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穆根:新加坡恐袭威胁已达近期最高水平

(图:蔡婉婷)
(图:蔡婉婷)

字体大小:

(联合早报网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发展成一股无法忽视的庞大恐怖势力,东南亚多国深受其害,夹杂政治与宗教的复杂因素更让区域局势恶化。在这严峻的安全环境下,长治久安的新加坡自然无法幸免,我国目前面对的恐袭威胁层级已达到近期的最高水平。有鉴于此,我国决定调整反恐策略,从提升硬体安保措施和改变国民心态理着手,强化内外防卫。

继两个月前在一场宗教论坛上坦率评估东南亚和国内恐怖主义威胁后,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今天出席内政团队的常年领袖论坛时,再次针对同一课题发表演说,并宣布我国下来将采取的一系列新反恐措施,包括在全岛更多地点安装闭路电视、成立可在最短时间内应对恐袭的紧急部队,以及启动一项旨在全力提升和强化社区警惕性、凝聚力和韧性的新全民运动。

尚穆根说,随着伊国组织在去年迅速崛起,并成为“一股巨大和强大的恶势力”,我国如今身处的环境已出现实质变化,不但“更加危险也更具威胁性”。

他说:“不论在规模、网络、金源和宣传上,伊国组织目前的层级和精密度,有别于其他恐怖组织……我国如今面对的恐怖袭击威胁层级已达到近年来的最高水平,比美国九一一事件和先前缉拿回教祈祷团成员之后还来得更高。”

尚穆根指出,伊国组织要在本区域建立哈里发国(伊斯兰帝国),而“新加坡就位于正中央”。当前,伊国组织的势力已蔓延至我国邻国;单在去年,马来西亚共逮捕上百名与伊国组织有关的激进分子,并捣毁七个恐袭阴谋。

值得注意的是,马国当局去年4月就缉拿12名通过社交媒体组织行动的极端分子,他们背景清白且从未留下案底(clean skins),容易逃过执法单位的侦测。尚穆根说:“如果他们决定离境,可能成功通关,不被发现。”

他强调,我国兀兰和大士两个陆路关卡是全球最繁忙的关卡之一,平日每天的出入境者约40万人次。单在新柔长堤,每天出入我国的电单车骑士就超过九万人次,乘坐汽车通关则有约八万人次。他说:“所以你自己算算,新加坡受到马国潜在恐怖分子攻击的威胁有多大。”

至于印度尼西亚,去年被逮捕的恐怖分子则超过70人,及时被阻止的恐袭计划多达九个。此外,由于当地没有相关法令,恐怖分子被捕后仍可获释,继续对国家和人民安全构成极大威胁。

尚穆根说:“我们把之前途径新加坡要前往叙利亚参战的四名印尼人,交给印尼当局,如今却已经获释,因为印尼没有可允许当局继续拘留他们的法令。到了今年底,将有150印尼恐怖分子囚犯获释,他们的威胁不小。”

至于区域其他国家如泰国和菲律宾,也深受恐怖和武装组织困扰,极端的维吾尔族激进分子以及罗兴亚族难民问题也令安全局势雪上加霜。

尚穆根说:“如此看来,我们眼前的这番景象并不乐观。从缅甸到印尼,本区域正面对多层面的安全威胁,这些威胁不仅错综复杂,并且交织着人们对宗教的信仰以及对国内政治局势的不满。而位于正中央的新加坡,犹如平静的绿洲,自然成为各方恶势力下手的主要目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