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台湾政坛“论文一大抄”的背后

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因接连有两名硕士毕业生被揭发论文抄袭卷入舆论风暴。(互联网)
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因接连有两名硕士毕业生被揭发论文抄袭卷入舆论风暴。(互联网)

字体大小:

台湾执政民进党籍桃园市长郑文灿的在职专班硕士学位论文被认定抄袭,学位被撤销。

郑文灿和今年8月被摘硕士帽的民进党籍前新竹市长林智坚追逐硕士学位的轨迹相似。  

两人都在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的在职专班撰写硕士论文,主题都跟选举有关。

郑文灿挑的题目是《中国基层选举演变之分析─寻找民主发展的动力》、林智坚以亲身经验撰写《三人竞选之中杠杆者的政治社会基础及其影响:以2014新竹市长选举为例》

更巧的是,郑文灿和林智坚还是同门师兄弟,两人的指导教授都是现任台湾的“国家安全局长”陈明通。

台湾国安局局长陈明通是官员,也是学者,深得总统蔡英文信任。(互联网)

人称“阿通师”的陈明通素以“桃李满天下”闻名,在台湾学术界和官场都很吃得开。

 “教授陈明通”本科、硕士和博士都毕业自台大政治学系或政治学研究所,硕士和博士论文由著名学者胡佛指导,研究海峡两岸政治,属于“学术正统”。

他博士毕业之后留校任教于台大三民主义研究所(也就是现在的国家发展研究所,简称国发所),并担任过台大的国发所所长。

 “官员陈明通”则诞生于2000年台湾首次政党轮替之后。

陈水扁就任总统时,分别任命蔡英文和陈明通出任大陆委员会主任委员和副主委,两人都完成四年任期。

2007年至2008年以及2018年至2021年,陈明通两度在民进党执政期间担任陆委会主委,并从2021年2月起出任国安局局长。

陈明通和蔡英文早在陈水扁执政时期就在陆委会共事四年,相信有一定合作默契。台湾的国安局长主要负责统合国安情报以及策划特种勤务。蔡英文在第二个总统任期将重要职务交托陈明通,可见是总统智囊团的心腹之一。

指导过173位博士硕士研究生

不过,这位总统心腹却因一再涉及指导论文丑闻而陷入舆论风暴圈。

台湾媒体早前曾报道,使用图书馆数据库检索陈明通指导的学位论文,可以发现他从1995年至2021年一共指导了173位博士和硕士,平均一年指导六位研究生,是当地近二三十年来在社会科学领域指导最多学生的教授之一。

不过,陈明通近200个学生当中,开放论文电子版全文供人们下载的只有13人。数据库中大多只能看到论文摘要,想要看到全文内容必须亲自到图书馆才能翻阅纸本论文。这又引发舆论质疑里头存有猫腻,直呼“173人全部都要查一查”。

陈明通指导的研究生,绝大多数的学位论文没有开放电子版全文上网,想要看到全文内容必须亲自到图书馆才能翻阅纸本论文。图为台湾国家图书馆的学位论文室。(互联网)

根据台湾《菱传媒》,台大国发所并没有硬性规定指导教授一年最多能指导几位研究生,但不少大专院校会明确规定每位教授每年新执导的研究生一般以四至六人为限,以免出现教学品质和论文素质欠佳的情况。

陈明通平均每年指导六名研究生,这个数量并不过分。但《菱传媒》指出,2018年陈明通已经出任陆委会主委,当年有12位研究生毕业,接下来两年分别有八人和10人毕业,换言之陈明通第二次出任陆委会主委时有30位研究生毕业。

《菱传媒》引述立法院人士的话说,这段时间海峡两岸局势严峻,陆委会的工作并不轻松,但陈明通还能带那么多学生,“简直就是官场时间管理大师”。

陈明通“桃李满天下”的背后,还牵扯更复杂的政治圈与学术圈纠缠不清的关系。

台湾TVBS电视台引述学界人士称,绿营只要有愿意培植的中生代政治新秀,大多会推荐去跟陈明通学习,借此拉帮结派、稳固势力,导致台大专校院和政治圈挂钩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台湾官场“洗学历”之风

台湾官场讲究学历,在大大小小的选举中,候选人如果有著名院校的高等学位“加持”,在竞选的时候有加分。当公务员的,可以更容易获得升迁。

林智坚论文抄袭在2022年7月被人揭发之后,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退休教授林保淳告诉台湾《联合报》,这是典型的“政学勾结”,政治人物借着学者的光环“洗学历”累计政治资本,学者则会借政治人物掌握资源,期待未来有机会满足官瘾。林保淳认为,这反映台湾选民迷信政治明星和学历,以及学术界的日渐堕落。

前新竹市长林智坚在论文抄袭风波中先后被撤销两个硕士学位。(互联网)

以林智坚为例,他原本已经在中华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到名气更大的台大国发所再获得一个硕士学位,是帮助他在政坛继续往上爬的光环。

林保淳也指出,名校和外国大学都是帮助政治人物重新打造人设的万灵丹,“选民就是吃这一套”。

台湾世新大学兼任副教授桂宏诚也说,大学都喜欢收大官做学生,可以打开学校的知名度,也顺理成章地将这些高官收为“杰出校友”。

他举例,现任台湾监察院长陈菊、台湾日本关系协会会长苏嘉全,都是一边当官一边念硕士。他们进入中山大学念研究所硕士在职专班时,分别是高雄市社会局长和屏东县长。

不过,以不诚实手段镀金,又高调站在选举舞台上,那道光环在人们的审视下最终还是会成泡影。

48岁的林智坚原本是民进党的明日之星,39岁当选新竹市长,而且是总统蔡英文派系成员之一。不过,他2008年在中华大学的硕士论文和2016年在台大的硕士先后被认定涉嫌抄袭且情节严重,硕士学位遭到撤销后,五星市长人设迅速崩毁,不仅被迫退出桃园市长选举,政治前途也乌云罩顶。

中国大陆的“在职博士”

海峡对岸的中国大陆,官员在获得较高官职后通过“自学”获得的“在职学历”,也一度是舆论关注的热点。

2009年10月,时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在杭州出席“2009年高等教育国际论坛”时,就表达了他对学术权力市场化、各式各样的博士学位开始泛滥的担忧。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并不在高校,而是在官场。”

2014年3月,新华社主办的《半月谈》杂志一篇题为《注水博士官员泛滥成灾 仕途需要致官员趋之若鹜》的文章,被多家媒体竞相转载。文章批评,注水官员博士泛滥成灾,因为官员为了升迁去申请读博,而且高级领导干部入学和考试比常人更加容易,学校也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源。

“注水”原本指的是市场上无良肉贩在肉中注水增加重量的欺诈行为,在这里引申为论文的质量不足,靠蒙混过关得到的学位。

高官公务繁忙,全职博士生都要花很多时间、下很大功夫才能完成的博士论文,他们却能在办公和学习之间轻松完成,而且绝少延期毕业的现象,不免引起人们的质疑。

2019年年初,法新社在中国期刊论文资料库知网找到12篇高官的硕博士论文,放入检测软件之后发现其中六篇为抄袭之作。

“论文门”会烧到什么时候?

除了已经被爆出论文涉及抄袭的林智坚和郑文灿,陈明通带过的研究生当中,还有不少是民进党的政治明星。蓝营已经开始呼吁台大完整地审核陈明通门下所有研究生的学位论文。

蔡英文因民进党在地方选举中惨败后辞去党主席,深受蔡英文信任、获党内各派系的郑文灿原本是接班热门人选之一。但郑文灿的硕士学位在12月2日被撤销后,也给他的接班之路打上大问号。据台湾媒体报道,民进党内对他是否适合当党主席意见分歧。

桃园市长郑文灿被认定学位论文抄袭,被撤销硕士学位,接下来他想选民进党主席,恐怕也不成了。(互联网)

台湾名嘴、民进党前立委郭正亮当天傍晚在中天新闻节目中也爆料,屏东县长潘孟安也想出来竞选民进党党主席,但他正好也是陈明通的学生,如果论文也被人拿来检验,可能会有麻烦。

“论文门”从小破口越烧越大,会烧到什么时候,还真不好说,也不排除会牵扯更多绿营政治人物,甚至层级越烧越高。绿营会不会也把蓝营政治人物拖入另一场“论文门”旋涡中,也说不准。

总体来说,政治人物公开学位论文供人检视应该成为一种常态,但人们也要意识到,政治人物有什么学位,从哪个学校毕业,只是一个人行政能力的间接评估方式,为官问政的表现才应该是选民手中那一票怎么投的最重要因素。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