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给70岁老人一巴掌打出来的丹东疫情

随着“警方通报父女黄码看病闯卡被拦后袭警”“丹东市公安局”“持黄码看病被拦女子发声”等相关话题相继登上热搜,此前鲜有人关注的丹东疫情也在一夜之间浮出水面。图为位于丹东鸭绿江边的断桥。(互联网)
随着“警方通报父女黄码看病闯卡被拦后袭警”“丹东市公安局”“持黄码看病被拦女子发声”等相关话题相继登上热搜,此前鲜有人关注的丹东疫情也在一夜之间浮出水面。图为位于丹东鸭绿江边的断桥。(互联网)

字体大小:

中国东北边城辽宁丹东一对父女昨天和警察发生冲突。视频显示,在女儿与警察推搡中倒地后,70岁的老父亲由于护女心切,拖着病体大步上前,试图给警察一巴掌,看上去年轻力壮的警察顺势倒地,然后转过身问同僚:“录好了吗?”

这段被网民称为“警察碰瓷”的视频迅速在网络热传,随着“警方通报父女黄码看病闯卡被拦后袭警”“丹东市公安局”“持黄码看病被拦女子发声”等相关话题相继登上热搜,上演了一出舆论大反转,此前鲜有人关注的丹东疫情也在一夜之间浮出水面,“丹东封控两个月”“丹东高铁飞机已停运三个月”等疫情话题也登上热搜。

丹东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在汹涌的舆情压力下今天一早发布通知称,除封控区、管控区居民外,其他居民可凭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在全市有序流动。“丹东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这一话题也再次登上热搜。

热搜文章下的高赞评论都在感谢那对父女,有网民透露,“昨晚连夜拆隔离带大钢板,今天就解封了”,还有网民形容老人那一记巴掌犹如“如来神掌打通一座城市的任督二脉”。

网上热传的视频显示,丹东70岁老父亲护女心切,试图打警察巴掌,被网民形容是“打通一座城市的任督二脉”。(互联网)

丹东疫情到底多严重?

这个有230万人口的城市自4月24日以来经历了三波疫情的冲击。据《健康时报》报道,4月24日,丹东市新增三例本土冠病确诊病例,截至5月16日清零;5月24日,丹东市又报告11例感染者。6月2日,丹东东港再次报告7例感染者。

比起两个多月前上海动辄上千的病例数字,丹东的只是个零头,但问题在于,这些病例大部分源头不明,链条不清,而且在实施封控两个月后仍然绵绵不绝,让人看不到尽头。就在最近一周,丹东市又新增了9名确诊病例、27名无症状感染者。

丹东市政府新闻办本周二(21日)举行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提到,丹东本轮疫情大部分病例传播来源仍然不清楚,接下来还有出现零星病例的可能,如果不规范落实各项管控措施,疫情还有大范围传播的风险。

丹东市位于辽宁省东南部鸭绿江西北岸,濒临鸭绿江与黄海的汇合处,与朝鲜接壤,是中国最大的边境城市。

据彭博社本月初报道,住在鸭绿江边的丹东居民接到通知,要他们在有南风的日子里关上窗户。一名居民说,他们还被要求进行更频繁的检测。居民推测,当地官员怀疑病毒可能是从朝鲜随风飘过去的。

丹东管控的严格与混乱

过去两个月,丹东祭出了“严防死守”的管控措施,然而疫情至今未能控制住,还衍生出许多魔幻情节,暴露出地方管理的混乱。

丹东市卫健委网站4月26日发布的《丹东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显示,对77个小区、住宅楼实行封闭管理,实行“区域封闭、足不出户、服务上门”,所有居民严禁出户。

通告明确,对于封闭管理小区,有关部门采取贴封条、安装门磁报警器等方式,确保居民“足不出户”。私自外出的,将与共同居住人转为集中隔离。

有居民昨天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丹东许多小区已经被这样封控了50多天。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丹东高铁飞机也已停运三个月。丹东铁路客服表示,因为疫情,铁路从3月开始停运,恢复时间无法预计,市民想要离开丹东可乘坐汽车。丹东机场客服也说,机场从4月2日起已经关闭,预计7月末开通。

在切断了与外界的来往并让居民都原地不动后,丹东疫情防控指挥部消毒消杀专班上月12日堂而皇之地公告,入户开展终末消毒前将告知户主,由社区人员取得房门钥匙或密码开锁入内;无法通过正常开锁方式入户的,由专业人员采取技术开锁的方式入户,消毒完成后重新关门上锁。

丹东疫情防控指挥部消毒消杀专班公告称,入户开展终末消毒无法通过正常开锁方式入户的,由专业人员采取技术开锁的方式入户,消毒完成后重新关门上锁。(互联网)

这则公告还说,冰箱内开封食品将按照医疗垃圾处理。

此外,丹东市一小区还出现单元楼住户没有阳性感染者却被拉走集中隔离的情况,隔离结束后才发现是隔壁单元出现阳性患者。

这段“锦绣华城拉错人事件”的视频本月中旬在网上传播。视频显示,锦绣华城业主们询问社区工作人员,是否存在拉错人隔离的情况,社区工作人员回复称:“对”,但随后街道书记却坚称没有错。  

封控下的丹东人民

这样的日子过了50多天,丹东民众的内心无疑是煎熬的。冲上热搜的父女袭警事件看似是“警民冲突”,背后却是200多万丹东人的无助。

正如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所说,丹东封控时间过长,当地群众反应强烈……当地警方处理这个摩擦,是“撞到了大家情绪的枪口上”。

在“丹东疫情”昨天冲上热搜后,丹东人过去两个月因为防疫承受的压力终于在网上得到了宣泄。

有网民反映,两个月居家失去收入,三个月不通高铁飞机和快递,被迫买高价菜,已经快被高房贷和零收入折磨得几近崩溃;有家长称因为封控买不到奶粉;有大学生说,拨打了一周市长热线都没有获得准确的返乡隔离政策信息。

更有网传疫情封控期间疑有老人饿死家中20多天才被发现,还有因房贷车贷的压力一起选择自杀的夫妻。

令人遗憾的是,经历着这些悲剧和痛苦的丹东人在昨天登上热搜前,是被人遗忘的。

还有多少这样的边境城市?

当北京和上海这样的一线大城市发生疫情、要求封控时,媒体的焦点都会聚集于此。一旦有看病难或出行难等问题,就会被刷屏,他们遇到的民生问题更容易得到关注,也更有可能得到解决。

反观中国的边境城市,输入病例多,防控压力大,又远离舆论暴风眼,当地政府往往就采取一刀切的方式,一关了之,居民在漫长封控中的绝望和无助,得不到关注。这似乎已经成了中国边境城市在疫情下的一种宿命。

也有个别边境城市因为偶然因素获得关注,比如去年10月28日,曾任云南省瑞丽市副市长的戴荣里通过微信公号发文《瑞丽需要祖国的关爱》,公开为瑞丽请命,才让人们突然看到了这个饱受封城之苦的边陲小城。但很快,随着关注热度减退,瑞丽又渐渐被淡忘。

曾任云南省瑞丽市副市长的戴荣里通过公号发文公开为瑞丽请命,才让人们关注到这个饱受封城之苦的边陲小城。(法新社)

再比如此次丹东疫情,据了解,过去两个月丹东人在各个平台寻求关注和帮助,都石沉大海。而在70岁的丹东老人这一巴掌打出去后,不仅丹东市发布了“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的通知,中共辽宁省委副书记、省长李乐也连夜视频调度,并提出“要坚持人民至上、真情服务,转变作风、增进感情,不搞‘一刀切’和层层加码”。

正如网民们所言,如果不是这一巴掌,丹东人恐怕还在遥遥无期的封控中。

然而,中国还有40多个边城,这些地方的居民有多少人仍身处封控困境却求助无门?他们是不是都只能等待着掉下一个戴荣里或70岁老人来拯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