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直播间里怂恿他人自杀有罪吗?

女直播“罗小猫猫子”在直播间举着一瓶喝完的农药。(互联网)
女直播“罗小猫猫子”在直播间举着一瓶喝完的农药。(互联网)

字体大小:

湖南株洲26岁的女网红上周五(15日)开直播,脸色苍白的她在部分观众的怂恿声中喝下一瓶农药。她被送院抢救无效,当天与世长辞。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此陨落,留在人间的是一个重大的争议题:在网上鼓动他人采取特定行为,最终发生了悲剧,到底有没有负责?

一场自杀过程的直播

综合媒体报道,女网红“罗小猫猫子”10月14日晚在抖音号上发布了一条短视频,并配文“这大概是最后一条视频了吧,谢谢你们一路陪伴”。她在视频中坦言,自己患抑郁症很久,甚至需要住院,平常快乐的样子只是为了让大家开心。

她在视频最后预告:“但最近我真的绷不住了,想知道原因的话,就来小号看我的直播吧。放心,这一条直播一定不是带货或广告。”但她并没有说明自己要自杀。

隔天,“罗小猫猫子”开直播,网上流传的部分片段显示,她直播时手边放了一瓶贴有“敌草快”农药的褐色液体。不少粉丝都吓坏了,有人赶紧留言劝阻“怎么了?”“别啊”“姐姐不要喝”“你还有父母”;但也有人发出怂恿讥讽之言:“所以,你快喝吧”“想喝就喝”“瓶子里不是屎吧”。

一些网民在直播间怂恿女网红喝下瓶中的液体。(互联网)

有观众称要立刻报警。但为时已晚,女主播一口气将瓶中液体喝下,举着空瓶说“刚才我已经喝掉了”。片刻后,她掐着自己的脖子,脸色难看。

自称是“罗小猫猫子”好友的另一网民事后在网上称,破解了小猫子的手机了解真相,那天她并没有想过真自杀,只想以这种方式给男友看,“敌草快是她稀释兑了饮料,喝下去也是因为直播间的人起哄逞强喝下去的”,事后也是她自己报警的。友人证实,“罗小猫猫子”15日下午在医院去世。

“罗小猫猫子”的家人前天(16日)接受四川观察采访时也指,直播间的人起哄最终导致悲剧发生。《新京报》昨天报道,他们正在山东处理后事,将追究起哄者法律责任。

“罗小猫猫子”的抖音号今天还能阅览,账号有76万粉丝以及39条短视频作品,多为穿搭时尚内容。

“罗小猫猫子”的抖音账号页面。她抖音上的内容,多与时尚穿搭有关。(互联网)

网民众说纷纭

不少网民批评怂恿“罗小猫猫子”喝下农药的人,指他们是“吃人血馒头的看客”,冷血无情且应该受到惩罚。

但也有少数网民不以为然,微博用户“银卡黛珊”就说:“一点也不值得可怜,自己不尊重自己的生命,反而利用公共平台博关注博同情秀下限,如果真有病家人就看好了,给予支持关注和爱,而不是出了事后再责怪其他无关紧要的人。”

另有网民感叹事件反映现今社会的病态与冷漠,还有人将矛头指向社交媒体平台,认为抖音平台应为这场悲剧负责。

标语为“记录美好生活”的抖音平台至今未正式回应此事件。但平台16日发布了关于打击网络暴力言论的公告,称自今年4月以来,平台针对存在欺辱、攻击他人的行为,以及发布网络暴力言论的账号给予禁言、封禁等处罚,总计29万7850个。

“看客”“喊客”有罪吗?

在中国媒体报道中,受访的律师普遍认为,此事件中,平台应负起监管责任,起哄者应受到道德谴责,但很难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的黄熊律师认为,网民言论属戏谑行为,不构成侵权法上的教唆、帮助(自杀),从道德上要严厉谴责,但追究法律责任较困难。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则说,如果起哄行为直接激起主播自杀的念头,并对主播实施自杀行为产生直接影响,则这些起哄者的行为涉嫌教唆他人自杀。

至于是否可以定故意杀人罪而承担刑事责任,方超强认为,考虑到网络直播的特性,促成主播自杀的直播间环境也是多个起哄者的不同行为相互影响形成的,所以最终判罪定刑的可能性不高。

由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主办的《检察日报》旗下的正义网,早在2016年12月12日的一篇文章中就写道,“怂恿他人自杀”在中国无罪名界定。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阮齐林在文章中说:“目前,我国法律对于自杀所涉及的罪名只有故意杀人罪,怂恿教唆他人自杀在法律上没有明确罪名对其界定,所以不能追究其刑事责任。”

另据《成都商报》的分析,从法律上看,对于怂恿他人自杀的行为,很难依据刑法入罪。不需要付出高昂的违法成本,仅凭道德上谴责,很难形成遏制之势,而这也是在他人自杀过程中,“看客”“喊客”不绝如缕的一个缘由。

但难以入罪并不等于不用承担违法责任。《成都商报》的上述评论指,从社会危害性上看,怂恿他人自杀,侵犯的是他人生命健康权,在公众场合的怂恿,更对社会秩序造成扰乱。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对于寻衅滋事行为,一般“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

在实践中,中国一般上以寻衅滋事为名,对于他人自杀过程中的怂恿者,作出治安处罚处理。去年12月27日,河南邓州市一女子在某跨河大桥欲轻生投河,有人为博人球,现场起哄怂恿该女子投河自杀,并拍摄视频在网上发布,后被处以行政拘留9日的治安处罚。

这篇评论也说,有关部门应对“罗小猫猫子”自杀的原因进行调查,如果查实有故意怂恿行为,那么应当依据法律,对“看客”“喊客”作出严肃处罚,让他们承担足够的违法成本。直播平台也要承担好监管责任,及时发现和制止悲剧。

这篇评论在中国官媒央视网转载,说明其观点也受到官媒认可。

观赏暴力成为一种娱乐

围观、怂恿其他自杀的事件在中国时有发生。

2018年6月20日,甘肃庆阳西峰区一名19岁女孩李某坐在商场八楼窗台,犹豫是否要自杀。(互联网)

2018年6月20日,甘肃庆阳西峰区19岁女孩李某坐在商场八楼窗台,犹豫是否要自杀。楼下的围观者一片冷嘲热讽——“怎么还不跳?”“你倒是快跳啊!”“在那里犹豫什么?丢不丢人?快跳啊!”被抑郁症折磨三年的李某,最终松开消防员的手,结束了19岁的生命。

扩大来看,围观自杀、自虐或者任何暴力行为古今中外皆有。无论是罗马斗兽场上的血腥与狂欢,还是鲁迅笔下围观砍头的愚昧麻木民众,“观赏暴力”的欲望深植于人们的兽性当中。

话说今年5月7日关闭的英国视频分享网站LiveLeak就有不少砍头、虐待等血腥视频,有的观看率破百万。目前在流媒体奈飞(Netflix)大热的韩剧《鱿鱼游戏》虽然相较之下内容没那么血腥,但一群走投无路的人玩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夺命游戏,也受到全球1.11亿观众的追捧。

知名行为艺术家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在1974年的代表作“Rhythm 0”中,允许观众在不负责的情况下,对她身体做任何事,并可利用羽毛、梳子、刀片、手枪等72件物品。观众起初很被动,但当发现他人的所作所为真的没遇到抵抗后,众人就变得肆无忌惮。有观众开始撕她的衣服、用刀片划破她的身体等。

知名行为艺术家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在1974年的代表作中,允许观众在不负责的情况下,对她身体做任何事。(路透社)

阿布拉莫维奇事后说,她从这场表演中学到的是,如果把自己完全交给观众,他们真的会杀了你。

个人对暴力的欲望在身处群体时,尤其会展示出来的。法国心理学家勒庞(Gustave Le Bon)在其名著《乌合之众》中写道:“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约束的一面。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

在越来越发达的网络世界,“集体”就是默认场景,因此“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也往往被无限加速与放大的。与此同时,围观起哄、怂恿暴力又披上了一层虚拟、非真实的外衣。

30多年前,美国教育家波兹曼(Neil Postman)在其名作《娱乐至死》中,就对于电视媒介大行其道造成公众话语都娱乐化、人类沦为娱乐附庸的现象做了沉痛的批评。在言论更为廉价、责任更虚无、玩乐属理所当然的网络虚拟世界里,一切仿佛都带有游戏和表演的成分,包括喝农药的直播也会被误以为是虚构行为。

波兹曼对电视文化与“泛娱乐化”做出警告,今天的我们更要对互联网的“泛虚拟化”警醒。想一想,当有人以游戏心态目睹一场直播自杀时,“娱乐至死”就不只是一种比喻,而是真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