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指G7峰会是富人拉胯聚会:拿什么束缚中国

字体大小: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发文,指在意大利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是近年最拉胯的富人聚会。G7想击败俄罗斯,同时束缚中国,但它们内外交困,因为软弱无力开始用流氓手段,质疑G7有何能耐束缚中国。

胡锡进星期五(6月14日)在微博发文提出上述看法。谈到G7成员的内外交困,他说,英国首相苏纳克三周后面临选举,各种预测都是他和他的保守党将被赶出唐宁街,此次峰会被称为他的“告别之旅”。德国总理朔尔茨和法国总统马克龙所在的政党都在欧洲议会选举中惨败,马克龙宣布解散国民议会提前选举,风险巨大。朔尔茨不能像马克龙那样干,但他和社民党在德国的地位都被削弱了。

胡锡进指出,美国总统拜登现在的最大心思是11月的总统选举,他在多项民调中落后于对手特朗普,他的儿子刚被判有罪。已执政八年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支持率落后国内对手近10%,对他的“审判选举”明年也将到来。

胡锡进称,上述人员凑到一起,可谓“各怀鬼胎”。他们的真实话语权合在一起肯定是历次G7峰会时最低的之一,所做出的决定或可能得不到国内议会批准,或有很大风险被新上台的领导人推翻、弃用。尤其是如果特朗普重回白宫,这次G7峰会签的所有文件都可能成为废纸。

胡锡进提到,为了给这次G7峰会壮声势,主办国的意大利总理梅洛尼特意邀请了乌克兰、土耳其、印度等12个非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和国际组织代表与会。表面看G7的响应范围很大,其实这是G7不自信和孤独感的写照。

他认为,G7力量相对弱了,按照规则来,大事就兜不住了,所以G7这次就采取了流氓手段。G7本以为切断与俄罗斯的贸易,并把俄罗斯的银行踢出国际资金清算系统(SWIFT),就绝对能摧毁俄罗斯经济,不曾想俄罗斯制造业、尤其是军火工业反而因制裁迅速恢复了繁荣。G7加整个西方的制裁竟然不管用。

胡锡进称,眼看乌克兰战争真要长期打下去了,西方需要源源不断向乌克兰输血,但光靠自己出钱,它们各自国内又不好交待,于是乎想出一个歪招,把俄罗斯被冻结在西方的3250亿美元(约4398亿新元)资产“盘活”,用它每年的30亿美元利息支援乌克兰战争,一共计划筹集500亿美元。

他批评,上述举动肯定对全球金融秩序造成一定冲击,犹如打开一个潘多拉盒子,没收别国资产是绑上一个“道义理由”就真能使用的手段。以后非西方国家的政府和大公司购买西方国债或者其他金融产品,都要多存一个心眼了。

至于为何为什么说七国集团的力量相对削弱了?胡锡进称,要知道它们的GDP仍占世界的44%,美国一家独占25%。“我们说的是相对衰弱了,这是事实。”

他说,美国全盛的时候一家GDP占了全球的一半,现在不仅是原有比例的二分之一,从实力分布看,现在有了中国和金砖国家这些大的力量,而且制造业重心移出了西方,中国一家的制造业产值超过了美国、日本和德国三大制造业强国产值之和。

他称,过去只有苏联是西方之外的超级军事力量,现在中国的综合军事力量已经拔地而起,整个西方支持乌克兰与俄罗斯进行常规战的较量,勉强打个平手。如果换在台海,谁会相信美国和它的盟友能够打得过人民解放军?

胡锡进提及,七国集团的对俄政策勉勉强强达成了统一,但对华政策要想协调,注定要艰难得多。欧盟委员会刚通过了对中国电动汽车加征关税的初裁决定,但法国和德国的态度高度分裂,法国支持该决定,德国则持强烈反对态度。中国也通过媒体放出信息,可能对欧盟汽车和白兰地采取报复行动。

胡锡进在贴文结尾提出,七国集团说到底是美国推行其全球战略的一个工具,随着美国没那么有钱了,罩不住小兄弟们的利益了,七国集团势必在中国等重大问题上发生深刻分歧,它们更难向全球推进一个有吸引力的愿景。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