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缓不下来的中国疫情

上海防疫工作人员周二(7月5日)在静安区为一名男子做冠病核酸检测。(法新社)
上海防疫工作人员周二(7月5日)在静安区为一名男子做冠病核酸检测。(法新社)

字体大小:

正当外界以为中国已经从上一轮疫情中逐渐恢复过来,能好好喘口气的时候,近期多个城市再现的疫情,等于是泼了不少人一盆冷水。

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李强6月25日才宣布“打赢了大上海保卫战”,还没过足两个星期,该市本星期二(7月5日)就宣布,将在三天内、至少10个行政区进行两次大规模核酸检测,但强调筛查期间不封控管理。

这座超级大城市有16个行政区,换句话说,半个上海或者1250万人,再次面临了三四月份时的处境——出门必须持具有时效性的核酸采样证明。不过,对于曾经经历过“下不了楼,又出不了门”的上海人而言,相信这还是可以忍受的。

上海一名撑着伞的路人,周三(7月6日)经过一个因疫情而围封的小区。(彭博社)

官方也在通报中说,7月3日、4日,上海连续出现多起本土病例,这些确诊者的足迹都与一处场所有关。星期二有很多网络消息称,这个“场所”指的是KTV。上海星期三宣布暂缓开放KTV,间接证实了这项消息。

对此,有上海网民苦笑说:“这难道是上海疫情三部曲的第三部《我为歌狂》吗?”也有网民调侃道:“这帮人是职业歌手吗?也太能唱了,唱遍上海滩!”

上演同样剧本的,包括距离上海1500公里的陕西省会城市西安。

1300万人口的西安,自从上星期六(7月2日)以来通报了十多例感染者后,市政府星期二宣布,将采取严格的管控措施:在持续一周的时间里,公共设施和娱乐场所关门,学校停课,餐馆禁止堂食。

官方强调,这是临时性管控,不是“封城”。西安去年底曾实行过一轮管控措施,还引发当地民众抱怨“买菜难”“看诊难”等。

西安一位市民周三(7月6日)从钟楼前走过。周三0时起,西安全市实行7天临时性管控措施。公众娱乐休闲场所、公共文化活动场所等暂停营业一周。(中新社)

官方也通报,西安这一波感染者染上的病毒是奥密克戎变异株BA.5.2分支。这是中国已知的第一起由BA.5分支引发的本土疫情。看来,即便有万千“兵马俑”守卫,这座千年古城也抵御不了冠病病毒的无情冲击。

回到6月26日起便不断有人确诊的安徽省,最近一周几乎每天都出现上百起病例。尽管中共安徽省委书记郑栅洁早前承诺,要在一周内实现社会面清零,但无孔不入的病毒似乎没有放慢脚步。

统计显示,安徽这一轮疫情确诊人数已超过千人,而且正在向安徽以外的地区蔓延。与安徽交界的省份如江苏、河南、山东,据报已有十几个城市报告了多起与安徽关联的病例。

其中最为人关注的,莫过于江苏省的制造业中心无锡市,以及一众位于长江三角洲地区的城市。长三角是中国经济最发达、城镇集聚程度最高的城市化地区。 

6月20日,澳门民众在知名地标大三巴牌坊前排队检测冠病。(路透社)

无独有偶,向来作为防疫模范生的“赌城”澳门特别行政区,虽然一直紧跟北京采取强硬的防疫措施,最终也逃不过疫情肆虐。澳门本轮疫情自6月18日暴发以来,累计确诊人数已接近千人。

据澳门媒体报道,已故赌王何鸿燊创办的澳门博彩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的新葡京赌场酒店暴发了群聚感染,初估13人染疫。因此,澳门特区政府星期二下午下令围封。这是澳门近一个月以来,第二家被围封的赌场。

这项宣布,无疑给如今游客人数不断下滑的澳门敲响警钟。澳门此前实施的抗疫措施,已导致许多游客无法入境,冲击了作为澳门经济命脉的博彩收入。

显然,澳门过去两年多来在防疫政策上的一次次押注,此刻再也赢不下去了。至于要如何力挽狂澜,目前来看,相信还是离不开最高领导人提出的清零政策。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星期三(6月29日)在湖北武汉考察时再度强调坚持清零政策,还指“集体免疫”的防控政策后果不堪设想。

习近平也说:“宁可暂时影响一点经济发展,也不能让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受到伤害。”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周在武汉考察时,在当地社区一个广场上和民众交流。(新华社)

无可否认的,中国政府这两年多来的清零政策,已对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造成一定的经济冲击。

举例来说,中国今年首五个月的就业市场在新一波疫情冲击下加速萎缩,中国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5月达到2018年以来的新高,升至6.9%。

随着中国6月进入毕业季,这问题无疑进一步加剧。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5月主持10万人参加的“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时形容,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在某些方面和一定程度上”比前年疫情严重冲击时还大,呼吁确保第二季经济合理增长和失业率尽快下降。

市场也对中国经济前景感到担忧,不少分析预测中国今年难以实现5.5%左右的经济增速目标。

在这些数据、呼吁以及担忧的推动下,中国近来其实原已在慢慢放宽防疫措施。

例如,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取消了通信行程卡“星号”标记,方便用户出行。通信行程卡软件利用手机定位追踪用户行踪,以“星号”标记用户到过涉疫地区,它被地方政府用作限制通行、人员隔离的依据。

在这之前,中国也宣布将入境人员和密接者集中隔离天数从14天减至七天,居家健康监测从七天缩短至三天。当时一些分析师预计,这可能标志着中国开始退出清零政策。

4月14日,在上海一家诊所外,两名工人正运送氧气瓶。(路透社)

但当疫情又再升温时,对中国地方官员来说,收紧几乎是一种政治本能。

疫情暴发至今两年半有余了,不仅是力求清零的中国,全球多个采取“共存”政策的国家,新增确诊人数也不断在反弹和趋缓之间来来回回。

但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全球供应链的重要环节,如果中国一直无法找到走出清零、封控的道路,无疑将为当前低迷不振的全球经济再添一层阴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