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清木挑战保留选举修宪的上诉 最高法院上诉庭择日裁决

字体大小:

最高法院上诉庭星期一聆听了近三小时的陈词后,宣布择日对陈清木医生质疑总统选举法令近期修改不合法的上诉作出裁决。

高庭本月初裁定,国会今年修正总统选举法令,把前总统黄金辉列为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第一任总统,并非不合法、无效或有违宪法。国会不但可以选择要从哪一任前总统开始算起,选择也不必局限于前总统必须是民选。

去年11月国会通过修宪法案,对总统选举制度作出多项修改。其中一个重要的改变是,政府推行“保留选举”机制,即若最近五届的总统中都没有某个种族的代表,下一届总统选举就保留给该族的候选人。

政府决定由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为计算启动"保留选举"的第一任总统。黄金辉过后的历任民选总统依序为王鼎昌、纳丹(两任)和陈庆炎总统。由于我国过去五任总统都不是马来族,所以下届选举保留给马来族群的候选人。

这意味着参加上届总统选举的陈清木医生(77岁),无法角逐今年9月的总统选举。

陈清木医生认为,国会应从首位民选总统王鼎昌开始计算,为计算启动“保留选举”的第一任总统。陈清木医生于今年5月入禀高庭,要求法庭裁定计算启动保留选举的首任总统应是由新加坡人民选出并任期达六年的总统,因此总统选举法令修正后从黄金辉开始计算是不合法及无效的。

代表他的CR拉惹高级律师在上诉中,引述白皮书及数名部长在国会的演讲等,尝试证明国会在辩论修宪法案时,打算启动保留选举时只考虑五任的民选总统,而不包括政府选出的总统。

然而,副总检察长哈里古玛引述宪法第164节条文说,宪法赋予国会权力决定从哪一任总统开始启动保留选举。他说,如果采用陈清木就启动保留选举的总统只限于民选总统的诠释,这样的定义是荒谬的,因为这有违宪法第19B节条文。哈里古玛高级律师强调,总统的定义不取决于他是如何被选出的、任期的长短或所拥有的权力。

由大法官梅达顺、朱迪柏拉卡斯法官、庄泓翔法官、蔡利民法官及加南拉美斯法官组成的五司,在聆听双方针对宪法和对启动保留选举的“总统”的定义后,保留裁决。

陈清木医生在妻子和一些支持者的陪同下,出庭旁听上诉。

来届总统选举定于今年9月举行,除非陈清木医生的挑战成功,否则只有马来族群有竞选资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