸刑拘通告,让发酵两个月的吴亦凡事件迎来终局,给他的星途彻底画上句号。
 
中国各大网络平台统一删除吴亦凡的账号,从此“查吴此人,亦吴所有”。难以想象几个月前,吴亦凡还是金字塔顶尖的明星,高居福布斯中国名人榜第八。
 
虽说是顶流,但吴亦凡在唱跳、演技、创作上的才华平平,也不止一次爆出桃色丑闻,但他在此次“翻车”前,似乎并不受负面新闻影响,手握顶级的影视资源和代言。

这让人不禁好奇,吴亦凡都有哪些“贵人”和资本扶持,把他推到曾经的高度?梳理其回到中国后的演艺之路,或许可以窥探些端倪。

吴亦凡2012年作为韩国EXO组合成员出道,2014年向韩国法院申请和SM娱乐公司的合同无效,试图单飞。宣布退团两个月前,吴亦凡的母亲吴秀芹在香港注册凡世星睿文化传媒,2015年去掉“凡世”二字,改名星睿文化传媒。吴亦凡表哥吴林同年4月在中国大陆注册上海凡世文化传媒工作室。

吴亦凡回国后所属公司的实际出资方,即是其母亲成立的星睿文化传媒。

流量加持 星路闪耀

吴亦凡回国发展正值一个过了不再来的机遇期。中国偶像市场在2014年远没有今日繁荣,可供市场选择的对象十分有限,以吴亦凡为代表的“归国四子”填补了市场空白,成为行业宠儿。

到中国后的一个月内,吴亦凡迅速开启新事业,参演徐静蕾执导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一举拿下男主角。据红星新闻报道,这部电影由“京圈灵魂人物”王朔担任编剧,徐静蕾则素有“京圈大飒蜜”之称。紧接着在2015年,吴亦凡加入另一名“京圈大佬”冯小刚监制的电影《老炮儿》。这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吴亦凡打入了所谓的“京圈”。

2016年6月,吴亦凡深陷桃色绯闻。网红“小G娜”曝光她和吴亦凡的亲密照,让吴亦凡人设坍塌,形象和以往营造的“单纯、真诚”背道而驰。不过,事件发生数天内,吴亦凡所属的香港星睿文化传媒,与一家名为耀莱影视文化传媒的公司达成委托协议,由后者全权代理和全面负责吴亦凡在大陆的广告、电影等演艺事务,成为吴亦凡新的“金主”。

成龙、冯小刚曾力挺吴亦凡

据新京报报道,当时耀莱影视的实控人是綦建虹。綦建虹曾位列胡润全球富豪榜,是耀莱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同时控股北京耀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耀莱投资有限公司等众多企业。

作为吴亦凡新晋“金主”,綦建虹的资本布局不止在耀莱相关的公司,他还是耀莱影视母公司文投控股的第二大股东,持股16.35%。

据AI财经社和21世纪经济报道,文投控股和耀莱影视,与成龙、冯小刚等影视圈“大佬”关系密切。成龙2010年与綦建虹在中国开了多家“耀莱成龙国际影城”。耀莱影视成立前,成龙曾有一家自己的公司成龙影业,但规模较小,在2014年并入耀莱影视。

值得注意的是,文投控股的实控人为北京市文资办,直属北京国资委,是一个国资属性、明星资源环绕的“高端”影视平台。

资本入局后,舆论调转风向,众多名人力挺当时陷入桃色绯闻的吴亦凡。签约当晚,和耀莱有合作的冯小刚就在成龙动作电影周上,公开为吴亦凡讲话。成龙当年则在采访中谈及吴亦凡说:“每个人都有负面新闻,个个都有,我都会有,那些新闻会过去。”

冯小刚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欣赏吴亦凡。(互联网)
成龙在小G娜事件后,还特意出面为他说话,表示负面新闻人人都有。(互联网)

“小G娜”事件随后不了了之,女主角受到网络攻击,被扣上“炒作”和“想红”的帽子,吴亦凡的演艺和商业活动则没有受到影响。

不过自2018年起,吴亦凡背后以綦建虹为核心的资本关系开始动摇。行业的不景气与成龙电影竞争力下降,导致耀莱影城亏损4973万元(人民币,下同,1040万新元)。

綦建虹这位昔日在文艺圈举重若轻的人物,因借款纠纷等问题,先后被北京、唐山、成都、杭州等多地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高消费、股权被冻结。

今年3月1日,文投控股公布,耀莱文化持有的公司2.82亿股股票完成划转,受让人为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本次股份过户完成后,耀莱文化持股比例降到1.14%。这意味着,耀莱文化与文投控股及其背后股东的关联已经断裂。

吴亦凡的电影资源也在2018年遭遇“滑铁卢”,整整一年只拍了一部《欧洲攻略》,虽然和影帝梁朝伟搭档,但仅取得1.53亿元票房,豆瓣评分更低至3.5。2019年他没有拍任何电影,在2020年只拍了郭敬明的《冷血狂宴》。

吴亦凡“翻车”殃及腾讯

吴亦凡的“顶流”之路,也离不开中国大型视频平台支持。吴亦凡2017年6月加入爱奇艺自制的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一句“你有freestyle吗”成为全民皆知的流行语。爱奇艺随后在《中国新说唱2019》《潮流合伙人》中均邀请吴亦凡加入,与吴亦凡深度绑定。

另一家头部视频平台是腾讯视频。腾讯视频今年2月6日官宣了包括吴亦凡在内七位代言人。吴亦凡曾参与腾讯视频等出品的《潮玩人类在哪里》《创造营2020》,主演腾讯视频独家上线的《冷血狂宴》。

如今,吴亦凡“翻车”也给平台带来巨大损失。由吴亦凡参与主演的待播古装剧《青簪行》,原本将于今年内在腾讯视频播出。这部电视剧是腾讯视频S+项目,总投资可能在3亿至4亿元,如今这笔巨资很可能会“打水漂”。

吴亦凡职业生涯资本化

影视剧片酬、商业代言,只是吴亦凡收入的一部分,他也通过开公司和投资,拓展自己的商业版图,让职业生涯进一步资本化。

吴亦凡2018年底和小米生态链企业推出个人品牌A.C.E.,担任品牌董事、总经理和创意总监,直接持股45%。不过,未到一年,吴亦凡退出A.C.E。

除了潮牌公司,他还成立有音乐厂牌。音乐厂牌“20XXCLUB”2020年官方微博注册,所属实体为天津凡世文化传媒,其股东为北京凡世文化,占股51%,另一个股东为香港星睿文化,占股49%。

据21Tech报道,在吴亦凡职业生涯的资本转化中,其母亲吴秀芹与表哥吴林扮演重要角色。

吴秀芹2014年在香港成立凡世星睿文化传媒,目前仍在注册状态。这家公司是吴亦凡多家业务公司的实际出资方。这些公司运作之下,最终受益方主要为吴亦凡及其家人。

吴林是吴亦凡工作室所属公司北京凡世文化传媒的法人。除此之外,以吴林为法定代表人的公司还有11家。不过目前,11家公司中有五家影视传媒公司现已注销。

五天内丢失所有商业代言

从2014年至今,吴亦凡先后拿下40多个品牌代言。不过,这些品牌都在“都美竹事件”后纷纷与吴亦凡划清界限,包括韩束、良品铺子、腾讯视频兰蔻、立白、宝格丽、保时捷、欧莱雅男士和路易威登等。

从吴亦凡的发展轨迹看,他拥有普通人无法想象的高起点和资源,是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的典型。“顶流”吴亦凡的坠落,也引发对他背后潜藏着的资本的检视。逐利是资本的天然本性,但以“割韭菜”为目的的短视资本,不顾艺人专业能力、道德水准,贪婪地追求流量及其背后的利益,甚至为此突破道德和法律底线,这已经不是资本追利那么简单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