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所罗门群岛反华骚乱是大国煽动?

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的唐人街连续三天遭纵火、洗劫、破坏后,满目苍夷。(法新社)
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的唐人街连续三天遭纵火、洗劫、破坏后,满目苍夷。(法新社)

字体大小:

太平洋岛国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Honiara)所在的瓜达尔卡纳尔岛(Guadalcanal),本周三(24日)起连日爆发骚乱。

主要来自该国人口最多的岛屿马莱塔岛(Malaita)的抗议者,围攻国会大厦,冲击首都唐人街地区的警察和华人店铺并纵火、抢劫,还游行到中国大使馆。有当地居民受访时说,直到今天上午,唐人街的抢劫和焚烧仍在继续。

应所罗门群岛政府要求,澳大利亚昨天(25日)宣布派出军警前往协助平息骚乱。

所罗门群岛总理索加瓦雷(Manasseh Sogavare)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说,这次冲突背后的“唯一问题”,是围绕该国在2019年将外交承认从台湾转向中国大陆的分歧。“不幸的是,它受到其他大国的影响和鼓动,”他说:“我不想说出他们的名字,我们先不说——但我们都知道他们是谁。”

虽然说了不想点名,索加瓦雷又在访问中补多一句:“那些国家是不希望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关系的国家,他们不鼓励所罗门群岛建立外交关系,并遵守国际法和联合国决议。”

当今世上,是哪个大国现在到处去帮忙台湾挽留邦交国,不鼓励这些国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关系”?答案应该是呼之欲出。

彭博社因此评论说,所罗门群岛之乱表明,即使在先前被排除在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之外的世界偏远角落,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实力比拼也产生了实际的后果。

地缘政治的战争前线

散布于太平洋的岛群,和日本存在一点历史渊源,也向来被美国和盟友澳大利亚、新西兰视为自家势力范围,澳、新尤其是通过发展及教育援助,与这些岛国建立了长期关系。

不过,在过去10年里,中国通过贸易、投资、发展援助以及旅游,扩大了与太平洋岛国的经济联系,逐渐成为该地区的重要力量之一。中国据报向太平洋群岛提供了至少17亿美元的援助和贷款,其中很大一部分用于急需的运输和公用事业基础建设。澳大利亚一度担心,中国有意在该地区建立一个海军基地,加强其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存在。2019年,一家中国公司就签署了租赁所罗门群岛一个岛屿的协议,但该协议后来被所罗门群岛总检察长裁定为非法。

对于北京而言,增加在太平洋岛国的影响力,既有利于获取渔业等资源,更重要的意义,恐怕还是让其有机会在外交上进一步孤立台湾。毕竟,太平洋诸岛国虽然面积小、人口少,主权却普遍受到国际承认,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都握有一票。

在台湾目前15个邦交国中,还有超过四分之一、共四国(帕劳、瑙鲁、马绍尔群岛与图瓦卢)位于太平洋地区。台湾总统蔡英文自2016年上任以来,已先后失去七个邦交国,其中两个,就是所罗门群岛和另一个太平洋岛国基里巴斯。也是因为这两个小国的转向,美国、澳大利亚开始密切注意太平洋岛国外交动态,官员频频为台湾发声,并对接受中国援助、贷款之举提出警告。

因此,太平洋岛国也许长期都不是国际外交舞台的焦点,所罗门群岛首任总理的儿子、反对党议员小凯尼洛拉(Peter Kenilorea Jr)上个月在接受印度《星期日卫报》采访时却形容:“地缘政治的战争前线就在我们所罗门群岛这个小国内,甚至深入到所罗门群岛的各省内。”

不过,澳大利亚洛伊研究所太平洋问题专家索拉(Mihai Sora)认为,所国总理索加瓦雷指地缘政治竞争是造成本次首都骚乱的唯一原因,这个说法法过于简单。

地方与中央政府之间的长期对立

本周的骚乱中,许多抗议者都是从马莱塔岛前往首都所在的瓜达尔卡纳尔岛的民众。专家表示,这两个岛屿之间的不满情绪已经酝酿了几十年,主要是由于马莱塔人认为,该岛虽占国家65万人口三分之一,却因为中央政府资源分配不均、缺乏经济支持,使马莱塔成为所罗门岛国最不发达的省份之一。民间组织“霍尼亚拉的马莱塔人”本周发表的声明也指责总理索加瓦雷试图在马莱塔设立“新的傀儡政府”,并称他是“无用的领导人”,要求他下台。

大约20年前,瓜达尔卡纳尔岛和马莱塔岛的民兵之间还打过一场五年内战,以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领导的维和部队在2003年至2017年进驻该国。

所罗门群岛2019年9月与台湾断交、转而承认中国大陆,有报道说,北京当时承诺向所国提供价值约5亿美元的财政援助。但所国中央政府的这一决定,却引起马莱塔岛的强烈反弹,马莱塔省省长苏伊达尼(Daniel Suidani)指责总理索加瓦雷收受了北京的贿赂,“将外国人的利益置于所罗门群岛人的利益之上”。

两年多来,马莱塔省不顾中央政府的反对,持续与台湾保持联系,接受台湾与美国的援助,包括冠病疫情期间,台湾向该省提供的个人防护设备和食品等物资援助。不过,这些物资遭到所国中央政府的扣留,也招来北京指责。马莱塔省去年9月因此还宣布要举行独立公投,调查民众对脱离所罗门群岛独立建国的意愿。

在这种情绪下,再加上高度依赖旅游业的太平洋岛国经济模式在冠病疫情期间受到严重冲击,唐人街就成了本次骚乱暴徒破坏、发泄的目标,而这种情况并非第一次发生。2006年所罗门群岛大选后,首都霍尼亚拉也曾爆发骚乱,大部分的唐人街被夷为平地,只是当时的谣言是说与北京有关联的企业操纵了当地选举。

太平洋问题专家索拉认为:“地缘战略竞争本身并不会引发骚乱,骚乱是大国为了讨好当地各方人士而采取的行动引发的——为了追求自己的战略目标而有所偏向,却没有停下来考虑业已存在的、深刻的社会和政治暗流——这对社会凝聚力产生了不稳定的影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